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前一陣子看到了篇有趣的文章,談的是台灣的老街。
這篇文章開門見山地點出一個普遍性的問題:「老街夜市化」。賣一樣的紀念品、賣一樣的小吃、缺少差異性、缺少特色性。在老街一條、一條的成為觀光景點的同時,這些老街的文化也正一滴一滴的流走。

老街變夜市「賣的東西都一樣」
不再被老街文化吸引? 學者:全台賣的紀念品都一樣

老街的價值究竟是什麼?被吸引來老街的遊客們在乎的又是什麼?似乎已經越來越少人知道了。

前一陣子剛好有時間到大溪,順道到大溪和平老街走走。
過去,大溪老街以木器聞名,但我走進大溪老街後看到的是冰品店、小吃店、一般的伴手禮店;人潮為這些店家帶來了收入,卻也將這老街該有的人文氣息破壞殆盡。之後,有幸再到三峽老街及湖口老街,猶如再訪大溪老街一般,看不到特色、也找不到專屬於那條老街的文化了。

對於老街而言,「文化的記憶」最難能可貴。無論是建築的美或是當地的特色產業文化,這都是老街存在的價值與目的。
除此之外,老街當中每一棟建築物是不是有新的詮釋與傳承,將會影響到這條老街能不能再有新的生命力與延續價值的能力,這對於每一條老街而言的相當重要,卻也是目前我們沒能看到的。

當我們正在聊老街差異化的同時,位於彰化鹿港的老房子也正一間一間的消失,這也象徵了台灣的老街正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老屋一間一間拆 鹿港小鎮消失中

鹿港小鎮以中山路「不見天街」的傳統街屋聞名,但現在商業化進駐,鹿港鎮公所統計,11年前在中山路還有80戶可被提報為歷史建築,現在僅剩60戶,傳統街屋正一棟一棟消逝。

鹿港老街理事長魏秀娟表示,走到鹿港著名的杉行街,可看到中藥店四知堂、牛舌餅店六合齋、香包工藝,還有李昂老宅也在杉行街上,匯集工藝、美食、老屋等,彷彿帶人走入「古鹿港縮影」,但老屋一棟棟消逝,現在行走杉行街,看得見高樓興建,讓遊客直感遊杉行街少了一份古韻味。

不管事鹿港鎮公所的統計資料,或是鹿港老街理事長的憂心忡忡,都顯示了「保護老街、創造價值」這件事的重要性。
然而,我們要如何保護老街?又要如何創造價值呢?

建築的新詮釋

作家魚夫說:「建築沒有新詮釋,終究成為廢墟」,從這句話我們可以看的出來為什麼鹿港的老屋一間一間的消失。

舉例來說,我們現在看到的台北「紅樓創意市集」在日治時期是乃「西門市場」或別稱「八角堂」,原本是東京、台北的模範菜市場之一。1945年日本敗戰後,國民政府來臺,連帶湧入大批外省移民,政權移轉後,西門市場隨日人撤離而結束魚菜買賣,繼而代之的是「新貴」由上海人將西門紅樓轉化成劇場,粉墨登場重新出發,從滬園京劇一路更迭為紅樓書場、劇場、戲院,成為新移民的娛樂中心,所以不賣菜後的西門市場反而因此獲得了較為完整的保留。
1963年,因應電影於台灣當地日漸普及,紅樓再度改名為紅樓戲院(紅樓電影院),開始播放江山美人等黃梅調與其他國語電影影片,該電影院也為西門町早期電影街的起始點之一。1970年代初期,大型的西門町電影院數量急遽增多,空間座位與聲光設備無法與新電影院相比的紅樓戲院日漸沒落。1970年代中期至1997年正式歇業。
在電影院歇業之前,1994年,包括樂山基金會等文化團體開始關注西門紅樓的發展情形,並要求政府將該公產收回並加以整修維持。1997年,內政部將西門紅樓列入三級古蹟,同時台北市政府收回紅樓戲院的承租權。1999年台北市政府開始大幅首度內部整修,將其定位於「電影博物館」;不過因建物定位與週遭西門市場尚未改建等問題而仍持續閒置,2000年,遲遲未見改建的西門市場發生大火,紅樓雖未被嚴重波及,但市場及週遭廣場林立的攤販與違建嚴重毀損。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了一個魚夫所說到的現實問題:紅樓一度成為廢墟,就因為我們沒有賦予它新的詮釋。
這個問題一直到2002年才得以被解決。2002年3月,台北市政府以官辦民營方式,將西門紅樓委由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經營。同年7月26日,柯一正導演主持的該基金會在投入大筆資金整修後,重新以「紅樓劇場」為名啟用西門紅樓。重新開張的西門紅樓八角堂「紅樓劇場」,一樓經營咖啡廳及精品店(現以台灣特色商品為主),並免費供市民參觀。而最主要營業項目,則是於物二樓定期上演相聲、戲曲、舞台劇、舞蹈、音樂會等藝文活動。2007年11月,西門紅樓因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委由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營運管理而再更名為「西門紅樓」,藉由舉辦文創性的活動內容重新塑造:包含有八角樓內的二樓劇場、中央展區、百寶格、西門紅樓茶坊、西門紅樓精品區和十字樓直段的16工房、文創孵夢基地和十字樓橫段的河岸留言西門紅樓展演館以及北廣場的創意市集、月光電影院、南廣場的露天咖啡區等多元性區塊,成功的轉型成為台北市西區新生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中心,於2008年榮獲第七屆【臺北市都市景觀大獎】歷史空間活化獎。

從紅樓的經驗,我們看到了建築新詮釋對於建築物的重要性,同時也看到這對老街的重要性。
當然,除了建築的新詮釋外,還有一件事是文化的傳承與再造。

一個真正屬於地方的文化

老街最重要的莫過於文化的價值。我始終相信,如果沒有文化的價值與傳承,老街不會成為老街;所以文化的價值可以說是老街的精神象徵。

台灣的老街之所以成形,很多是因為地方的產業文化而成。
大溪的木器、鶯歌的陶瓷、九份的採礦文化、深坑的豆腐...,這些老街因為當地的產業文化聚集,進而成為一個觀光特色。
然而,當老街越來越無法有明顯的差異化時,就代表著這些產業文化也正面臨岌岌可危的現實問題。

老街如果要做出差異化,我認為這些產業文化的保留或復興將會非常重要。
透過老街文化的導覽、體驗活動的執行、甚至是有如實境秀般的作業展示,對於這些產業的保留和發展都是可以考量的方向;同時,依據產業屬性在老街裡面舉行季節性的觀光活動,藉此真正發揚出老街特色與重點,將會是讓老街得以改造、重生的利基。

老街是文化脈絡的縮影。
當老街的特色逐漸消逝,我們必須警覺他所將帶來的後果。
當一個文化在逐漸消失之時,我們若沒有這樣的警覺、讓他真的消失了,未來的復興工程恐怕將更加困難。
因此,我們不能只當老街是老街,更重要的要將它認定為文化保留的第一道防線;唯有如此,多元、有特色的老街文化才能真正創造它應有的價值。

←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四十二章-異光之石 【半忙主義】康熙走了以後。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