over 3 years ago

  

「形之三,神念所驅,落紙化形」

  幾個血紅小字緩緩的浮現在獸皮書的封面內頁中,這讓幾個人都嚇了一大跳,連忙湊過來看看是不是還有什麼訊息隱藏在裡面,然而四個人左翻右翻,結果那血字就只有出現在那一張而已,獸皮書沒有再出現任何的訊息。這讓四人有些失望,單憑這區區幾個字,還真是看不出有什麼其它的線索。

  「這幾個字是什麼意思啊?形之三…形之三…是第三種樣式的意思嗎?還是第三種造型?」阿一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好像還真的看懂什麼的模樣。

  「我想,這上面寫的應該是這本獸皮書的使用方法吧。」秦葉突然說了一句讓小涼與阿一震驚的話來,看吳聞臏也是含笑不語的樣子大概心裡想的也與秦葉一般。

  「雖然聽起來很可笑,一件修仙者製作的物品竟然還會附帶使用說明書,不過這倒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一般來說會附帶使用說明的寶物,通常都是為了留給自己的後人而準備的,畢竟一件寶物被煉製出來,最清楚驅使方法的人自然還是煉製者,尤其有許多寶物並不是只有一項功能,越是高階的寶物能力越多,而越是能力單一的寶物威力越精純,也可說是威力越大,但是…像是書類的寶物其
實很少見,吳老師那本厚的要命的書也是其中一種寶物,但是你這本獸皮書的話…實在是很難看的出是要做什麼用的。」

  說罷之後,秦葉兩手一攤表示無能為力,吳聞臏也只是在一旁微笑不語。

  「剛才小涼把靈力注入書裡的動作,應該就已經符合神念所驅這句話了吧!而落紙化形的話…」

  「阿一…妳想都別想…」這時吳聞臏突然插了進來打斷阿一。

  「我都還沒說完呢!」阿一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我知道妳想要幹嘛,但是妳可別忘了這可是一件國寶,是妳們兩個從故宮裡面偷出來的國寶,偷竊國寶就已經很不能原諒了,難不成妳現在還想撕毀國寶嗎?」吳聞臏臉色一板,嚴肅的說道。

  頓時間兩人才恍然大悟,其實兩位老師一眼就已經看出這獸皮書的使用方法了,但是如此一來勢必就得要損傷到國寶,況且上面的使用方法也沒人能確定是否就是正確的,而就算真是正確的,相信以兩位老師的立場也絕對不會動用它。

  不過這下一來兩人可就悶了,大費周張一整晚才得來的東西卻只能放著做紀念,想來還真是白忙一場,不過兩人倒是一副滿無所謂的樣子,小涼本來就是一個熱愛文化國寶的人,若是真要叫他把書頁撕下來看看,他多半也撕不下手…而阿一雖然對這東西很是好奇,但也就是好奇而已,也沒有非得要試一試不可。」

  「我想,如果哪天真有機會的話,我還是希望你們兩個能把東西送回去,先不論這件東西是否很重要,但是如果這本書上面被動了什麼手腳的話,那可就不是鬧著玩的,就我所知,能瞞過我們雙眼而在這東西上種下追蹤或是標記的方法可不少,要是對方也是修仙者的話你們可就麻煩大了!總之,我也不多說了,你們還是自己看著辦吧。」

  聽到吳聞臏這樣說,兩人突然間都有些發毛,而手上這本叫做化形草紙的獸皮書,頓時好像成了蛇蠍一般的恐怖。

  最後四人還是沒有把這本獸皮書怎麼樣,而兩位老師也不便介入什麼,還是讓小涼收起來自己保管著。兩人離開了校長室後,突然在走廊上看見一個人的身影,身影似乎有些畏縮,正站在一樓的聯合服務中心前不知在等什麼的樣子。

  「耶…那個不是?」

  「天啊!我們都忘了有這件事了!」 

  站在聯合服務中心前的人自然就是吉沙米了,經過上次那個事件後,吉沙米幾乎想都沒什麼想就直接決定了,過了如此長的時間,她早就接受自己再也無法平凡過生活的事實。雖然之前或多或少都會想要抗拒自己的人生,但是經過之前長時間與役小汐的相處過後,她也漸漸的接受了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每一件事情都有他的道理,上天將這項能力給了她,那這個世界一定會有需要她能力的地方,好比在學校碰上的那兩個同學,在她看來,那兩人的眼神裡沒有一絲猶豫或不耐,他們接受自己的命運,並對同樣特殊存在的她伸出了雙手,並且給予她選擇的權力。

  明明那兩人也是新生,肯定也是不久前才接觸到這間學校的事情,但是這兩人看起來卻如此熱血,不知道是這兩個人不太正常還是真的那麼認同自己的所做所為,不論如何其實對現在的她來說也沒什麼所謂,反正即然知道了這間學校並不單純,那也沒什麼好逃避的,就算現在逃開了,到時候事情還是會再找上門,依以前的經驗來說,到時候碰上真正的麻煩時可就沒那麼容易打發了,到不如先主動瞭解實際情況,才不會真碰上了才在不知所措,而且至少還會多兩個夥伴不是嗎?這樣一想起來,心裡倒是輕鬆多了。

  只是…明明說第一節一上課就要我在這裡等的啊,怎麼都第三節要下課了,還沒看見那兩個人,該不會出了什麼事了吧?還是他們反悔了,不想要我加入他們了?該不會那麼糗吧!

  「喂!真是對不起!差點真的就忘了妳了!!!」

  只見走廊那頭一男一女滿臉抱歉的模樣跑來,正是小涼與阿一,兩人明明上禮拜主動要人家在這等,結果他們因為那本獸皮書而完全忘了這回事,好在這女孩竟然就這樣一直等在這沒有先走,而兩人正好又從這經過,否則真的就要放人家鴿子了!

  「我…我還以為你們不會來了…」吉沙米一臉苦澀。

  「啊哈哈…哈哈…真是對不起,剛剛有事耽擱了一會,同學妳真的是個好人耶!竟然等了我們那麼久,真的是很抱歉啊…」

  小涼與阿一打了個哈哈,馬上把自己遲到三節課的事情丟在了一邊,拉著阿一又回到了校長室門口。

← 【半忙主義】台北的新商圈文化。 【影行人】六弄咖啡館:記憶中的那段刻骨銘心。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