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小涼發現這本獸皮書上竟然出現文字之後,趕緊也讓阿一將靈力灌注在雙眼上面,結果在阿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拼命灌注靈力之後,才在這本獸皮書上勉強看到一點點淡淡的文字,但只要阿一稍微放鬆一些靈力這些文字就會馬上消失,然而這個小小的發現已經讓兩人興奮不已!

  「這本書叫化形草紙啊?怎麼也不太像一本書的書名啊,草紙在古代不就是指擦屁股的衛生紙嗎?這本該不會根本不是書,而是古時大官在擦屁股用的啊?竟然還用獸皮來當封面,真的是很奢侈耶!不過怎麼上面會有異光啊?莫非這是修仙者擦屁股的!」

  面對阿一的天馬行空、故說八道,阿涼也能只能跟著傻傻的笑了。

  「我想這不是什麼衛生紙啦,要是連衛生紙都能做到散發出異光,那我真不知道古代的茅坑會有多刺眼…」小涼自己想著都覺得好笑。

  「奇怪,阿一妳有沒有覺得有點熱啊?怎麼那麼晚了我們在樹林裡還會覺得熱到快流汗?」小涼突然感到這本樹林似乎熱的有些不太正常,連忙問阿一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

  「耶!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些熱的不太對勁耶,剛剛我們也沒花多大力氣,怎麼現在我還是覺得熱的有點要流汗了,而且樹林裡吹來的風也有些燥熱。」聽小涼這一提起來,阿一似乎也發現了這片林子有些許的異樣。

  「吼嚕嚕………」

  還沒等兩人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突然一聲類似野獸的低吼聲,驟然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兩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吼聲給嚇了一跳,一時間都不敢在發出任何聲響,這聲吼聲太奇怪了,一聽就不像是普通野狗會發出的吼聲,正當阿一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小涼突然感應到一股冰冷的感覺一掃而過。

  「不好!」

  小涼下意識的一把拉起阿一奮力一跳!

   就在兩人急忙躍起的下一秒,他們原本所在的那棵大樹竟然一道不知名的火紅索狀物一斬而斷,若是小涼方才沒有發現的話,相信兩人的下場也會跟這棵大樹一樣被斬成四等份…

  在看到大樹的下場後,兩人不禁冷汗直流,同時腦中瞬間就出現了妖獸兩個字眼。雖然兩人剛剛都沒有看清楚向他們攻擊的是何物,但就憑那股野獸的氣息與妖氣波動,都與上次在學校附近碰到的妖獸氣息相似,只是這隻妖獸的氣息更加狂爆!而且直到現在他們竟然都還無法找到這隻妖獸到底躲在那裡,若是妖獸再度發出這樣驚人的攻擊,那下一擊能否閃的過去,實在是難說的很。

   不過也不知是此獸打從心裡看不起他們、還是智商太低,在一擊沒有得手之後,竟然緩緩的在遠處現出了身形。只見此獸貌似巨大化的獵豹,全身上下的皮毛竟然通體的火紅,而且還隱隱透出一絲絲紅色的妖氣靈光,一對血紅的雙眼正惡狠狠的打量著他們。但最詭異的莫過於此獸的尾巴了,此獸不但有一條著火般的尾巴,而且這條尾巴還不是普通的長,目測之下至少有十多公尺長!簡直就是此獸身長的好幾倍!想來方才偷襲他們的就是此獸的尾巴了。

  然而此獸現出身形來,似乎也不是為了讓兩人拍照,只見這頭妖豹雙眼一瞇,只見一道火紅的長索再度捲來,這時阿一也反應了過來,兩人非常有默契的同時往不同的方向閃避拉開距離,此妖豹攻擊的速度如此之快,如果兩人跑在一起的話不但身法施展不開,也給了妖豹將他們連鍋端的機會。

  果然兩人分開閃避之後,此獸一時竟呆立當場,似乎不知道該去追誰,但當妖豹瞥見小涼手中的獸皮書後,竟立馬就扭頭追了上去,而小涼看見妖豹來的那麼果斷,下意識的也發現了此獸竟是衝著他手中的獸皮書而來的,實在沒想到才剛到手的寶物立即就為他惹來了殺機,看來以後不管做什麼事都得要三思而後行,別糊里糊塗的就送了性命才好!

  不過既然危險已經攬上身了,想這些都有些遲了。然而兩人一個左閃一個右躲,妖豹一時也拿兩人沒有辦法,反倒是激起了此獸的兇性,一下子變的爆怒異常,而牠身後不停揮動的著火長尾,也甩動的越發猛烈!甚至還在一點一點的加快速度,兩人見妖豹一時間也拿自沒辦法的樣子,心裡反倒是冷靜了下來。

  此獸雖然比起之前所碰到的兩頭妖獸似乎要厲害許多,然而兩人身法也是奇快,小涼的自已水屬功法更是能直接剋制火屬性妖豹,而阿一本身也是火屬性功法,自然不太畏懼此獸的火尾,然而此獸看著兩人忽高忽低、忽左忽右的亂竄實在惱怒至極,突然一聲狂吼之後,身上的火焰又更勝了三分,身形更是在一瞬間爆增了近半!而小涼也在促不及防之下竟一下被欺到了身前,眼見妖豹舉起碗公大的利爪就要一抓而下,大驚之餘,小涼發力捏破了藏在腰間的礦泉水瓶,同時雙手連忙在胸前交叉護著面門,破裂的水瓶一陣流轉之後主動在身前築起了一道晶瑩的水護盾,此盾方一成形,妖豹的火焰利爪已一把抓下!

  只聽見沉悶碰的一聲!小涼的護盾被妖豹一抓而破,而小涼則像支脫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在狠狠的撞歪一棵大樹後,才吐出一口鮮血的停了下來。

  不過此獸似乎不想給小涼任何可以喘息的機會,見一擊沒有將小涼給撕成碎片,妖豹再度弓起身子準備撲躍而上,但這時阿一已飛身殺到,只見阿一雙手通紅,就連周圍的空氣都變的異常燥熱,眼看阿一就要兩掌劈下,妖豹心裡也是一驚,連忙向旁邊一躍而去躲避這一擊,而阿一一擊不中,立刻朝妖豹躲避的方向憑空一斬!竟然就在空氣中劃出了一道新月形狀的火焰氣勁向妖豹破空而去,妖豹原本閃躲的就有些狼狽,雖第一擊不中但第二擊卻怎麼也閃躲不過去,火焰斬就硬生生在妖豹的腿上劃出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 【半忙主義】政治也可以很文青! 【半忙主義】我們想要的正義到底長什麼樣?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