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onths ago

這兩天佔據國內新聞頭條的「重要消息」大概非藝人狄鶯與孫鵬的兒子孫安佐莫屬了;孫安佐因為在學校內對同學「開玩笑」說要「持槍掃射校園」被美國警方以「涉及恐怖攻擊」為由逮捕。在美國或是許多歐洲國家,你大概也不難想像為什麼孫安佐或其家人、朋友所認為的「開玩笑」會嚴重到被警方以涉及恐怖攻擊的名義逮捕;但是如果你曾經生活在這些國家、或是你對國際新聞的關注度夠高的話,我想這所謂的玩笑話根本不會出現、也不應該出現。

所以今天我們再回過頭來聊聊台灣的教育與價值觀吧!

上月 14 日,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Florida)的瑪喬利史東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爆發了大規模槍擊案,造成 17 人死亡,震撼全美。本月 24 日,槍擊案的倖存者們更發起了主張加強槍枝管制的「為我們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全球 800 多個城市紛紛響應。 ~今日新聞網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上個月的這則新聞?或是大家知不知道這件事?
這件事發生以後,美國在一次的針對「民眾擁有槍枝」的這個議題進行了一番論辯,社會上從上到下的全面檢視國內的槍枝管控政策。
事實上,校園槍擊事件在美國發生的機會並不少,並且往往都造成了大規模的死傷;所以站在美國人的立場來說,今天有一個人「揚言要開槍掃射校園」這件事並不應該被當作玩笑話看待,因為沒有人可以承受得住之後可能的死傷狀況。過去還曾經有學生用樂高拼了一把步槍上傳社群網站、並留下「明天別上學」的文字就被逮捕了,從這樣的案例就可以知道美國人對於類似的事件是有很高的標準線的,絕對不是一句「天大的誤會」、「只是開玩笑」就可以帶過去的事情。
我印象深刻在我二技一時有一門課「作業研究」所使用的原文課本,一翻開就是作者對當時發生的一起校園槍擊事件的致意。校園槍擊案對美國來說就是一種傷痛、就是一種恐怖攻擊的行為,和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的爆炸案是同樣的恐怖攻擊。

回到我今天想要談談的主題。
究竟,為什麼一個台灣到美國的留學生,會說出這樣的話?然後被逮捕後再用「這是開玩笑」來說明這一切?而他的家人好友更以「天大的誤會」來形容這樣的事情呢?我想了一天,只有一個答案: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國際觀。他們沒有國際觀的程度就像是校慶活動上扮演納粹一樣。

台灣的媒體究竟帶給大家什麼了?
孫安佐事件後,今日新聞網有一篇新聞:孫安佐玩笑開過頭 美鄉民嘆:台灣孩子對世界很無知這則新聞充分的說明了台灣的現況,也充分地告訴大家這個世界還有更多需要讓我們知道的事情正在發生。

也有不少網友指出「台灣孩子的世界觀非常詭異」,表示除非關係到台灣本身,否則媒體並不常報導國際消息,甚至大多數的人對基本的歷史事件非常無知。 ~今日新聞網

我一直很不喜歡一句話,然而這句話卻是很多我們上一輩或是上上輩的人會在小時候灌輸給我們的觀念: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其實比起好多年前,我們的社會正在改變、我們的行為也在改變。我們開始會關心別人,在路上看到有人需要幫助我們會伸出援手,我們已經不再是那種真正「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人了;但是我們的改變速度遠遠不夠,我們依然不夠關心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依然不知道每個國家他們的文化歷史裡面有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必須了解知道的,我們依然只生活在我們這個小小的島嶼之上,除非跟我們有關係,否則我們不會主動去了解他們。但是,在現在這樣科技進步、網路發展迅速、我們可以自由往來各地的時代,我們真的不需要去了解他們嗎?從一個更高的層次看起來「我們是不是依然自掃門前雪」呢?

同時我要再提一次我們的教育。
我們的教育依然關注在升學、考試、名校。我們的孩子依然對這個世界不了解,因為他們只專注在「考試會出現的問題」上面,他們和我們一樣缺乏世界觀、國際觀、歷史觀,因為在學校裡面、在家裡面很多人都話告訴他們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把書讀好、這些事情畢業以後在關心也沒關係...。畢業以後很少有人會再去關心這些事情了;他們關心世界的熱忱已經被禁錮、他們進入了多采多姿的社會有更多五光十色的東西會吸引他們,而在他們正要培養「關心世界」這個習慣的時間點我們卻沒有人鼓勵他們、甚至是阻止他們...。台灣的教育經歷了這麼多年,依然是處於這樣詭異的價值上面,這也難怪有個台灣少年到美國會「和同學開玩笑要持槍掃射學校」了。

「關心世界」這件事其實已經是一個義務了。
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我們往來世界各地越來越方便、幾乎暢行無阻,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去了解他們呢?
台灣的教育必須要全盤的檢視,我們要給下一帶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難道我們還希望有下一個孫安佐出現嗎?
我們的新聞必須更具道德價值,應該要給大家更多「應該看」的新聞而不是「想看」的新聞,這難道不是一個記者必須要有的理想嗎?

沒有人希望自己是下一個狄鶯與孫鵬;但是這此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我們要給我們的孩子什麼樣的教育與價值觀,他才不會是下一個孫安佐。

← 【半忙主義】走入台灣妖怪的文化樂園:妖怪鳴歌錄Formosa唱遊曲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