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框架是限制?還是認識這個世界的工具?

前幾天的讀書會內容是《荀子.性惡》。可以想見當時的先學們都熱烈地討論「人究竟是性善還是性惡」這種千古難題。有人支持性善,也有人支持性惡,或是有人支持「人性有善有惡」…但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無論是哪種回答,似乎都落入了「善惡」的框架內,甚至加油添醋而不自知。

這次不會跟大家討論那麼困難的問題,只是想來看看,「框架」影響我們有多深


我們需要框架來告訴我們該往何處思考、行動 pic via https://david301286.wordpress.com

又談框架

其實這個意義提在之前的文章〈框架、思考、突破點〉就已經分享過了。但這次要談的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為什麼我們需要框架?

如果各位寫過文章,就應該聽過「起承轉合」這四個字,這是一種框架。如果我們在寫論文,就會要求要注重某種途徑(approach)或是要使用哪種格式(style),這又是另一種框架。

我們做事情常常會面臨如何使用框架的問題。用得好的,就會發展得比較順遂;用得不好的,可能就會事倍功半。所以我們常常會「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使用別人的框架來完成我們的事情。很有趣地,我們會把這種方法稱為「架構」,而不會稱為框架,即便英文都是frame。


為什麼我們需要框架?

我們需要框架,因為我們需要完成某件事情,所以需要方法。框架就是一種方法,舉凡做事、思考,都可以藉由前人的經驗來讓自己事半功倍,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框架的原因。

框架是一種我們了解這個世界的方法,從走路「一左一右」、「左腳右手」、「右腳左手」、「保持平衡」開始,到我們思考事情、進行決策…等,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指導方針。在中文,我們常常會說這是一種架構,但其實這種架構也有框架的意思存在。

很多時候架構(框架)是幫助我們,但有的時候我們反而蒙受其害。尤其是當架構變成框架再變成教條時,就失去了架構的合理性。


從問題的框架回頭看

我們需要框架,因為我們需要有效地釐清問題、看清事實。於是我們採用各式各樣的框架,或者說是標準來看,企圖釐清問題的內容與本質。就拿最近很夯的大巨蛋來說,有各式各樣的觀點,從一般民眾、從球員,到市政府、遠雄,你可以說這是各執一詞,你也可以說對方是無理支持,而我認為真正的問題是:「這顆蛋蓋起來要幹啥?」

如果要打棒球,誰要認養?認養金額又是多少?是否有球隊願意認養?
如果不是要打棒球,那麼要這顆蛋要幹啥?宣揚國威嗎?

我自己習慣的角度是,如果不知道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未來,那麼這件事情的必要性就值得討論,而之後才是可行性的問題,也就是「技術性問題」。這也是一種框架。


不迷信框架

那麼,世界上是否存在著完美的框架?我想這個答案是否定的。我不認為世界上有完美的框架,所以我們應該學著使用各種各樣的框架來彌補自己思考的不足。但有個很重要的點是,不要被問題的表象迷惑了。對問題偏狹的認知會導致引用錯誤的框架來看事情,甚至讓自己的判斷被偏見所影響,這就不是一次好的思考。

開頭講的「人性是善是惡」的問題,隱含了把思考導向二分法的方向,所以怎樣就是離不開三個論點:善、惡、有善有惡。但或許從問題的框架跳出來看,人性是善是惡或許是沒有意義的,就如同自然界中肉食性動物無論是追捕或是吃腐肉,都是肉食性,無所謂善惡的問題。從這觀點(框架)來看,人性也沒有所謂善惡的問題,我們只是跟隨著自己的本性來走而已。

當然荀況有其自己的邏輯,非常值得一讀,而這篇文章只是要說,被「性善性惡」這種框架給綁住的話,會對很多事情視而不見。


本文首發於《必也狂狷》,原標題〈又見框架〉
本著作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授權.



關於作者

Messi Lai

blog:必也狂狷

about.me電子名片

一個學過心理、統計卻又跑去當普通兵,之後還唸戰略研究所的人。
曾被說過「看起來」很懂得生活,但其實腦袋常常放空。
最喜歡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誤人子弟、混淆視聽為樂。

←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三十三章-德明校史二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三十四章-異界啟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