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沒想到這一昏,轉眼間就過了三天三夜,等到這位前輩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座大帳棚中,而門下的弟子已經將混亂的場面都控制住。這時守在他身邊的正是門派中的大弟子,一見到師尊轉醒,這名大弟子趕緊拿過一顆本門的丹藥讓他服下,待他慢慢打坐煉化之後,才扶著他緩緩走出大帳,帳外的眾人一見到這位前輩出現,立刻又迎了上來,只是這次不在像之前一般混亂,大家只靜靜的圍在這名前輩身邊靜待他開口。

  這名前輩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就開始緩緩的向眾人說明當年情況。其實這幾個門派間彼此都熟識,當年只是因為要處理一些各門派的事情起了一些爭執,一言不合之下才大打出手,當時也就是拼一口氣,誰也沒想過要真的取了誰的性命,況且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誰也想不到會這次出手竟然造成如此可怕的災難。

  眾人聽到這位前輩的說明,自然沒有什麼不信服的道理,畢竟修仙之人到了這樣的境界,想要擊敗相同境界的對手不難,但要真正取了對方的性命還真是不容易,更別談要一口氣滅了那麼多相同境界的對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之後這位前輩也坦誠的各訴眾人,這次他雖然逃過一劫、大難不死,但卻幾乎喪失了所有的功力,要想回復到從前的境界應該是做不到了,他交待眾人雖然其他門派的師尊不在了,但門派不能荒廢!他要眾人回去之後必須趕緊選立下一任掌門師尊,他回去後也會立即選出傳位人選,自己則退居門派長老一職。另一件事,他希望眾人回去選出下一任掌門後,所有門派能夠閉關三年,大大充實門派間的實力,畢竟上一任掌門皆是成名人物,光靠著名頭就能鎮壓四方,而當外人得知一派掌門早已不在時,肯定會惹出一場不小的風波。

  然而這位前輩所想還不光如此,他希望三年後眾人能夠回到這個地方,想辦法將這個空間裂痕補上,就算補不上也不能放任它不管,起碼要可以在此佈下封印的陣法,避免再有無辜的的受害者被捲了進去。

  當然,有些話他並沒有對大家說出口,就是他在這空間裂縫中的所見所聞…

  原來,這道空間裂痕並不只是一道裂縫而已,而是連結另一個界面空間的通道,只是這條通道並太不穩定,無法用做正常的界面通道。他雖然也知道除了人間之外,其實還存在著許多大大小小的異界空間,但從來也沒人真的見過,而傳說中那些真正飛升至另一個界面的前輩們也從來沒有回來過,於是關於另一個界面的傳聞,也就漸漸不再有人提及。

  而這次他意外的去而復返,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想起自己掉進那個空間時,為了躲避空間亂流與風暴,幾手是法寶用盡,待他衝破裂痕掉到另一個界面時,幾乎已經是去了半條小命,而好死不死,等在另一邊的竟然是一隊巡守衛士,那些衛士個個身披戰甲且身手不弱,雖然加一加尚且不是他的對手,但以他如今的身體狀況動起手來可是萬分吃力!待到他將所有的衛士殺光,自己也受了重傷,他擔心這些巡守衛士被自己殺光了肯定會有其他人來找來,於是趕緊吞了一丹藥立刻就離開了此地。

  直到他找到了個隱密的山洞躲藏起來,在周遭佈置了一個隱蔽氣息的法陣後,才放下心來打坐療傷。過了幾天他才敢偶而偷偷離開山洞在附近繞繞,這才發現他來到了一個非常詭異的地方,首先白日的天空上竟然有兩個太陽,但卻不會感到特別的刺眼或是燥熱,而夜晚的天空上竟然有五個月亮之多!但五個月亮卻也沒有讓夜晚變的比較亮,讓他很是納悶!而這裡的時間以一個日夜來算的話,一天超過十二個時辰,仔細推算一天大概有二十四個時辰,比人界還要長一倍!再來是附近的花、草、走獸、鳥禽都跟人界相差許多,幾乎找不到有任何相同的物種,而自他滅殺了那幾名衛士之後,果真有不少的人馬過來搜尋,而他為免再節外生枝,只自顧自的打坐療傷,並不再與來人交手。

  如此又過了幾個月,他身上的傷也大概好的七七八八,於是他又回到了那個空間裂痕處,然而此處竟已被大批鐵甲衛士所包圍,並在四周築起簡易的大營,似乎在嚴防有外界的人再次入侵。

  見到此處的樣子,他知道以他目前的狀況來看,想要硬闖過去確是不難,只是如今他身上法寶、靈器已毀的七七八八,剩下來幾樣尚不足以讓他再穿越空間裂痕一趟,如沒有相當把握,硬闖過去到時也是死路一條,於是他只在附近逗留幾日摸清大營虛實,便即離去。

  而這一離開,又是好幾年的時間,在這段期間內他走遍此異界大陸,期間他終於打聽到此界名為「七冥外界」, 是萬象諸界中一個較小的界面,但此一界面比起人界又可大的多了!

  他孤身一人行事萬分低調,一方面走訪各方想了解此界的風土人情,一方面則暗中打聽此地何處有適用的法寶、靈器,能夠助他平安通過那個可怕的空間裂痕回到人界,一路上他盡撿些較荒涼無人的地方走,也從不在大鄉、大城中落腳,除非必要時才會進城尋訪。不過掉入這個界面也並不全是壞事,他回到七冥外界沒多久後就發現這裡的天地靈氣比起人界還要濃厚許多!非常有益於修仙者的修練,於是在這段期間他不斷的加深自己的功力,只要他的功力加強一分,對於穿越空間裂痕要把握自然就能多一分,一路上他就不斷打坐修練、四處尋訪可能有用的靈藥、法寶、研究七冥外界的特殊生物,並一一詳加記錄。

  幾年過去了,他終於蒐集齊了十多件效用不錯的異寶,自身的功力也大大的提升到了一個巔峰的境界,於是他回到了當初那個空間裂痕的所在,只見當年的守衛營地尚在,但是守衛的甲士比當年少了一半還多,想來是此裂痕在他之後並沒有任何人再闖過來,於是只留了少部份的衛士留守。

  一見到此情況他也不心急,先遠遠的逼開了營地,另外找了一個山洞休息了幾天,待到他的身心都已處於一個極佳的狀態,才準備一口氣衝過空間裂痕。

  再度回到了營地,他並不想驚動那些守衛甲士多浪費力氣,於是偷偷潛進到了相當近的地方,才突然發難衝向裂痕!而在場的衛士本來修為就不高,現在突然碰上如此大敵,一時間連動也不敢動一下,讓他就這麼輕而易舉的闖進了空間裂痕之中,而經過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闖入空間裂痕已沒有上次來的可怕,雖然危險依舊,但他如今不但功力大增,手上也有充足的異寶護身,想要闖過這裂痕,相信會比上次要來的輕鬆才是,只是沒想到這次還是讓他吃盡了苦頭,不但全身功力盡失,就連從七冥外界所尋來的異寶也全數盡毀,他只能硬撐著一口氣,才極度勉強的突破裂痕回到人界,但這次穿越空間裂痕功力實在透支的厲害,也許在他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再復從前的功力。

  一想到此處,突然有件事在他心頭狠狠的刺了一下!他驚覺的想到,這個空間裂痕尚在,既然自己能夠過去,相反的另一邊的人當然也能夠過來!而另一邊的修練環境比較人界要好的太多,相信當地的修仙者肯定要比人界來的要強大許多,若放任這個裂縫不管,遲早有一天人界會面臨到更大的危機!

← 【後見之明】官大學問大 【後見之明】水能載舟…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