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帶頭大哥實在納悶的很,於是伸手想將這小弟手上的書拿過來看看,但沒想到這小弟的人雖已死,這手卻依舊牢牢緊抓著這本舊書,讓這帶頭大哥花了好一番力氣才把他的手扳開,才將這舊書取了下來!但才取下來的瞬間這帶頭大哥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似的,一時又呆楞在原地。他仔細了翻了翻這本書,又將這書東折西折、東翻名翻,又再度露出了大惑不解的表情。

  這書看起來實在有些年份了,但是一般古墓早已與世隔絕已久,一直以來這古墓中的空氣都呈現毫不通風的狀態,通常古墓在開啟的瞬間任何紙張、壁畫、書本之類的東西都會迅速風化,但這舊書卻完全沒有損毀的現象,甚至看起來還堅固如新,字跡也都還清晰可見,這樣的事情他可還是頭一次遇到!想來這本書肯定有什麼特別之處,但一時也顧不上細看,也就隨身留了下來。

  之後回到了四川沒多久便碰見了這賣書人,這帶頭大哥覺得這本書他自己也找不出什麼特別之處,裡面的內容更是有如天馬行空、胡言亂語活像本怪異的騙人秘籍,於是就將幾件小樣些的明器包含那本書都讓賣書人收了,之後就輾轉賣到了那人手上。

  總算是讓那人打聽到了這古書的源由,二話也不多說,硬是讓這賣書人把攤收了,拉著他上館子去請了他一頓,把賣書人給灌了個老醉之後讓他把那幾個盜墓賊的下落也打給聽了出來。原來自從那件事之後這小賊團也成不了什麼氣候了,才五個人下地幹活實在太危險,加上大夥碰上那麼大個事,命能撿回來已經算是萬幸了,實在是不敢再做這倒斗的活,於是大夥將帶出來的明器快速脫手給最近的幾個買家,從此也就洗手不幹了,而那帶頭大哥將得來的錢財分的清楚後,也學著幾個“前輩”在附近做起了古玩小商販專收那些剛出土貨。

  當下問明了那帶頭大哥的商販所在,當晚隨便找了個旅館住了一晚,隔日一早就叫了車直往帶頭大哥的鋪子所在。

  到了地方後,先在外頭稍稍打量了一下這帶頭大哥的店鋪,雖然門面並不寬,但是卻佈置的古色古香,看來倒是有些個派頭,不過比較讓人訝異的是,剛在計程車上說了這帶頭大哥的鋪子的所在,那司機大哥竟馬上就知曉了,連那帶頭大哥姓啥名什都知道!那帶頭大哥姓古,單字一個清,在這做生意的司機都知道他。

  原來這古清當年洗手不幹之後,用當時到手的那筆錢財收了不少好東西,碰巧又趕上了幾個亮眼的大戶,一下子就開了高價將東西轉手又全收了過去,這一來一往就讓古清的本錢翻了好幾翻,加上下地幹活多年,見識著實不淺!在收東西的時候總能撿到些個大便宜,於是才沒幾年的時間古清這小鋪子的名氣就打開了!

  剛本來風風火火的趕來,結果到了鋪子門口一時間倒也不知如何進門開口,畢竟自己不是來買貨的,只是想要問問當年得到那本書的一些細節,如果可以讓他問到那個古墓的位置那又更加好辦了!

  就在他徘徊門前猶豫不定時,鋪子的大門正好打開了,從裡頭走出了一名年約四十多歲的男子,一下子兩人對上了眼,也不知突然間那來的勇氣,那人一個大跨步就來到那男子身前,猛然開口就問對方是不是當年的帶頭大哥古清,那男子也是被嚇了個一大跳!一看來人並不相識,結結巴巴說不上一句完整的話,那人看眼前這的男子認也不是、不認也不是,當下心一橫就把那本古書從懷包裡拿了出來,結果那男子一看見了那本古書眼睛突然瞪的老大!一把就抓著他往鋪子裡去。

  到了鋪子裡,那男子一把將他推到了椅子上,並直接表明了身份,這男子就是當年那帶頭大哥古清沒錯。這古清也真是個精明的商人,一下子便猜出這人肯定是向那擺攤人買去了這本古書的買家,只是猜不出為什麼會帶著這本古書找上門來,不過這些年想像他一樣幹倒斗的活的人不少,倒是有幾個毛頭小子不知道從那打聽來他當年的老本行,紛紛上門來前來討教,倒是全讓他給轟出了門外,如今古清他想這人可能也抱著同樣的心態,只是那人帶這這本古書前來,卻讓他打從心裡有份不安的感覺,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轟他走,乾脆心一橫就把他給拉進門了。

  兩人大眼瞪小眼呆坐了一陣,那人突然也說明了自己的身份與來這的源由。原來那人叫常三徒,來這並不是要找麻煩,而是想要知道這本書的來源,他認為這本書絕對不是一般的古書而已,相信在發現這本古書的地方肯定還有留下什麼線索,能夠為這本書的來歷指出一個方向。

  而古清當時得到這本書的時候也曾有過許多疑惑之處,老實說那麼多年過去了,什麼都能忘記但獨獨就是對這本書掛懷至今,這實在令他納悶不已,如今這古書又再出現於他的面前,也許真是命裡該有此一關,非得要他完成什麼不行?然而古清也坦白的表明,當年挖出這本書的那座古墓早已被政府給開發了,在還沒開發之前也已有不少的同行先後幾進宮了,還能留下什麼線索他可完全不期望,但不論如何,他自己多年以來也一直想要回到那座古墓,如今也許是時候到了…

  雖是第一次見面,雖不算是一見如故,但兩人卻就這樣一直細談至深夜,而古清也就讓常三徒在他的鋪子裡留宿了一夜,隔天一早古清就回到他舊時幹活時的隱秘倉庫,雖然倒斗的活多年不幹了,但是當年吃飯的傢伙卻也捨不得變賣,沒想到放到現在還真有他重出江湖的一天!

  將下地的工具裝上貨車後,就將這些傢伙都拉回了鋪子裡,就在鋪子的二樓上邊跟常三徒一邊商議,一邊教常三徒這些工具的作用,這些東西雖然老舊了,但是比起現在的工具倒是異外的堅固的多了,果真以前東西的品質還真的不是現在的山寨破玩意能比的!古清將所有的東西分類後,再挑幾件最輕便又實用的傢伙分成了兩堆,一堆塞進了自己的大包裡,另一堆則塞進另一個大包推給了常三徒,這次的行動不是真要去倒斗,只是想要回去現場找尋一些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況且兩個人而已,不需要帶上太多物品,以免引人懷疑。

  古清和常三徒將準備好的物品提下樓後裝上車,古清又打了幾個電話請相熟的人來替他看著鋪子,其實老闆不在生意自然不會有什麼光顧,所以也只是把門上鎖後請人偶而來看一下而已,以免裡面有不少貴重古董引得賊星上門了!

  兩人當日就風風火火趕到往了雲南,三日之後!兩人來到了進山前的最後一個城鎮,準備在這裡進行補給修整之後過兩日後就進山,照以往古清進山的習慣,總是會在鎮上多留兩日,這兩日就用來打聽附近的情報,比如最近有沒有出現什麼可疑人士大包小包的想進山,那就有可能是同行要來搶墓了!或是政府的官員突然多了幾個外來的,這說明古墓可能早就被政府發掘了,大家自然不會笨的到去跟國家搶生意!

  沒想到古清才出門草草晃了一圈,竟然發現這附近不但滿是官員,竟然連大部隊都已經進駐了!

← 【半忙主義】堅持與彈性 ─ 傳統戲劇如何走向未來? 【後見之明】止於智者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