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這下子可不得了了!古清當年來到這座古墓的時候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沒想到國家到了現在才發現,直到了現在才來搶救古跡,實在讓人對國家的後知後覺感到搖頭,國家就這點馬後炮的作為,難怪一天到晚只能跟在盜墓賊後邊團團轉!

  不過抱怨歸抱怨,眼前的問題是現在國家連大部隊都拉進山來了,古墓自然是不能再靠近了,現在靠近古墓邊上的人肯定都會被當作可疑人物抓起來拷問的!況且自己也曾經身為盜墓賊,現在也還是個倒賣古物的販子,要是被挖出老底的話絕對是有死無回的!

  但光站在這也想不出什麼辦法,於是在外邊買了點吃的喝點就回到落腳的飯店去找常三徒商量看看。古清跟這常三徒也真算是投緣,才相處沒多少時間而己就好像認識了八輩子一般!兩人呆在飯店內吃吃喝喝,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都已經千里迢迢的來到這了,就這樣悶著頭回去說什麼也做不到!於是兩人一商議,決定計劃還是要照常走下去,現在時間還早,兩人就先睡一回養養精神,到了凌晨一點的時間兩人換上準備好的黑裝束,偷偷摸摸的從飯店的後門溜了出去。

  憑著一點當年的記憶,加上部隊一路上留下的路線,因為沿路上都有巡邏的哨站,兩人也不敢打上手電筒走大路,只能遠遠的避開哨站靜靜穿過樹林,想來也是不相信會有那麼笨的盜墓賊敢在有部隊把守的情況下闖上門來,這些放哨的小兵幾乎全都在打瞌睡,有幾個竟然還打起了呼嚕了!而三更半夜的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研究員還是考古人員留在現場,所以一路上來還算是滿輕鬆。就當兩人在樹林裡穿行了二個多小時後,終於來到了古墓的邊上,只見到古墓上已經被開了個大頂,露出一個約四十五度角五人寬的洞口,七八個大帳棚就搭在四周,而現在除了古墓的洞口還有兩個小兵在把守以外,其它的帳棚都沒有任何人巡視,這對古清與常三徒兩人可是大好的機會,如現在不混進去的話,等等天就快亮了,下次可不知道還會不會有那麼好的機會了!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用說話也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於是兩人輕手輕腳的從古墓邊上摸到了洞口,正好兩個小兵根本就睡在洞口的營火邊,睡的熟到翻天了可能也不會醒來,兩人搖了搖頭摒住呼吸躡手躡腳爬進了洞口。

  這洞也就是當年古清他們一夥人逃出來的那個洞口,只是考古隊已經將落石都清理乾清了,邊上也用粗木條加固了不少地方,這倒省去了不少麻煩,不然照當年蹋下來的那個情況,兩人估計也要挖上一個月才能挖通這個洞口,想到了這裡兩人還真是慶幸的捏了一把冷汗。

  沿著黑暗的墓洞爬行了一段時間,古清就拿出準備好的兩支小型手電筒,一支交給了常三徒。剛為了怕被外面的人發現,所以一進洞不能馬上開手電筒,只能在裡邊爬上一段距離後才能用上照明設備。有了光亮以後兩人自然的加快了腳步,墓道清理的很乾淨,這座古墓也不是很大,才走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當年古清找到大量陪葬品的墓室中,只是現在所有的明器都已經被搬空了,也不知道是被國家收去了、還是被其他的盜墓賊給摸走了…

  但既然又回到了這個謎團的起點,這樣的結果本就都是早已料到的,兩人也不灰心,反正明器並不是他們此行的目的,而是要找尋有關這本古書的一切線索,能用的時間剩下不多了,兩人分工一個從地上找、一個從牆上摸,看看會不會留下什麼特別的機關或是文字,能夠幫助他們找尋任何線索。

  才找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常三徒就在地板上找到一塊奇怪的墓磚,雖然地上每一塊墓磚都長的差不多,但這塊墓磚位在墓室的角落,照理說一般正常人本來就不會在家中的角落處活動,更別說這裡還是一座古墓,理論來說封墓的那一天起就不該會有人進來了,但是位於角落的這塊墓磚中間卻異常的光滑,甚至還微微向下凹了一點點進去,好像有人常常用力去踩他一樣!

  兩人一商量,陷阱的話絕對不可能常常去踩,這座古墓有極大的可能!在他封墓之時有人還有辦法隨意進出,而且在建這座古墓時事前一定有相當詳細的規劃,所以才會把這種奇怪的機關規劃進去,於是兩人想了想之後,決定鼓起通氣來試試這個機關!

  古清一個起身,用右腳踏在了那塊墓磚,慢慢的將全身的力量一點一點的放上去,一直到幾乎半身的力量都放上去的同時,那塊墓磚突然稍稍下降了一些些,同時在旁邊的那牆磚竟然向裡翻了進去,露出了一個不小的空間出來,原來這面牆的一小部份竟然是空心的,裡面竟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夾層!看來這次回來果真沒有白跑!兩個趕緊低下頭拿著手電筒照去,只見裡面還藏有一口木箱,古清伸手進去將木箱也拿了出來,沒想到份量還不算輕,兩人又再墓室裡來來回回找了一圈,確定沒有再有類似的機關後,棺人才提著木箱離開了墓室。

  到了洞口後,古清先爬出去看看清況,那兩個小兵還在睡,於是向後打了個手勢要常三徒出來。兩人離開古墓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兩人提著一口怪異的木箱又身穿黑裝束,一時之間也不敢就這樣回飯店,於是遠遠的避開了巡哨的位置,在樹林裡找了一塊比較乾淨的地方窩著睡了一下,幸好古清還帶了一點口糧跟水,兩人分著吃了一些,就在原地一直等到了半夜才敢偷偷回到飯店。

  經過兩晚的折騰,總算沒有空手而回,到了飯店簡單梳洗一下之後兩人誰也睡不著,在山上的時候怕節外生枝,所以誰也沒敢說要在山上把木箱打開,現在回到了飯店關上門,誰也不會知道他們在裡面做什麼。因為不知道這木箱會不會也藏有什麼機關,搞不好冒然打開會有飛針射出來,或是打開的方法不對會讓裡面的東西全都毀掉,以前的古人什麼不行,就做這些個玩意特別厲害!兩人不敢大意,在木箱上東摸摸、西捏捏,就是不敢打開它。

  這是一個長型的深色木箱,看不出來用什麼木頭製的,上寬下窄,兩邊各有一銅製的提環,箱子上似乎雕有一些精美的花紋,但年代久遠已經看不太出來雕些什麼,木箱子上有個鎖扣但是沒有上鎖頭,輕輕一扳就能打開。

  該來的還是要來,幸苦了兩個晚上才偷回來的箱子總不能連打開不敢,於是兩個各搬了一張飯店裡的桌子、椅子擋在身前,而常三徒找了兩支三角衣架拆開捲成一條長鐵條,慢慢的將木箱的鎖扣打開,再將木箱子給推了開來。木箱一下子輕輕鬆鬆就被打開了,當然沒有任何飛針還是機關,兩個趕緊丟了手上的桌椅湊到木箱前面一看,天啊!怎麼又是這玩意!

← 【後見之明】中間人效應 【後見之明】樹大必有枯枝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