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一擊得手,但阿一也沒有再冒然進攻,只是擋在小涼身前防止妖豹再度突襲。而妖豹似乎也在忌憚阿一的火焰斬,一時之間也不敢妄動。

  有了阿一幫忙爭取到一絲喘息的時間,小涼一口氣總算是緩了過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後走過來站在阿一的身旁。

  「看來光逃跑不是辦法,這隻妖獸的速度甚至比我們還快上一些,比速度大概是行不通了,看來我們得分工合作,一個人先纏住牠,另一個人再找機會動手。我的速度要比妳要稍快一些,就由我來牽制牠吧,妳再找機會先試著重傷牠再說。」

  「好吧,就照你說的辨!」阿一點點頭。

  兩人也沒有多廢話,各自運起了全身的法力後,小涼率先低喝一聲衝了上去!同時方才被擊碎的水盾也在這時被小涼再度化為一根根的水箭,趕在了小涼之前先行向妖豹射了過去,對於這點攻擊妖豹自然沒放在眼底,幾個扭身就閃了過去,而水箭在一擊落空之後並沒有消失,反而一個急轉彎後緊緊追著妖豹的身影不放,妖豹見狀也吃了一驚,但仗著身法奇快的優勢,似乎也沒有太過在意的樣子,反而還向著小涼這步步進逼了過來,然而阿一也不是只在一邊看熱鬧,趁著這頭妖豹分心在躲避水箭的同時,已偷偷潛伏在一旁的樹林中,伺機尋找反擊的空檔。

  妖豹自然也感應到阿一就躲在附近,但一來受到小涼飛來飛去的水箭干擾,一方面似乎又捨不下那本獸皮書,而阿一又將自己的氣息隱藏的很好,兩人一明一暗配合的恰到好處,讓剛剛才吃了個不小的虧的妖豹心煩意亂,心裡大急之下攻擊的速度又再提高了一倍,幾乎就要跟小涼拉成肉搏戰的距離,而小涼也將水箭的攻勢收回了一半,另外在兩隻手掌上各形成了一面手掌大的護盾當作手甲,要是來不及閃躲時,就只能靠此護盾稍微阻擋一二了。

  但如今小涼雙臂幾乎被妖豹的火焰長尾攻的酸麻無力了,相信再不用多少時間此護盾還會再被擊破一次,而此妖豹在一味的猛攻之下都沒能立即擊殺小涼,似乎也越來越沉不住氣,開始顯得更為狂暴難耐。

  而就在小涼暗暗叫苦的同時,妖豹終於將他雙手的護盾給擊破了,妖豹見狀一陣大喜,頓時全身火光大放,眼看下一爪就要從他腦門抓下,小涼只能使盡全力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滾在地上躲了過去,妖豹再次一擊不中,心中大怒之下再度甩著火焰長尾掃了過去,然而此時異變突起。就在妖豹忙著追逐小涼的身影時,阿一竟然已經埋伏到離妖豹不到十五步的距離中,只是妖豹太專注在小涼的身上,以致於完全忘了阿一的存在,然而阿一自然不會放過這難得的機會,見到妖豹扭頭繼續追殺小涼的同時,阿一一下子欺身到了距離妖豹不到十步的距離,已經凝練已久的雙手突然爆發出火熱的氣勁,同時只見阿一雙手憑空猛力一斬。

  「吼!!!!!!!!!!!!」

  兩道火焰氣勁一斬而過!只聽妖豹痛不可當的驚天巨吼!一條後腿與火焰般的長尾已被阿一一斬而下,失去後腿與長尾的妖豹實在疼痛當難!直在樹林間不停打滾翻騰,弄出不小的動靜。小涼與阿一也被妖豹的吼聲嚇了一大跳,三更半夜的那麼大動靜肯定要被人發現,於是兩人下定決心必須速戰速決才行,重新回過氣來的小涼,立刻再將周圍的水都聚集了過來,趁著妖豹還在打滾的同時重新凝聚出好幾根水箭,一個瞬間將滿地打滾的妖豹給釘在了地上,這時回過神來的妖豹才真正意識到了殺身大禍,但阿一的火刀已一斬而過,妖豹立時頭顱落地。

  折騰了大半夜,兩人總算合力把這隻不知道打那來的妖豹給解決了,差點弄了個灰頭土臉,好在兩人都沒有受什麼傷,只是很碰巧怎麼剛剛才把獸皮書給盜了出來,這隻妖豹後腳就出現了,難不成這本獸皮書跟此豹還有什麼關係不成?不過這裡也不是什麼適合思考的地方,只是那麼大一隻妖獸兩人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總不能就丟在這裡,明天要是被人發現了肯定要上頭條!於是兩人稍微商議了一下,最後決定還是由阿一一把火將妖豹給燒了,雖然此妖豹一身火焰皮毛,但是既然都死了自然擋不住阿一施放出來的火球。

  於是阿一放了兩顆火球在地上炸了一個大坑,兩人再合力將妖獸給踢進坑裡,最後再由阿一補上兩顆火球將妖豹瞬間化成灰燼,果然失去了妖氣護體的妖豹屍身,輕易的就被阿一給燒了個一乾二淨,不過正當兩人要將此坑再度埋起來時,小涼卻發現這隻妖豹身上竟然還有東西燒不完全,於是跳下坑中一看,竟然是妖豹身上的四只硬爪!沒想到此爪竟然能不怕修仙者的火球,於是小涼將這幾只爪子收了起來,然後才將此坑重新埋起。

  忙活了大半夜,現在總算是告一段落了,自從接觸修仙界之後似乎不管做什麼平凡的事都會變的很不平凡,實在不知道該說是喜還是憂,而現今好不容易搞定了這隻妖豹,兩人都不想再多生事端,於是急急忙忙的趕緊離開現場,生怕走的晚了等下又要蹦出幾隻不知名的妖獸,那他們可真的要交待了!

  一夜無話,昨晚兩人各自回家後自然都累趴在床上動彈不得,隔天一早理所當然就都蹺班了!然而晚上上課時間一到兩人還是準時出現在了校長室門口,今天還是決定不去上課啊,畢竟昨天沒有時間仔細研究一下那本獸皮書,自然要趁這個機會好好研究一二了。

  坐在地下室的秘室中,小涼從包包裡將那本獸皮書拿了出來,就跟阿一兩人在上面東翻翻西找找,又將靈力拼命的注入了雙眼之中,想要看看上面是不是還留有什麼文字訊息,然而除了化形草紙四個字外倒是沒有看到其它的文字,而此書上一直發出淡淡的靈光,一看就知道這肯定是某名修仙者所製作的,只是不曉得這書有什麼功用就是了。

  就在兩人無計可施的情形下,突然吳聞臏與秦葉也下來到了秘室中,看見兩人在翻著什麼東西,好奇之下也就湊過來看看。

  「剛好你們兩個來了,你們兩位老師的見識比較豐富,能不能看的出來這本書有什麼作用啊?」小涼思來想去也看不出此書有什麼奇特之處,剛好兩個老師接觸修仙界的時間比他們長的多,見識肯定頗為不凡,說不定還真能看出什麼門道來。

  「哦?什麼東西那麼有趣?咦?這東西竟然也會發出異光,這倒有些意思了!這你們是從那邊拿來的?」

  「這本書啊?就昨天我們因為要寫作業,所以就去了故宮…」兩人於是將昨天去了故宮博物院,如何將書盜出來,又如何碰見那隻妖豹的情形一一說給了兩位老師聽。

  「什麼!你們說這本書是你們從故宮博物院裡偷出來的!」兩位老師一副好像看見鬼的樣子,差點就把手上的書給掉到了地上去!

← 【半忙主義】我們想要的正義到底長什麼樣? 【半忙主義】我們該如何對待一個有故事的地方?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