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位於仁愛路、建國南路口的空軍司令部舊址,在今年三月空軍司令部正式遷址大直後,終於在這幾天定案成為台北市另一個文創園區,然而在已經擁有華山文創園區、松山文創園區的這一條軸線上,這一個新的文化園區是否真有其存在的必要?這一個文化園區究竟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我們今天就從台北文化空間的缺口來一起討論這個未來新一個文化園區吧!

空總舊址 將造文創專區

在台北市忠孝東路這條軸線上面,目前已經有兩個文化園區在此周邊了。
第一個就是位於忠孝東路二段、八德路口的華山文化創意園區。

華山文創園區的前身是1914(大正3)年的日本「芳釀社」,初期以生產清酒為主,並首創以冷藏式製造法克服氣候因素產製清酒,是當時台灣最大的製酒工廠之一,雇用員工達400人。至1922年(大正11年)台灣總督府實施「酒專賣制度」,頒布『台灣酒類專賣令』,實施專賣制度後先以租用再正式予以收購,改稱為台北專賣支局附屬台北造酒廠。1924年台北專賣局裁撤台北專賣支局,再更名為「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台北酒工場」,並改以製造米酒及各種再製酒為主。

1945年,戰後由國民政府接收,改名為台灣省專賣局台北酒工廠。1949年,因專賣局改制為菸酒公賣局,再改名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台北第一酒廠。早年生產價格低廉、以樹薯為原料的「太白酒」成為一般民眾日常消費的最愛。大約從五十年代中期,米酒的產量逐漸增加,酒廠配合政府政策,研發各種水果酒,開始了台北酒廠的黃金時代,甚至獲得「水果酒工廠」的稱號,也開啟了「台北酒工場」的黃金時代。至1975年再度改名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台北酒廠」,習稱「台北酒廠」,並沿用至今。

目前華山全區範圍共7.21公頃,園區內的建築是以廠區進行階段性的擴建,具有台灣近代產業歷史上的特殊價值與意義,其製酒產業的縮影不但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更見證了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時期的台灣酒類專賣的歷史。目前華山園區所保存完整的日治時期製酒產業建築群更是一座產業建築技術的博物館,兼容不同時期、不同類型之建築構造技術與工法,極具建築史學上的意義,也因位居市中心精華地段,又兼具都市整體發展的指標性意義。

但隨著經濟發展,位於台北市中心位置的酒廠,因為地價昂貴,加上製酒所產生的水污染問題難以克服,於是配合台北市都市計畫,於台北縣林口購地設置新廠。1987年4月1日,台北酒廠搬遷至台北縣林口工業區,華山作為酒廠的產業歷史故事也畫下句點。

其後1997年金枝演社進入廢棄的華山園區演出,被指侵佔國產,藝文界人士群起聲援,結集爭取閒置十年的台北酒廠再利用,成為一個多元發展的藝文展演空間。「省政府文化處」與「省菸酒公賣局」協商後,自1999年起,公賣局將舊酒廠委託省文化處代管,省文化處再委託「中華民國藝文環境改造協會」經營。台北酒廠正式更名為「華山藝文特區」,成為提供給藝文界、非營利團體及個人使用的創作場域。

精省後,華山藝文特區轉由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管理,亦曾短暫委託「橘園國際藝術策展股份有限公司」繼續經營,除前衛藝術展演外,也引入設計、流行音樂等活動。

2002年起文建會開始計畫運用閒置的酒廠進行舊空間活化再利用,同時為解決華山長期藝術表演權與公民使用權之間的爭議,乃整併調整為「創意文化園區」,作為推動文化創意產業之特別用地。後來經過一年封園全面整修,在2005年底結合舊廠區及公園區的「華山創意文化園區」重新開放供藝文界及附近社區居民使用至今。轉型之後便並針對周圍環境景觀進行改造,將園區規劃為包含公園綠地、創意設計工坊及創意作品展示中心的創意文化園區,目的在於提昇國內設計能力、國民生活美學,提供一個可讓藝術家交流及學習,甚而推廣、行銷創意作品的空間。

2007年2月文建會以促進民間參與模式,規劃「華山創意文化園區文化創意產業引入空間整建營運移轉計畫案」,並2007年12月由台灣文創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依約取得園區經營管理權利。

另一個文化園區,則是鄰近捷運國父紀念館站的松山文創園區。

建於1937年的松山文創園區,前身為台灣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
松山菸廠是台灣現代化工業廠房的先驅,同時也是第一座專業的捲菸廠。規劃時即引入「工業村」概念,重視員工福利,附設有完整的勞工福利設施,如:員工宿舍、男女浴池、更衣室、醫護室、藥局、手術室、福利社、育嬰室、托兒所等。興建時佔地18.9864公頃。建築風格屬「日本初現代主義」作品,強調水平視線,形式簡潔典雅,面磚、琉璃及銅釘均為特別定製的建材,做工精細,堪稱當時工業廠房之楷模。製菸工廠於1939年10月間開始開工生產,初期員工約1200人。

1945年(民國三十四年)戰後,台灣省專賣局接收松山菸廠,並更名為「台灣省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廠」。1947年,台灣省專賣局改制成立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再更名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專製捲菸、菸絲及雪茄等菸草製品。1947年至1948年間,產製樂園牌、無濾嘴新樂園牌菸,質優價中,頗受消費者喜愛;爾後陸續生產雙喜牌、無濾嘴寶島牌、克難牌、中興牌、勝利牌、珍珠牌、金馬牌、軟包長壽牌等40餘種香菸品牌,為台灣戰後最具代表性的菸廠。菸廠持續擴充增產,1987年達到最高峰,員工約2000人。松山菸廠年產值曾逾新台幣210億元,對國家財政收益貢獻非凡。

1998年,因都市空間規劃、公賣改制、香菸需求量下降、香菸市場競爭力下降等原因,松山菸廠停止生產,遷併台北菸廠,從而正式走入歷史。2001年,台北市政府將松山菸廠指定為第99處市定古蹟,其中辦公廳、製菸工場、鍋爐房、一至五號倉庫為古蹟本體,並將蓮花池、運輸軌道及台灣光復後新建倉庫一併納為古蹟保存範圍。2002年,行政院同意台北市政府將其規劃為台北大巨蛋體育館預定地。

松山菸廠在戰後種植大量植栽,景觀優美,是台北市東區最大的綠地。松菸停止營運之後,形成半人工、半自然的生態環境,生物棲地相當多樣化。植被可見海灣時期及沼澤溼地時期的植物,包括熱帶、亞熱帶、暖溫帶及涼溫帶之植物。廠區內有水塘等水生及溼生環境,近年來常見動物有夜鷺、紅冠水雞、翠鳥、小白鷺、鯽魚、鯉魚、鯰魚等。松山菸廠是台北市東區較大且自然度較高的綠島,也是南港山系自然環境導入台北市區的綠色廊道中第一個生物中繼站。

2004年2月7日,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於松山文化創意園區開幕。2013年8月15日,臺北文創大樓及設於其1樓的誠品生活松菸店於松山文化創意園區開幕,提供更多元的設計生活產品及影視資訊。2014年1月16日,美國在台協會與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合作,在松山文化創意園區開辦亞洲第一個「美國創新中心」(American Innovation Center)而育嬰室在2013年為偶像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改裝成為戲中「閱樂書店」後,2014年以該名重新開放。

新的文化園區該扮演什麼角色?

這兩個位於忠孝東路兩端的文化園區,近年來已經是台北市各個重要文化活動的活動場域,小至大學畢業生的畢業成果展、大至政府部門、相關單位舉辦的文化展演活動,大多都會選擇在這兩個場域舉辦。然而,這兩個文創園區中就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沒有被克服:文化園區存在的定位不明。因此,當這樣的文創園區即將再出現第三個時,身為一個文化人不禁要問,我們當真還需要一個這樣的文化園區嗎?

華山和松山共通的特點是過去都是大型的工廠房舍,因此在工廠停用後留下來的建築即可做為各項文化展演使用;除了廠房的設計原本就比較高,適合作為各種演出使用外,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台北並沒有一個這樣大的空間可以做為文化展演使用;然而,當台北已經有兩個這樣大的文化園區了,我們要思考的就是「空總這一塊新的空間我們是不是有更好的使用方式?」

首先我要先談談空總舊址這塊空間與華山、松山的差異。
剛剛說了,華山、松山的前身都是工廠,因此在建物的設計上空間都有挑高的設計、面積也相對較大;空總舊址過去是做為辦公室使用,建築物內都已經隔間完成,並且未來也無法修改,光是這一點要做為文創園區使用就已經有其本質上的困難,儘管周邊還有其他較小的建物,仍舊無法作為展演空間使用。因此,空總未來如果真要做為文創園區使用,我們就必須轉換一個不一樣的想法,讓這饋空間成為有「目的性、指標性」的特地項目文化園區。

台北市除了華山,松山以外,其實還有一些特定用途的文化專區;例如紀州庵就是以文學為主的文化園區、未來在南港的流行音樂中心是以音樂為主的文化中心、即將成立的國立攝影博物館是以攝影為主的文化園區、西門町的電影公園是以流行次文化為主、萬華糖廍文化園區是以戲劇為主的文化園區...。忠孝東路這條軸線上已經不再需要像華山、松山這樣的文化園區了,就算需要,空總也不是最合適的;因此,空總如果真要做為文化園區,我們就需要來想想他適合做什麼類型的文化園區。

九合一大選前,柯文哲有過一系列「向青年學習」的宣傳廣告,其中這一部針對街頭藝人的影片中,忠實的呈現台北現在所欠缺的的文化空間:「一個適合街頭藝人演出、練習的空間」,空總會不會是一個最適的空間,我覺得是可以嘗試的,然而這當中要克服的問題也還很多就是了,例如室內空間的不足就是一個最嚴重的先天缺陷。

既然,台北市政府與國發會已經做成決議要將空總舊址作為文化園區使用,我想台北市政府需要好好研究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樣的文化園區。

← 【後見之明】讓我們換個角度 【後見之明】定策之前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