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古清跟常三徒壓根也沒想到木箱裡面竟然還是古書,而且還一次還出現了六本!加上常三徒現在手上的那一本總共就有七本了!本來這趟盜墓之行是想要解謎的,沒想到現在變成謎上加謎…

  常三徒小心的將這六本古書都拿了出來,沒想到書底下還放了不少東西在裡面,一下子兩人又燃起了一絲希望,也許這座古墓的真相就要呼之欲出了!

  兩人將木箱底下的東西都拿了出來,真的都是一些奇怪的玩意,裡面有兩把小斧頭、一塊玉佩、一共三十面不同顏色的三角小旗子、一整疊好像道士用的符咒、一只手鐲、一個像是獸皮材質的束口小皮囊、一把小木劍、一捲竹簡、一只小香爐、最後則是一大綑用細繩綁起來的東西,結果打開來竟然又是另一本書,只是這本書有很厚硬的書皮,而且比一般最大本的電話簿還要更厚一些!兩人光用看的就頭疼了…不過裡面的寫的東西兩人還真的看不懂是什麼字體,索興就懶得研究裡面的內容了。

  至於其他的東西看起來都沒什麼特別的作用,只是特地放在這木箱裡面應該是有些什麼別的意義才是,最後兩人的目光放在了那捲竹簡上面,竹簡這種東西通常都是拿來寫字、或是記載什麼事件的,說不定這裡面會記錄什麼有關這些怪東西的文字。不過畢竟這竹簡看起來實在年代久遠了,於是兩人小心翼翼的將綁在上面的細麻繩解開來,將竹簡攤在了地上,果真竹簡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蠅頭小字,看起來還真是滿古老的文字,似乎還不是那麼好辨認,不過這對常年經營古玩生意的古清倒不是什麼大問題,一下子就把這竹簡上的古文用現代文字在另一張紙上重新抄寫了一遍。

  「吾出生於官家村,自小聰明絕頂、飽讀詩書、文武雙全,村中同齡者莫不對吾敬仰之至。一日吾騎馬於村外溪旁遇一傷者,傷者是一年約莫六十餘歲之老者,初見時幾乎已奄奄一息,臨終前見吾前來似迴光返照之態,雙目猛然而睜!老者用盡氣力將懷中一物強塞於吾之後即投河而去。

  吾當年歲尚輕,驚嚇之餘立上馬回村,不敢將此事告於家中。然老者所留之書,吾隔三、五日便取出暗自細讀,初以為此書乃講述人體經穴、氣脈之書,不料如此研讀半年之後,丹田處竟自生出一股不易查覺之清涼之氣,再三月有餘,此清涼之氣已能隨心所欲緩緩流至人體各大經脈之處,每當此氣流過各大經脈之時皆舒暢無比,且自此氣生出之時,吾方覺自身五感日漸敏銳,能細聽蟲蟻之聲、目視百尺之遙如同眼前、不眠三日依舊神精氣爽、且行走如飛、力大如牛,吾時年歲方過十三。

  遂過三年後,吾乃自村中外來行商者中聽聞,曾在行商途中遠遠見過兩異人爭鬥,竟不用拳腳刀劍,而是操縱水火土石、飛劍、異獸等對攻,兩者時而飛天遁地、時而翻江倒海,兩者相鬥幾個時辰卻依舊僵持不下、難分勝負,卻幾乎將臨近山川移為平地!真將幾個行商之人嚇破了膽,顧不得那些輜重貨物,紛紛逃離而去,待到隔日之後才偷偷折回,發現貨物一件未少,但那兩位異人卻早已離去,不知是否分出勝負。後來向人多方打聽,才知世上有一群自稱“修仙者“或“修真者“的異人,為數極少,但個個身懷奇異能力,卻從不與凡人相爭,自顧自的修練成真仙之道,期盼有一日終入仙界之門。吾此時方知當年在溪旁那老者竟是那修仙之輩,而當日那老者交於吾之書必然是那修真之法,那老者極可能為這行商者所說之其中一人。

  而吾當年得秘寶竟不自知,此時大喜過望!始日日苦修此書,而當吾功力日漸深厚,方查覺此書表面竟暗暗透出光茫,逐漸浮出一行文字,待吾細看,方得知此書名為“方地脈岩訣“。

  待到三月後,吾已能操縱小片土石移動,並能遁入土下十餘尺中半日不出。吾感到時機已至,遂而告辭家中出外遊歷,然這一別竟是三十餘年,此三十年間巧遇一名同是修仙中人,與吾相談甚歡,乃賜一丹藥於吾,此一莫大機緣助吾突破修練之瓶頸,令吾大喜過望!不料此一機緣過後百餘年中,竟不再見過任何修仙者,亦無法於修仙之道上再有突破,吾感天意如此,心中已不再強求,於是回歸故里,等待自身坐化之日。

  吾在外遊歷之時,雖未多遇同道,卻也尋得幾項寶物及功法,吾盡皆藏於此木箱之中伴吾長眠,盼有緣之人能在吾坐化之後尋至此處,將此箱之物善用之,則吾心可慰。

官家村 入塵子」

  看完古清所翻譯出來的竹簡內容,常三徒心中驚訝的久久不能自已,原來他就認為這本古書絕不只是武學秘籍那麼簡單,卻沒想到這本古書的來頭真有這般大,竟還是一本能夠修練成仙的寶書,最可怕的是…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想當年那秦始皇派了大匹人馬尋訪長生不老仙藥,而如今歷史的解答現正好好的放在他懷中,讓他如何能不激動!

  反觀古清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倒斗多年的他這種東西早就不知道見過多少了,什麼仙丹、靈藥、寶石、寶物、靈器無一不在墓誌中記載歷歷,但最後不過都是古人一廂情願的幻想罷了,如果仙丹靈藥這種東西是真的,那現在何來那麼多古墓讓他盜?早不就滿天神仙四處飛了?相信當年那名至死都還緊緊抓著古書的小弟,當時很有可能也看見了什麼類似的訊息,一時間竟相信了這樣的鬼話,最後還不是把命都給丟了…

  到了今日,古清總算是解開了心中的那一團謎題,而當他見到常三徒正用狂熱的眼神看著木箱裡邊的東西時,不覺得也嘆了口氣,這種受古物迷惑的人他可也看多了,勸倒是不用勸了,反正一定也勸不動!非得一定要等到個幾年後,讓他自己發現一切都只是幻覺的時候,屆時方才會清醒過來。

  當下也不多再多說什麼,古清將所有的東西再收進了木箱裡,一把推向了常三徒,看著常三徒驚訝的表情後又擺了擺手,表示這些東西都歸他了,自己一樣也不想要,好不容易讓他放下了多年壓在他心上的疑惑大石,現在他實在不想再跟這些東西有再有任何牽連了。反倒常三徒雖然很是高興,但就這幾日下來,他覺得古清也真算的上是個值得交的朋友,自己實在不想將這些事情都瞞著他,只是自己才正要開口,古清卻又擺了擺手表示不必多說,他心意已決,就這樣定下來了吧!

  隔日兩人退了房,一路風塵樸樸的開車回到了四川,隔日常三徒就表示自己要離開了,古清也沒有多留,只道要常三徒不要太過執著於過去的事物,常三徒自然知道他言中意有所指,當下笑了笑沒多說什麼,互相留下了聯絡方式之後就跳上車離去了。沒想到這一別之後兩人就再也沒見過一面,古清到最後都不知道常三徒早已踏入了修仙界中,更不知道常三徒後來去了台灣,最後落得生死不明,而那口他們拼著小命偷回來的木箱,最後卻落到了台灣一所大學的老師手上。

← 【後見之明】你穿褲子了嗎?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三十二章-德明校史一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