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4 years ago

出生在電視已經普及的年代,偶而聽到老一輩的人在說那個沒有電視機的年代,大家聚在廟口前看著戲台上演出歌仔戲的景象,心裡不免對那樣的年代有所想像;究竟在那樣的年代裏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呢?那個屬於歌仔戲的黃金年代,又是怎麼在電視機出現後走向式微?如何告別黃金年代、又如何再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新年代?

2015年,明華園戲劇團創團85周年,以「傳承」作為主題,發表了明華園的青春劇作《流星》。
2016年的一開始,明華園的新挑戰,是一部籌備許多年的全新嘗試《散戲》。
對於明華園而言,一部非百分之百歌仔戲的作品,對一個傳統的歌仔戲劇團來說一定是有所忌諱的;然而放眼國內這麼多劇團,要去敘述歌仔戲的興衰歷史,又有誰比明華園更合適的呢?於是,一個跨越了傳統戲劇,全新不同的戲劇嘗試,終於在劇場裡面呈現給大家了。

《散戲》是作家洪醒夫在民國76年獲得聯合報小說獎的小說作品;洪醒夫的小說人物大致有兩類,一是鄉土人物的素描,一是市井小民的傳奇,而《散戲》則是屬於鄉土人物描述的一類。

《散戲》的故事背景設定在民國70年代,當時台灣經濟正快速起飛,社會型態轉變,舊有的農村風貌不再,曾在農村風光一時的「野台歌仔戲」也不敵新興的娛樂方式而且日驅沒落衰微。小說中,「玉山歌劇團」的幾位演員,其實是當時許多凋零的歌仔戲團的總縮影,作者同時借小說人物秀潔的心境思想進行雙線敘事: 一線是秀潔他們正在演的戲碼:鍘陳世美;一是秀潔在演戲中跌入「玉山歌劇團」由盛而衰的回憶。作者從秀潔上演陳世美,將她幕前幕後所見呈現讀者面前:在後台小孩啼哭,乏人照料;在台前,觀眾三三兩兩,無人留神看戲,而台上的演員有「一搭沒一搭的」,阿旺嫂居然還賴戲,中途退場。這一切亂象都在說明歌仔戲的破落衰微,搖搖欲墜。
另一線是,作者借秀潔的回憶,倒序「玉山」當年的盛況,而後逐漸每下愈況,金髮伯由不妥協到被打垮,甚至自我作賤,搞「蜘蛛美人」的把戲。雙線的敘事在回憶裡的金髮伯「像-受傷的猛獸」,斥人勿再學歌仔戲,與台上飾演包公的金髮伯無奈高喊「哎呀!罷了!罷了!」開鍘陳世美聲中結束,也走向終場--「戲,就這樣散了」,同時也是指歌仔戲的命運。

《散戲》的價值在於作者見證了歌仔戲的興衰轉換,並將這樣的轉換過程寫成了小說、展現於眾人面前。
而明華園這次將《散戲》以戲劇的方式加以改編、演出,以視覺化的方式展現出《散戲》這部作品,透過不同的手法展現那個黃金年代的轉換,對一個傳統歌仔戲的劇團而言,可以說是一項非常了不起的挑戰。

傳統戲劇劇團要如何呈現現代作品?

對於明華園來說,第一個挑戰就是「如何將現代作品和歌仔戲結合?」,對某些歌仔戲團來說,也許這並不是一件困難事,畢竟時裝歌仔戲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但是,對明華園而言,這是未曾嘗試過的事情。並且,要怎麼讓整部戲劇呈現出來的感覺不流於世俗、不流於怪異、荒謬?再再的考驗著這個傳統劇團。
在《散戲》這部戲劇當中,我們也確實看到了他並不是一般的時裝歌仔戲。嚴格去觀察整部戲的結構,他其實就是一部閩南語發音的現代劇,只是戲劇的主軸在敘述的是「歌仔戲」這件事罷了。
如果要讓明華園首席編導陳勝國老師來做這樣的編劇,也不是不行,但可能會無法跳出「歌仔戲」的結構與想像;因此,明華園找來「故事工廠」的藝術總監、劇場大師李國修的嫡傳弟子黃致凱擔任這部戲的編導。
其實不難想像黃致凱會如何呈現這部戲,但就因為演出的人員不再是故事工廠、不再是屏風表演班,因此讓這次的演出更具想像空間,這是一個吸引大家進劇場看戲的主要原因。

台前台後的全面揭露

過去屏風很多戲喜歡搞這一招,將台前、台後、台上、台下做結合;《京劇啟示錄》、《莎姆雷特》、《徵婚啟事》...都來過這一招,但因為劇情不同、演員不同、表演方式不同,所以好看,屢試不爽的好看。
這次的《散戲》更好看,因為你從來不會想像到一個傳統歌仔戲劇團的戲也會玩這一招,更好看的是那個旋轉舞台,不但可以迅速地轉換場景、還逼迫著每一位演員需要迅速的換裝。前一分鐘還是時裝打扮的阿珠姐(孫翠鳳飾)、後一分鐘已經換好包青天的服裝、塗著黑臉坐在開封府裡面審陳世美了;前一分鐘還在逃跑的秀潔(陳昭婷飾)和阿正(鄭凱云飾),後一分鐘已經一個變成秦香蓮、一個裝成皇帝在前台的開封府裡面上戲了。
對現代劇演員來說這可能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更何況歌仔戲的行頭又多又雜,要精準表現確實有很大的困難,但是《散戲》裡面還是竟可能的完整呈現這不可能的任務。

此外,《散戲》的最後有想像與現實的對比來呈現出「歌仔戲演員」的期待與感慨,更是將整部戲的方向、將所有觀眾的感官帶到最深、最深的沉思當中,為整部戲劇做了一個非常完美的結尾。

一個逝去的黃金年代

明華園總團長陳勝福團長在《散戲》的節目單裡面寫著「紀念 那個艱困的年代,所有,為歌仔戲打拼的前輩們」。
沒錯,《散戲》就是一齣向所有曾經為了「歌仔戲」努力的前輩致敬的戲劇。陳勝福團長說「《散戲》雖然不是百分之百、原汁原味的歌仔戲,但我想,也沒有人比親身走過這段路程的明華園更適合說這段故事了」。
走過86個年頭的明華園,用不一樣的方式,說了一段「時代的故事」。

← 【後見之明】關於商業模式 你需要知道的三個問題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四十四章-果然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