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這兩天沸沸揚揚的重大新聞無非是台北市文化局長的爭議了。
自從週二傳出柯辦已經確認台北市文化局長要由資深的音樂人倪重華擔任後,開始就是一連串柯辦的噩夢;從市政顧問紛紛請辭到遴選委員會相互間的內鬨,不經讓人懷疑究竟倪先生是一個怎麼樣的文化局長人選?為什麼會讓人如此的排斥呢?

人稱「倪桑」的倪重華年輕時先透過中影技術人員訓練班踏進電影圈,從攝影助理做起,曾擔任王童執導《策馬入林》的副導,後到日本進修攝影,返台入電視圈,和名製作人王偉忠打造當時紅翻天、張小燕主持的節目《周末派》,後因做節目又認識了滾石唱片老闆段鐘潭,在一九八七年創辦「真言社」,陸續挖掘林強、伍佰、張震嶽、豬頭皮、羅百吉、L.A.Boyz、亂彈等人。

以倪的專業背景來說,他是不是一個適任的文化局長人選,我認為現在還不好說;但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背景才適合擔任文化局長呢?我想也許我們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思考看看。

1998年,馬英九當選台北市長,上任初期的第一個政策重點就是設立台北市政府文化局;1999年11月,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正式成立,是全國第一個地方文化事務專門負責機構。

文化局長就要和「文化」有一定的淵源?

第一任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是剛剛才卸任文化部長的作家龍應台。龍應台在擔任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長任內的施政常與長期從事台灣本土文化運動人士意見相左,以至於2003年2月,龍應台辭官,回到寫作;並由台大外文系教授廖咸浩接任。
2006年郝龍斌接任馬英九為台北市市長,起初文化局局長還是廖咸浩,一年後則由郝龍斌的大將李永萍接任;自此之後,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揮別了作家當政的歲月。
擔任文化局長後的李永萍持續受到郝龍斌的賞識與重用,2009年升任台北市副市長,同時兼任文化局長,直到2010年才由當時的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謝小韞接任文化局長。
謝小韞接任文化局長的時間並不長,因為在接任文化局長後不久,謝小韞則被質疑涉入北美館的圖利案,引發藝文界人士重大的不滿,連聲要求謝小韞下台;終究在2011年8月由實踐大學助理教授鄭美華接任;也許是不適應官場文化吧,接任文化局長六個月後鄭美華閃辭,由長期關注文化議題的東吳大學副教授劉維公接任文化局長至今。

綜觀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從成立以來的歷任局長,說的上要跟「文化」打得上關係的局長大概是龍應台、謝小韞和現任的劉維公了;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這三位局長也都有其被詬病的地方,因此任內也出現過不少反彈聲浪。

更不用說,自1999年至今15年,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還曾經出現過「酬庸」性質的文化局長。
比起過去歷任的文化局長,以資歷與關連性來說,現在浮出檯面的「倪桑」或許沒有外界現在所說的那麼差。

然而,當然也不是說「資歷」與「關聯性」就可以決定一個人是不適合這個位置;想當年劉維公接任台北市文化局長時,文化界也曾經對他寄予厚望,然而劉維公擔任文化局長的這些年以來,台北市文化所受到迫害與忽視也並沒有更少;選前文化局針對青雲閣被地主與建商拆除及文萌樓爭議的大動作反應,我估計也是因為這是發生在選舉期間,因為在此之前台北市的文化建設依然沒有受到積極的保護。

從這些年來的觀察,我們可以發現的事實是什麼?
我們發現的就是,儘管是一個過去對文化議題積極關注的人擔任文化局長,他在遇到來自各界的壓力下都還是有可能會忽視他過去所堅持、所關注的;說白了,「文化」本來就是少數人關注的議題,對這些人來說在這議題上打轉、堅持是沒有選票的。

什麼樣的人適合擔任文化局長?

因此,在如此環境下,我認為文化局長的人選或許不是最重要的議題;最重要的議題將是「新的市長有沒有魄力告訴我們、告訴他的文化局長說:放手去做吧!去做那些對的事。」我認為這才是要改變文化局的關鍵。

當然,並不是說文化局長人選不重要。
文化局長人選依然重要,但是只要是有心要對台北市文化議題付出的人,他的經歷、他的能力有可能可以做好這件事情時,自然他就有機會把事情做好。張鐵志也好、李靜慧也好、倪重華也好,我認為都是不錯的人選。

外界所疑慮的是,倪過去的經歷主要都在影視音樂方面,難道不會太狹隘嗎?他真的能夠管理千頭萬緒的文化局業務嗎?
我覺得,過去的經驗與未來的作為,本來就不一定是必然的關係。

我所尊敬的兩位新聞局長。

已經被組織改造裁併的行政院新聞局,過去被視為國內影視音樂的主管機關;然而,歷任新聞局長往往都不是與這一方面有淵源的人。但是自我有記憶以來,我所尊敬的兩位新聞局長也在他們之中,一位是民進黨執政時代、現在剛當選桃園市市長的鄭文燦;一位是馬英九政府的第一位新聞局長、出生外交體系的史亞萍。

這兩位的經歷一個是野百合時代的學生代表、一個是標準外交系統出身的外交官,過去對影視音樂毫無淵源;他們之所以會擔任新聞局長,也是因為新聞局長久以來被視為政府的化妝師,影視音樂儘管是新聞局的業務範圍,也沒受到多大的正視,然而兩位新聞局長卻是在任內有真正關心到這一塊、並且不把這一塊當作選票經營的新聞局長,我一直覺得這是令人欽佩的。

也因為他們兩位,讓我深刻了解到:有心要做事,再怎麼不懂、再怎麼沒有淵源,事情還是做得好。

與其糾結人選,不如拋開過去、向前看。

沸沸揚揚兩天的文化局長人選議題,短時間內可能仍然無法平息。
柯P當選初期就說了:文化局長人選一定最難搞,因為文人相輕。
然而我卻認為,文化局長人選之所以難搞是因為過去在那黑箱裡面有太多因為局長為了省事所產生出來的既得利益者;在台北市政府即將改朝換代的今天,某些人為了自身利益要出來捍衛些什麼也不是不能被理解的;當這些過去的既得利益者出來喊著要捍衛程序正義時,我不免對此有些嗤之以鼻。(況且,哪有人在人選確定前不提出異議?人選確定後才出來亂的?)

我認為,最快平息這一切的方式,就是「放手幹、好好做」;只要過去那些黑些都被消滅了、未來不會產生新的黑箱,有誰會認為現在的文化局長人選不好呢?

← 【後見之明】從google Trend看台北市選戰 【後見之明】MOOC的浪潮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