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前一陣子因為工作的關係,到了北投的溫泉博物館一趟。
對於溫泉博物館,我其實沒有太大的感觸,主要原因是這一次過去其實也只是我第二次進去溫博館而已,並且和我四年前進去時相比之下,溫博館一點改變都沒有,一點也感受不到這裡應該要有的故事與生命力,反而是一個背負著文化、古蹟、歷史包袱的建築物而已,對於一個有故事的建築物而言,這實在是一件極其可惜的事情;然而,似乎沒有一個相關單位注意到或是重視到這個問題。

我時常問自己,對於像溫博館這樣有故事、有文化的古蹟來說,我們到底要用什麼樣的心態來看待她們或是對待她們?她們除了沒有意義的佇立在那個地方以外,她們還有沒有其他的價值?

今年三月中下旬,我到了一趟日本關西,拜訪了許多知名的景點,這些景點裡面有許多地方都是世界遺產、古蹟,被保護得極為嚴密,但同時也發揮了很多不一樣的效益;最顯著的來說就是觀光財。我到了稻荷神社、清水寺、金閣寺、大阪城等等地方,每個地方幾乎都已經是具有一定規模的觀光景點了,周邊的商家、紀念品店、攤販不計其數,而古蹟本身還是發揮了她一定的作用。
寺廟當然不用說,他們依然保有祭祀、宗教的作用,這部分和台灣是一樣的;但是像是大阪城或是前一陣子因為地震受到損害熊本城,他們除了單純的觀光作用外,也被作為瞭望台、博物館使用,並且可以和時事、流行加以結合,發揮不一樣的化學作用。
以三月底我到大阪城參觀來說,當時就結合了日本的大河劇「真田丸」做了一系列的特展及電視劇的宣傳;這是讓人印象深刻的。
另外與台灣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要進去參觀這些大部分的古蹟建物,都是需要門票的;與台灣這種公共財的想法概念相岔甚遠。

回頭來看看台灣的這些古蹟吧!
以溫泉博物館來說,這裡幾乎一年四季都沒有什麼改變;唯一有變化的時間大概是每年的九月,配合北投的文化特色有一個月琴民謠祭在這裡舉辦,有時候在大浴池裡面會有一些月琴的裝置展。以我前一陣子進去和四年前進去來說,這裡面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變化。
另一個可以討論的事情是,作為古蹟的溫博館是不是有機會可以在不影響古蹟維護的狀況下適度的對外開放?例如閱讀沙龍、文化沙龍這一類的活動,藉由活動帶來人氣。

溫泉博物館最可惜的是來的人不算少,但是大部分是日本人、韓國人;國內的觀光客寥寥無幾,更別提年輕族群了。
如果,溫博館可以融入在地的特色或文化的特色,發展一些每年都可以舉行的活動,例如溫泉浴衣祭、動漫浴衣祭這一類的活動,也許這樣的狀況也會有所改變。

台灣的文化單位對古蹟的「保護」相對來說是不足的、對於古蹟的「發展」又相對小心、短視。
或許改變一些想法,創造一些機會,這些有故事的地方將會讓他們的故事更加遠播、更具意義。

←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四十八章-屠獸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四十九章-血字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