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位於臺北市重慶北路與南京西路的交叉路口的台北圓環屹立在此已經九十多年了,然而比較起過去建成圓環的榮景,現在的台北圓環歷經多次經營策略的轉換,依然無法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生存法則;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長之際,這個歷經改建、轉型、失敗的台北人記憶究竟該何去何從?從庶民小吃走向流行夜店,圓環究竟應該用什麼樣的風貌見人?又或者是,圓環難道非得走向拆除的命運嗎?身為出生台北、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我,實在不忍看到一個台北人的記憶繼續的凋零,但是在現行各種經營策略中,我倒是有一個不同的想法,也許可以一試。

1960年代,台北建成圓環全盛期的模樣。(圖片來源:張 哲生【不如拆掉建公園!回顧台北建成圓環歷史】)

要解決圓環的問題,必須先認識圓環。

圓環成形於1908年,本為一圓形小型公園,中心為空地,周圍遍栽七里香,榕樹等。淡水線鐵路開通之後,該地成為大稻埕腹地,攤販聚集。

日治時期為臺北市最重要小吃夜市的圓環,雖曾於1943年台北大空襲期間,變成防空蓄水池,不過1945年日治時期結束之後,恢復了小吃容貌。1980年代之前,台北圓環都一直為台北重要地標之一。

隨著臺北鬧區東移,多為違章攤販組成的台北圓環漸趨沒落。1993年及1999年圓環兩度大火,至此接近荒廢達十年之久,直至2002年在馬英九市長任內,由李祖原建築師事務所設計、耗資兩億元新建的「建成圓環美食館」,以美食小吃街型態重新開幕。重新開幕後的建成圓環, ,但因玻璃帷幕設計不良、又原本圓環內知名店家均已自立門戶,沒有進駐,故造成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不但二樓無法利用,原本進駐於一樓的20攤攤位,僅存6攤,並嚴重虧損。

在各方考量下,2006年7月,建成圓環正式歇業。2008年,臺北市政府宣布建成圓環內部將重新規劃並更名為「台北圓環」,於2009年6月22日重新開幕,但因向北市府承租的華旭公司和實際負責經營的流水席公司,在租金認知出現歧異,二房東華旭公司主張圓環新增頂棚工程費應由承租的流水席公司承擔,因而片面將租金由每月新台幣25萬調高至50餘萬,雙方因此步上法院,導致於2011年5月1日再度熄燈歇業。2012年4月9日由余湘及聯廣集團主導重新開幕。

從地緣關係來看圓環所面臨的問題。

了解了圓環的過去,我們還必須了解圓環現在的狀況。

從地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緊鄰台北圓環現在有四塊重點區域會對圓環的經營策略造成影響。
第一個是距離圓環最近的紅色區塊:寧夏夜市。

過去的建成圓環是以小吃作為特色,但是時空環境的轉換,為什麼圓環小吃榮景已不復見?

建成圓環夜市成立於日治時期(1921年),是老台北城最重要的小吃夜市,裡頭販賣的魚翅肉羹、魯肉飯、肉捲等傳統小吃,滿足了不少老台北人的口腹之慾...。馬英九重建後的建成圓環於2003年以美食小吃街型態重新開張,不過原本圓環內的一些知名老店家,包括萬福號(割包、潤餅)、三元號(魚翅肉羹、魯肉飯)、龍鳳號(魚翅肉羹、肉捲)等,早已遷至鄰近重慶北路上開店營業,因此皆沒有進駐。

張哲生在【不如拆掉建公園!回顧台北建成圓環歷史】一文中直接明瞭的點出問題所在。
圓環重建後的首要問題出在:具有影響力的指標性商家已另起爐灶,讓新的圓環少了過去這些老店家的奧援,自然無法再像過去一樣得風風光光了。

除了老店家轉換陣地變成競爭對手以外,一條南京西路對面的寧夏夜市更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距離台北圓環最近的公有停車場位於寧夏夜市內的蓬萊國小,民眾將車子停在蓬萊國小後勢必得經過寧夏夜市才能到達圓環;我們試想,當我們停了車、走出停車場,面對的是寧夏夜市中滿滿的小吃攤販,難道我們還真會執著於台北圓環中的小吃嗎?又或者是,當我們看到寧夏夜市內新穎的小吃類型,我們真能不受誘惑的去嘗試一番?更別說寧夏夜市還是被台北市政府認證過的三星級優質商圈,無論是在哪一個環節,勢必對台北圓環的經營都會造成實質的影響。

其次是位於火車站附近的綠色區塊:後車站商圈。

後火車站對圓環的影響又是如何?
我認為,如果後火車站的人潮可以順利地往圓環帶來,對台北圓環的經營一定是加分的;然而,要將後火車站的人潮成功吸引到南京西路上,恐怕又是一個大難題。
目前,後火車站商圈店家大多以長安西路為中心,東西向往延平北路、太原街兩端擴散;以商圈店家密度來看,到了天水路附近的店家已經很稀少了,重慶北路縱然是後火車站商圈的重要道路,但在長安西路以北的商家也逐漸減少,人潮並無法有效帶往此處;唯一還有機會的是太原路,長安西路以北來看,唯有太原路上的店家有繼續向南京西路延伸,但問題在於儘管是周末假日時間,晚上七點後這一帶的店家就陸續打烊了,造成最精華的時段人潮卻沒有辦法順利地向圓環延伸。

根據實際的觀察我們會發現,晚上七點以後,後火車站商圈的人潮主要聚集在華蔭街一帶,這時候的人潮會逐漸往承德路的京站轉運站及市民大道上的台北地下街過去,最後人潮就有可能沿著地下街的動線向台北車站或中山南西商圈而去;反觀未有地下街接引的南京西路、重慶北路一帶,在地面上的店家無法活躍的帶動人潮的狀況下,自然無法成功地吸引民眾人潮進入。

第三個是在南京西路底的藍色區塊:大稻埕迪化街商圈。

大稻埕、迪化街商圈距離圓環的位置事實上是比較遠的,但我認為這一區塊的商圈特性是最能夠與台北圓環進行連結的,因此將此商圈納入對台北圓環經營策略的考慮因素之一。後面,我們將會透過商圈特性的連結,將台北圓環與大稻埕街區進行連結。

最後是捷運中山站周遭的橘色區塊:中山南西商圈。

如同前面所說,後火車站的人潮是有可能往南西商圈聚集的,因此南西商圈對台北圓環的經營勢必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舉例來說,現在台北圓環的經營方式從「小吃」轉換成「夜店」,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目標客群的改變,如果說現在的經營方針是要吸引年輕族群往圓環靠近的話,南西商圈所扮演的就是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了;要如何讓人潮跨越承德路,一路導向台北圓環,這一段路上勢必要進行改造,讓人潮可以有效地引導過來。

小吃、美食難道是唯一的出路?

要解決台北圓環的第二個問題,我們要問難道小吃、美食是台北圓環起死回生的唯一出路嗎?圓環非美食不可?我覺得這皆是解決圓環問題最重要的關鍵。

我找了一些有關台北圓環過去重新經營的新聞片段,大部分的經營團隊還是將圓環定位在「美食」的角度上;這些經營者們會有這樣的想法並不令人意外,畢竟圓環過去就是以「美食」起家,大家自然會希望用食物跟圓環做連結;然而就像我們前面所提,圓環已經有一個最主要的競爭者「寧夏夜市」了,如果寧夏夜市沒有被消滅之前,圓環要以美食作號召重振旗鼓想必是有其困難性的,因此我認為圓環的經營已經不能再以過去的想法;圓環若是要有機會翻身,勢必要跳脫以美食作為號召的策略方針,唯有如此圓環才有機會脫胎換骨。

然而,跳脫了美食要如何保有圓環的特色,讓大家依然可以感受到圓環過去的榮景呢?我認為曾經有一度,圓環經營者的方向是對的「美食文化館」。我所認為的美食文化館與過去經營者所經營的美食文化館其實本質上還是不同的,過去的美食文化館希望透過「復刻」的方式將美食呈現,終究它的本質還是脫離不了「吃」這件事;但是我認為的「美食文化館」應該是要完全跳脫「吃」這件事,讓圓環成為一個真正的「文化館」才對。

經歷了九十多年的歷史,圓環記錄著從日治時期帶現代社會的餐飲歷史,甚至經歷了小吃、辦專、酒家菜...的歲月,要完整呈現這一段的文化、歷史,圓環是最適合的地方。

用文化的面向,連結歷史、飲食、流行。

前面我們提到,大稻埕街區與迪化街商圈是連結圓環的重要指標之一。原因在於大稻埕街區擁有豐富的台灣文化記憶,包括永樂市場、霞海城隍廟、迪化街...,大稻埕街區是目前台北市裡面最完整的文化輪廓,未來如果我們可以加入飲食的文化想像,將這樣的歷史輪廓延伸的台北圓環、寧夏夜市,勢必會讓這樣的一個街區輪廓更加完整、更加多元;同樣的,藉由圓環作為中介點,讓老大稻埕與新南西有機會碰撞出屬於歷史與流行的花火,這一個區塊將會是台北市最富競爭力的文化區域。

連勝文一年前選擇在圓環展開他的台北市長競選之旅,最重要的想法在於「翻轉東西軸線」。
然而,東西軸線的翻轉並不是蓋大樓、搞都更;所謂的東西翻轉應該是要讓新與舊有機會整合在一起,創造出不一樣的想像與價值才是;圓環位於新與舊之間,坐落在一個最合適的位置上,勢必將成為東西翻轉裡面最重要的角色,如果當能成為一個文化館的角色,也將會使台北的文創能量順利地向西延伸,這才是圓環重生的最大價值。

拋開所有的立場不談,若是圓環的重生能實現,未來包括士林夜市以及即將拆除重建的南門市場都可以依造其定位特色轉變成不同文化軸心,讓台北的文化改造有機會進行,這才是一個城市要進步的關鍵故事。

← 【後見之明】做人不能太「靠勢」 【後見之明】從一塊豬排說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