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4 years ago

  本來還抱有一絲僥倖的心理,也許只是剛好路過的路人甲、乙、丙,但是現在三更半夜的,會在他剛好要出來的時間點路過的機會還真的不會太多啊…似乎是在印證他心裡的想法,那三個腳步聲恰恰就停在了離兇樓不遠的牆角處沒有現身,前門兩人、後門一人。

  三人呈包夾之勢而來,無聲的與小涼對峙著,在不知道來者何人的情況之下,小涼也不敢冒然行動,雖然他本身已經是個不算弱的修仙者,但是這點實力在浩瀚修仙界之中肯定也只是蒼海一粟,而這三人絕對是為了他手中的機器而來,甚至可能也是修仙中人,他一個新手在一對三的情況下他可完全沒有把握全身而退。不過這三人目前還沒有採取什麼對他不利的舉動,也許事情還有可以轉還的空間。

  就在他心裡盤算著下一步如何交涉的同時,大門前其中一人現身了,只見一名中年大叔從陰暗處走了出來,表情陰冷的盯著小涼。

  「不要誤會,你即然找到這裡,也取下了東西,那它就是你應得的。」那名中年大叔突然開口了。

  「就這樣?」小涼有些驚訝,即然這是我應得的,那他們出現在這裡難道是跑來送行的嗎?

  「找到這、拿到東西,只能證明你有能力,但不代表你有資格擁有它」

  「那你還說這是我應得的。」小涼沒好氣的說道,這大叔分明就是在耍他!

  這位大叔沒有理小涼,而是自顧自的開始說起了一個故事。

  「大概二十多年了,在這棟大樓即將動工之前,有一名年輕人找上我們三人,我們曾時是興建這棟大樓的包工,當時我們被上一個工程的建設公司欠款,結果建設公司惡性倒閉,我們三人一毛錢都沒拿到,有人介紹我們來這做事,但是這棟大樓的興建工程拖了很久遲遲無法動工,工人沒有事做自然沒有錢賺,就在我們快要餓死街頭的時候,那名年輕人拿了一筆錢給我們,唯一的回報就是我們必須照著他的指示在大樓的牆上偷埋管線,然後在半夜的時候趕工偷偷替他挖一間密室,等到密室挖好了之後他會放一件東西進去,我們再把密室封起來,讓大樓接著蓋下去,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

  「後來那年輕人再拿了一大筆錢給我們,要我們買下這附近的公寓,並且終身不得搬離此處。一切的事情辦妥之後,他交給了我們一人一塊玉佩,他說如果這塊玉佩產生什麼奇特的變化,就要立刻來到這裡,這代表有人將他的東西取了出來,他要我們幫他試驗一下那個找出他東西的人,夠不夠資格帶走他,如果他能通過我們的考驗,就讓他把東西帶走,而我們也算報答了他,之後就可以自由離開這裡。」

  「你們還真是夠義氣…一守竟然守了二十年!」對於這三人守著一個奇怪的約定那麼久小涼其實很感到佩服,有誠信是一個業務員應該具備的美德。

  「他告訴我們二十到三十年內一定會有人來取走這樣東西,如果超過三十年還沒有人來,那我們也能自行離去。他在離開之前,交給了我們一人一本奇怪的書,要我們好好練習,他只在我們面前演示了一遍,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飛上天了…」

  聽到這邊,小涼不禁在心裡偷笑了出來,敢情不是這三人夠義氣,而是被來了個下馬威啊!如果在這好好待個二、三十年,有地方住又有錢花,好像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比較不自由罷了,不過去對面士林夜市逛逛街應該還是可以吧?但要是自作聰明偷跑的話,難保不會觸怒對方,對方肯定也是個修仙者,而且聽起來比他還要高段多了!要是一個不小心搞不好連他們三個都被埋到密室裡去也不無可能。

  小涼這時倒有些同情他們了,雖然有錢也有房,但是除了士林那裡也不能去,這樣的日子過了二十年也真夠苦逼的了!只能說每件事都有他的代價,不知像修仙者這樣逆天的存在他的代價會是什麼,這樣想起來似乎連心裡都有些發毛!

  「好吧,現在我來了,那就說說你們的試驗吧!」小涼鬆了一口氣的說。

  「很簡單,只要你有本事一次闖過我們三人就行了。」這時三個人都現身了,三名大叔以三角合圍的方式將小涼困在了中間。

  「我們不會真的傷害你,所以誰沒有必要以命相拼,看的出來你也是修仙者,大家如果都拿出真本事來,誰也不能保證沒有傷亡,如果你不小心有個三長兩短,我想那個年輕人應該不會太高興…所以…我們還是活動活動拳腳就好吧…」那個大叔說的一臉無奈的樣子。

  即然大家都不能真動手,那就來活動活動筋骨吧。

  小涼放下了手上的機器擺了擺手,示意讓長輩先請的意思,而三位大叔也沒在客氣,一出手就是從三個方位同時殺到,看的出來三人默契極佳,可見三人閒來無事又不能離開士林,所以只好三步五時就來切磋一下,二十年下來加上修仙者的底子,實力還真不是開玩笑的!只見三人你一拳我一腳,攻的小涼完全毫無還手的餘地,只能頻頻擋架、閃躲。然而三位大叔也心裡也暗暗吃驚,一連上百招過去了,雖然直攻的小涼喘不過氣來,但是三人卻連一招也沾不到他身上,而小涼的速度倒是越來越快,漸漸閃躲多過了擋架,讓他們三人頻頻揮空。

  這時的小涼已經漸漸的抓到了三人的節奏,這三位大叔連手雖然實力高強,但是他們實戰經驗必定還是少數,在他們的活動範圍能夠與他們過招的大概也只有他們彼此三人,如此久戰下來招式必定用老,而這時實戰經驗豐富的小涼就能慢慢摸出破綻,偶而還能切入三人合圍的要害反攻一手。

  而三名大叔一時也鬥的興起,二十年來除了彼此之外根本找不到其他對手實戰,現在碰上了一名高手,自然不想讓小涼那麼好過關,否則以小涼以一敵三的實力,早就應該通過了他們的考驗了!

  只見三名大叔又再加快了速度,攻擊力道也再大上了一倍,小涼本身也為學武之人,自然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於是低喝一聲也正面迎了上去!

  「颼!!!!!!!!」

  原本四人正打的興起,卻突然一道閃電般的破空聲從遠處射到,四人連忙各自閃到一邊,只見一根綠竹已重重的插在了大樓的牆上,幾乎入牆三分!

← 【新視界】一把青:挑戰天上與地上的那些故事。 【後見之明】把餅做大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