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27歲的屏風表演班在今年四月劃上了休止符。
剛出生的屏風特攻,接手屏風未走完的路,一步一步的繼續邁開步伐、向前進。

在國修老師離開以後,屏風表演班決定無限期地暫停演出;屏風雖然無限期地暫停演出,卻不代表屏風就此結束了在台灣劇場界一切。國修老師的兒子李思源在國修老師離開前就決定將國修老師的劇本翻拍成電影作品,第一部作品就選定屏風表演班的第三十三回作品《北極之光》作為急先鋒。

劇場演出和電影演出是不同的。
你會理所當然地認為許多劇場硬底子演員是金馬獎的常客,但其實這都是一個誤會;今年第51屆金馬獎的入圍名單中就有兩位硬底子的劇場演員入圍,郎祖筠及金士傑,但這其實都是他們第一次入圍金馬獎而已。除了他們本身就較少在電影作品中演出以外,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劇場演出、電影演出、電視演出其實都是不一樣的。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這次在《極光之愛》的選角上也不是完全鎖定屏風的老班底;電影中,除了樊光耀、王月、季芹及楊麗音等少數屏風出身的演員外,宥勝、楊丞琳、林柏宏、林妍柔、李運慶及魏蔓等重要演員都是未接觸過劇場演出的演員。很多人會擔心,通常在劇場演出的動作、效果都會比較誇張,會不會讓整部電影看起來不自然;但也許是因為這組演員名單的關係,反而很少讓人覺得有不合理的地方。

電影與劇場另一個不同的地方則是在於場景上的效果。
在劇場中,場景通常都必須倚靠大型道具的製作與燈光設計相互搭配,讓場景特色得以呈現;然而受限於劇場舞台的關係,很多場景還是很難呈現出完整的面貌。當劇場的劇作轉變成電影方式呈現時,就比較不會受限於舞台的關係讓場景變得不真實;因此,當屏風決定將過去舞台劇的作品開始一部部變成電影作品時,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非常令人期待的。

回歸到作品的劇情來說,我相信屏風的劇迷對這部作品的劇情不會太陌生;儘管《北極之光》在屏風的所有作品中並非最熟為人知的作品,但是卻是在屏風的所有作品中,最令人深刻的作品。《北極之光》之所以令人深刻,在於作品的內容敘述著「約定」、「等待」、「錯過」與「原諒」;這樣的議題雖然簡單,但就是因為他的簡單、就是因為他貼近一般人,所以令人深刻。

枝微末節並不是不重要的記號。

以一部電影來說,這部電影有許多「令人感到多餘」的細節。
為了讓整個劇本看起來是豐富的,李思源加入了許多橋段在電影裡面:像是薑絲湯、一千個記號流浪地圖、富貴角日出、交往合約、集點券、做了記號的咖啡...等等。也許有人覺得這些細節有點不真實、有點枝微末節、太不重要了;但是我倒認為這些讓人感到枝微末節的操作,反而看得出導演在劇情操做的用心。一碗薑絲湯,將張北川和艾莉莎這對沒見過面的父女深刻的連結在一起、一杯做了記號的咖啡則殘忍的將艾莉莎與YOLO之間的情感畫上休止符;這些枝微末節如果是無意義的存在當然是多餘的,但是正因為劇情的巧妙安排讓這些枝微末節更顯現其重要之處。

在令人深刻的劇情中,李思源不忘了學習他老爸,適時加入一些笑哏在劇情中,營照出這一刻讓你大笑,下一刻又讓你啜泣的情緒;這是屏風的特色,也是許多人喜歡屏風作品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比起近年來有些電影為了安插笑點而安插笑哏,《極光之愛》的笑點屬於自然、不留下痕跡的那一種,這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光是從這樣的劇情操作,我就覺得國修老師不會遺憾了。

巧妙的兩段對比戀愛。

感情戲是整部電影的重點,劇情操作上也有其高明之處,讓人感覺「這樣的愛情是迷人的」。
年輕的張北川(林柏宏飾)與王曉鳳(林妍柔飾)之間純純的愛,應該是李思源這個年紀不容易體驗到那種較為純情的愛情,那種光是要從比好朋友還要好的情感在進一步交往都需要經過許多掙扎、下定很大的決心的情感,與現在這種艾莉莎(楊丞琳飾)及YOLO(李運慶飾)之間大喇喇地愛有著極大的差異姓;李思源透過24年前與24年後相互穿插的感情戲試圖凸顯兩種戀愛觀的不同,雖然最後的結果都走向了分離,卻將24年前的深刻與24年後的直白做了最完美的對比。

艾莉莎在劇情的後面責怪母親王曉鳳(季芹飾)心裡愛著北川,他認為這是噁心的、這是不貞的;然而當他知道自己和YOLO及COCO(魏蔓飾)之間的感情,自己原來才是小三時,他卻無法簡單、輕易的放棄這段感情,還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挽回YOLO,又再一次的對比這兩段戀情之間的殘酷與真實。

不是喜劇結局的喜劇。

王曉鳳的初戀失敗了,因為他為了自己的妹妹離開了張北川到了美國和一個他自己不那麼喜歡的男人結婚。
艾莉莎的初戀也失敗了,因為YOLO在他與COCO之間,終究選擇了COCO。
你說,這是一個悲劇收場的結局嗎?我不這麼看。

王曉鳳終究到了張北川的世界去與他相聚了。
艾莉莎儘管在同一天失去了自己的母親和YOLO,但她終究選擇正視她自己的命運、正視她過去不願面對的那個心理的結。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艾莉莎早一點清醒不就好了嗎?也許他會及早脫離那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戀情、也不至於失去自己的母親;然而也就因為他讓自己失去了這麼多,也才讓自己知道該如何「置之死地而後生」。

你說,這是個悲劇嗎?
我說,這不是悲劇,這只算是不是喜劇結局的喜劇而已。

《極光之愛》是屏風從劇場走進戲院的第一部作品,如果說這是一部實驗性的作品,我必須說他是成功的。
未來,還會不會有更多的劇場作品走向戲院呢?我雖然不知道,但是我很期待。

← 【後見之明】MOOC的浪潮 【後見之明】做人不能太「靠勢」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