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今天文章一開始,我想要先向禮拜二於桃園新屋的火災事件中罹難的六位英勇的消防隊員致上最高的敬意;我們之所以能夠安居樂業、平安生活,就是因為有許多堅守岡位、犧牲他們生活、家庭、甚至是生命的這些人,一直在守護著我們;六位消防隊員的犧牲,我們希望可以喚起些什麼:喚起政府對消防人員的重視、對公共安全的重視、喚起人民對這些堅守崗位的公務員們應有的尊重與鼓勵。由衷希望,這樣的悲劇可以不要再發生。

而今天的主題,我要和大家聊的是一種「溫度」;也許聽起來很抽象,但卻也是與我們生活中最接近、最有感觸的。
上個周末,我一連兩天分別參加了兩場告別式,從兩場告別式中,我有很深很深的感觸,那就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溫度」。
我常常在想,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所以會有喜怒哀樂、之所以會有愛恨情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是有「感覺」的,在這些「感覺」的驅使下,我們能夠去感受到每一個人的「溫度」;那種「溫度」並不是真正需要透過肢體接觸,才能讓你有所感受,有時候也許就只是簡單的問候、不經意的關心,我們都可以從中獲得到溫暖,這也是我認為身為一個人,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溫度:一個前人留下的軌跡與脈絡。

長時間投入在文化工作上,我所追求的也就是這樣的「溫度」。
文化之所以被稱作為「軟實力」,原因就在於,雖然他是軟性的,卻充滿著「溫度」;這樣的溫度可以帶著我們去探尋一個歷史的軌跡,從裡面找到屬於這個地方的故事,甚至我們可以透過這些看起來生硬的建築、文物或是它所存在的一個活動、儀式,讓我們更認識自己,認識自己所生、所長的這個地方的過去,甚至從這樣的脈絡當中去找到未來...;它不像是機器,冰冷、沒有感情,它是溫暖的、豐富的,這是文化的特色。

我們再進一步地來說,文化是什麼?我認為文化是一種生活的軌跡,正因為它是生活的軌跡,我們才能夠從這當中感受到它富有人性的感受、也正因為她是生活的軌跡,我們才能夠從這當中去感受到前人所留下的溫度。長期以來,我們在推廣文化運動、我們積極的參與古蹟、歷史建物的保存運動,我們心裡所想的,也就是希望可以將這樣的軌跡、溫度保留下來,讓後面的每一個人可以了解自己的根、感受前人與我們一起為他們留下的溫度;對我及許多文化工作者來說這不只是理想,這更是我們現在每一天努力在做的事情。

前個周末我所參加的兩場告別式,更讓我充分的感受到「溫度」對一個人來說是何等的重要。

冰冷的的告別式,留下的是更多的遺憾。

對於告別式,很多人的刻板印象就是冰冷、哀傷、沒有生機的。
我必須承認,過去的我也是一樣的感受;但是過去半年以來,我慢慢地對這樣的想法有所改觀,並且開始真正的去了解「告別式」的價值與意義。
我在上周參加的第一場告別式,是我在文化路上非常重要的夥伴的告別式;正值壯年的他長期投入在自己熱愛的文化設計工作當中,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健康可能已經出現了狀況;在十二月的某個禮拜五的會議上,前一分鐘還在高談闊論著自己對文化創作的理想,後一分鐘即突然倒地不起,一個對未來還充滿著理想與抱負的設計師就這樣離開了我們。

這個設計師一生寬以待人、嚴以律己;對他的工作、對他的理想他是用「專注完美、近乎苛求」的態度在執行的。儘管有了妻子、小孩,他依然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專注著他所追求的完美,原因除了那惱人的完美主義外,更重要的是他始終希望透過他的作品可以為他所熱愛的這片土地做些什麼;這些年,他不只單純專注在自己的設計作品上,他更為了貼近這個社會、這片土地,他積極的參與各種的社會運動:反大巨蛋、反核四、大埔張藥房...;他將他的設計也融入了這些元素,因為他不希望他做出來的作品就只是個冰冷的物品而已,他希望可以將他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與熱情都藉由他所設計出來的作品,傳遞給每一個人。

我想,朋友、家人們也希望將這份情感繼續傳遞下去吧!這場告別式我們不稱為告別式,我們當他是一場餞行會;為一位我們的好朋友餞行,因為他要展開他人生中另一場生命之旅了。

那天,我來到了餞行會的現場,來自全台各地文化界、設計界的朋友都一起來送我們的好友遠行去了;會場兩旁,是我們的朋友歷年的作品集、正前方大型的照片,他依然專注在他的設計工作之中、董陽孜老師為這位朋友餞行會寫下了四個字的主題大字就在照片旁;氣氛難免哀傷,但大家是帶著祝福來的。
這場餞行會的現場設計大部分是由設計圈的朋友操刀,儀式的執行則是由國內三大禮儀集團之一執行;整場餞行會下來一個小時的時間,不但感受不到一個人的溫度,甚至過程中漏洞百出,差點連思念的氣氛也都要被破壞殆盡了;首先在三個短片的播放中,有兩部片子在播放中出現了問題,現場只好倒帶重來、家祭時,家祭代表都還沒有全數完成捻香的儀式,司儀在搞不清楚狀況當中匆匆的結束了這個程序,留下錯愕的代表們在下面議論紛紛,最後才又急忙的亡羊補牢、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司儀在餞行會的過程中一度情緒失控,改由其他人上場代打,完全失去了一個專業禮儀公司應有的專業。
一場本該是傳遞溫暖、傳遞情感的餞行會,在這樣的忙亂中結束。

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想的是,我這位夥伴一生是這樣的要求完美、對每一件事的要求是如此的精準到位;但在今天這樣一場為他送行的餞別會中,這個執行單位卻是這樣的草率、不認真;如果,今天這樣一場餞行會,我的這位夥伴真的看的到,那他心裡會做何感想?我相信在場的家屬也好、朋友也好,當下也許都在一種哀傷的氛圍之中,但是未來某一天,當我們大家想起我們的朋友、家人時,發現在他人生中最後的旅程中是這樣的冰冷、是這樣的不富感情、是這樣的匆匆忙忙、是這樣的慌慌亂亂...,是不是在我們大家心裡都會留下那一些些的遺憾呢?我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但是遺憾已經在我心裡面留下。

儘管哀傷,也不該是冰冷。

在這場告別式之前,我在去年五、六月的時間與兩位小夥伴準備成立自己的公司;因緣際會下,我們接了一個小型禮儀公司的品牌形象案。我其實一開始很苦惱,因為我覺得在這一塊領域上我完全沒有接觸過,甚至我很害怕去碰觸到這樣的內容。但是,秉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念頭,我開始一步一步地去了解這個業態,同時慢慢地敢去接觸這一類型的內容。

我必須說,因為這個案子我得到了許多。我看到一間與眾不同的禮儀公司,他打破了我對這一行的刻板印象,他讓我看到的是一種價值、是一種信念;而感受到的就是溫暖與人性。
我用幾個月的時間,以旁觀者的角度去觀察這裡的一切,我發現來到這裡的每一位家屬都像是回到家一樣,感覺是親切的、是沒有距離的,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與溫暖在這裡特別容易展現。
一月初,這個禮儀公司為過去他們所有服務過的家人辦了一場祈福法會,許多人都來參加了,我穿梭於會場中,看到一幕幕令人感動的畫面,我感受到那不是一個廠商與各戶之間的相處模式,他不是客套的、不是有距離的,而是一種類似家人間的互相關心:「爸爸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啊?」「孩子功課還好嗎?有沒有什麼困難啊?」、「上次那道菜很好吃,要怎麼做啊?」、「看起來很累,要多休息啊!」...,一切、一切都是那樣的自然而真誠,沒有一點的矯情、造作;我開始越來越對這個團隊感到好奇,我在心裡默默地問我自己:為什麼他們那麼不一樣?

上周,為了更了解這個團隊,在經過同意下我到了一場告別式的現場;前後兩天的對比很容易被凸顯出來,我和這天告別式的主角完全不認識、對他的家人也不認識,但是這一天我感受到的是現場每一個人充滿著祝福外,更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不分你我的那種很接近、相互關心的感受;沒有慌張忙亂、沒有倒帶重來、也不再只是冰冷的儀式與語調,在整個儀式即將結束的那一刻,我感覺有一道光射入了現場,祥和、溫暖、祝福。我看到了家人對這個團隊完全的信任,他們的眼神裡面縱然充滿了哀傷,卻也有滿滿的感激...。

我開始真正的相信,告別式不該是冰冷的儀式,而是具有溫度的祝福與情感;當我們在這樣的儀式現場中感受到的是溫暖、是祝福時,我相信我們的朋友也將是帶著這樣的溫暖與祝福往他的下一個旅程中前進。

文化就是生活中的一部份。如果生活是有溫度的,文化為什麼不會有溫度。

文化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份,人的生、老、病、死自然也是文化的一環。
我們一再地強調,這是一種生活的軌跡,是一連串的過程;在這當中,我們將透過文字、圖像、音樂、建築、儀式...,透過一切一切將她們記錄下來,讓她得以流傳,讓後人得以追尋。告別式是一個人在生命旅途中最後一個儀式,因為這個儀式我們希望讓往生者得到祝福與安息、希望讓還在世的每一個人得到釋懷與安慰;如果說,這樣的一個儀式是冰冷的,未來,我們會願意去回憶她嗎?
我始終相信,每一個人對於冰冷、沒有感情的事物將會抱持著恐懼;我們不會去懷念那種恐懼,但卻會去追憶那樣的溫暖;也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深刻感受到溫度的重要。

重新相信:溫暖,一直都在。

好多年前,當我還是學生時,我曾深受這支廣告的感動;我一直想像著,如果告別式可以彌補一個人一生的遺憾,那應該也是值得的。但當我參加過人生中第一次朋友的餞行會後,我不但沒有從中得到安慰與釋懷,反而獲得更深的遺憾,我開始懷疑在這樣的場合中,也許永遠不會有溫暖;或許,我的朋友是要告訴我,溫暖是存在的,所以才會在我參加了他的餞行會後,馬上讓我有機會親自感受到另一場有溫度的告別式;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他還在繼續的給我意想不到的想法與感受、讓我感受溫暖。

← 【半忙主義】從選秀節目盛行來看流行音樂界所面臨的挑戰。 【後見之明】能軟要先能硬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