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突然聽到這一番莫明其妙的對話,小涼與阿一半是尷尬、半是不解,兩人面面相覷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時吳聞臏終於從極度的沮喪之中清醒了過來,又接著說道。

  「不過可喜的是,兩位看起來並不像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但是…你們兩人的身上卻都隱約的透出一股淡淡的煞氣及血腥的氣息,同時身手又相當不錯,手法又相當的特別,我想兩位…身上應該背負了不少人命才是。背地裡暗藏殺人的絕技、表面卻是普通到了極點的夜校的學生,兩種天差地別的性質卻能種在同一個人身上,就像白天上班、晚上上課的進修學生,工作與生活兼得而能毫不相衝突,我想…天下間大概只有非常少數幾種職業特性能符合你們,我想你們不是職業殺手、也絕對是兼職殺手,我猜的沒有錯吧?」吳聞臏微笑著說。

  「吼!我也覺得你好像是職業殺手耶!這樣聽老師分析起來你根本就是嘛!」阿一一副晃然大悟的樣子。

  「拜托…不要說得好像妳就不是一樣好吧!」小涼整個翻白眼。

  「好了好了!先不論你們私底下是什麼樣的人、又為什麼又湊在了一起,雖然幾乎沒有聽說殺手還會兩人同行的…反正那不是很重要就是了!重要的是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吳聞臏一副快受不了的樣子,咳了兩聲後又繼續說道。

  「從現在開始,我會慢慢的將有所有關於異光的所知都教導於你們,兩位的修練速度已經超越我們所預估的還要快的太多太多了!我想,天下間沒有幾個人能有這般神速的修練,對…沒錯,就是修練!」吳聞臏開始變的非常的嚴肅說道。

  「這武功真的有那麼難學練啊,我還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困難耶?好像就練著練著…就可以控制水了!當時真是把我給嚇死了!」小涼難以致信的說道,他真的就只是練了幾天就達到這種程度了說!

  「你們信也好、不信也罷,但我還是得告訴你們這是事實,你們的資質絕對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天才!這樣才能說的通你們為什麼能在極短的時間內練就如此高段的功法!對了,還要告訴你們一件事,通常我們把這種類似修練的方法稱為“功法“,而不叫他武功,這幾本書可不是什麼絕世的武功,他只是幾本基礎類型的功法罷了,但是若是你有本事學完書上大部份功法,你就已經能夠發揮以一擋百的能力了,這可比什麼絕世武功都還要來得可怕的太多了!」

  「我想兩位都已經發現了,這七本書的屬性正正好是中國古代學說中所說的“五行“,而我們稱這七本書為最基本的“五行功法“,算是所有功法中的基礎入門,天下間還有數不清的功法散佈在各地,但是我們擁有的就只有這最簡單的七本罷了,但這就夠我們兩人練上一輩子了!哈哈哈!」吳聞臏說完跟秦葉都相視大笑了起來。

  「這七本功法自然也是從那口木箱中所得來的,但在當時,最讓我們震驚的並不是這些功法,而是那人所留下的記錄…」

  吳聞臏開始說起關於那本筆記上所記載的驚天秘密,聽在阿一耳裡,那根本就是一連串的神話故事。但這段秘密聽在小涼的耳裡,卻讓他想起一件差點就要遺忘了的往事。約莫十年前的那一晚,一個黑影、以及那位從此再沒見到過的白袍男子,沒想到…這段故事竟然還有續集…

  當年意圖殺死吳聞臏與秦葉的人並不是一名台灣人,而是一名中國人,在筆記中那人的家鄉應該是在四川,但不知是何緣故而離鄉背景來到台灣定居,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當然這人在台灣早已取得了假身份,說話甚至聽不出任何大陸口音,自然而然也沒有任何人懷疑這個人的身份。

  筆記中提到,這人在中國時曾意外發現的在路邊的跳蚤市場看到一本舊書,當時他覺得內容頗有取就便宜買了下來。本來以為這只是一本不知道什麼年代的舊書,但那人平時也無所事事,就開始慢慢照著書上所說一步一步的演練,沒想到一練之後便無法自拔,才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中,那人竟發現自己能夠操控土石移動,而且身體上的各種機能變得超乎常人的敏銳,那人開始發現這本書的來源肯定不簡單,於是又跑回那時買書的那個攤位,希望能夠得知這本書的是如何得來,他相信這本書的背後一定有超乎想像秘密埋藏著!幸好當年賣他這本書的攤位雖然幾經重劃,但是那個賣書人的攤位並沒有遷的很遠,找起來還算是滿順利,只是那人擔心賣書人是否還能記得這本書。

  但沒想到那賣書人非但沒忘,而且對於那本書如何到他手上還有一段小小的插曲,也因為那段小插曲讓他於這本書也是充滿了疑惑,才會對這本書那麼唸唸難忘。

  其實那個賣書人跟幾個黑道上的人物滿熟,而黑道上的人什麼都有,正好有幾個人是專門盜墓發死人財的,那天收攤要回家的路上正好碰上那幾個盜墓賊幾天前剛幹完一票,心想能不能從他們手上便宜收幾個剛出土的小玩意,也好發一點小財。這種幹盜墓、還有收出土玩意的人常常都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真能收到什麼寶貝讓有錢人瞧上了,說不定乾脆就能辦下一個店面,也免了常常擺地攤受風吹雨淋。

  於是那賣書人忙拉著幾個盜墓賊上館子想巴結他們一頓,平常這幾個盜墓賊聽到有人請上館子吃喝可高興的很,可今天這幾人卻眉頭深鎖不發一語只是悶頭喝酒,但彼此之間相識已久,沒等賣書人開口問,那盜墓的帶頭大哥就先主動開口了。

  這幫盜墓小集團的總共有十一個人,一個多月前他們收到了些小道消息,聽說雲南某個深山中有個看起來尚未被國家發現的古墓,雖然並不算太大,但是應該還沒有被同行搶先,於是一群人風風火火殺到雲南,希望搶在所有人之前進墓,若確認真的是個古墓,那陪葬品肯定少不了!事實也的確如此,大夥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費盡千辛萬苦才挖開古墓,果然墓室裡貴重陪葬品不下上百件!這可讓大夥都樂歪了,從幹盜墓到現在還沒開過那麼肥的一個墓!估計這些明器全都帶走,脫手之後大家真的可以從此退休了!

  帶頭大哥為免夜長夢多,他們到此開挖至今已過了一個星期,晚了要是碰上循線而來的同行,看到他們滿載而歸肯定眼紅的很,到時免不了一場廝殺搶奪,他們一夥人雖然傢伙齊全但苦於人手不足,真要跟其他大幫人馬動起手來肯定是全軍覆沒。於是趕不及休息一會就要大夥趕緊將明器小心分裝入袋,打算今晚就連夜撤出此地。

  但人在忙亂中難免就會出差錯,古墓之中難免都會暗藏機關,先不論此墓年代久遠機關是否還能運作,但只要一個機關活動起來那大家都得把命交待在這裡!剛一路挖下來一個機關都沒看到,大夥的戒心早就完全放了下來,加上看到如此眾多的明器,貪財的本性之下更是什麼都不顧的大肆掠奪,而其中一個小弟在打開一口木箱時,在木箱裡找到了一本土黃色的舊書,於是就隨意的翻了翻,而這時古墓中卻微微的震動了一下,這個震動非常的輕微,正在拼命將明器裝箱、裝袋的人自然感覺不到,但老經驗的帶頭大哥卻發現了,於是馬上喝令所有人停下手邊的工作,大家一靜下來,古墓中就只剩下大夥的呼吸聲,這時大家才感覺到墓中似乎還有別的聲響,好像是…土石滾動的聲音!這一個聲響讓大家都嚇傻了,帶頭大哥立馬喝令大家背起手邊裝好的明器衝出去,不要再留戀任何東西,要是沒命能出去你拿多少也沒用!

  就在帶頭大哥發話的這個當下,古墓已開始劇烈晃動了起來!大家連滾帶爬的往出口衝去,但最後衝出古墓的人,加上帶頭大哥竟只剩下了五個人而已,其他的人全被埋在了崩塌的古墓之中,成了真正的殉葬者…

  然而最讓帶頭大哥所不解的是,其中一個小弟是在最後關頭被落石給壓住的,剛壓住的時候這小弟還剩一口氣,大夥見他差一步就要衝出來了,忍不下心丟下他於是冒險想將他給挖出來,沒想到大夥才挖出來那小弟片刻就斷氣了,就在大家痛哭失聲的時候那帶頭大哥卻注意到了一件事,身邊這幾個逃出生天的弟兄們或多或少還是硬給帶出了幾件明器出來,而這個小弟身邊竟什麼都沒有,唯獨手上竟還緊緊抓著一本土黃色的舊書,到死都還沒有放開!盜墓賊一向是視財如命的,撇開古墓就要崩塌時的緊張情緒不談,當大家都在拼命搜刮明器時,這小子竟然還有時間看書?而且在逃跑的時候大夥好歹也就近抓起離自己最近的明器跑,怎麼這小子到死都還緊抓的這本書?難到古墓裡的黃金、白銀在這小子眼裡還比不上這本破書來的有價值?

← 【半忙主義】2014九合一大選,台北市長選舉廣告策略評析。 【後見之明】讓我們換個角度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