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5 years ago

11月底七合一大選即將到來,各地選情都非常火熱,首都台北市更是如此。

面對這場高壓的選舉,兩位主要的候選人紛紛拋出了他們所想像的「文創政策」,然而台北市所需要的文創政策究竟是什麼樣呢?而在這些文創政策背後,我們又要注意到那些問題呢?或許我們今天可以好好的討論一下。

柯文哲的文化政策:
【文化自治】

【台北夢工廠】

連勝文的文化政策:
【台北SOHO】

對我而言,我認為一個政見的產生不該是譁眾取寵的,而是真正針對民眾遇到的問題給予解答,在一個候選人,甚至是市長給出答案之前,最重要的是「這份答案是不是針對問題通盤考量、分析過?或是只是一個急就章?」我想這是很重要的。

我想舉例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來討論,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大爆炸,國民黨推出郝龍斌、民進黨推出謝長廷、親民黨有主席宋楚瑜披掛上陣、台聯也推選人資深媒體人周玉蔻應戰,此外還有李敖與柯賜海兩個無黨籍候選人。其實,認真說起來這一年的選舉有一個很大的可看性,除了藍綠的對決之外,包括李敖、宋楚瑜和周玉蔻都提出相當完整的政見,其中有些還是真有可行性的;包括低底盤公車、小學生每周一次免費牛奶等政見之後都陸續上路,這當中也包括一個文化政策。

這一年選舉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周玉蔻提出的「塗鴉專區」,周玉蔻當年主張「開放高架捷運橋柱上以及河堤間的空間,讓青少年發揮創意、美化台北市的銅牆鐵壁」,獲得很多好評。

【記者陳志豪/台北報導/2006-10-22/聯合報】台聯台北市長參選人周玉蔻昨天參加青少年育樂中心的「青春YOUNG藝,捐款助創意」活動,正式提出青少年塗鴉季的政見,她主張開放高架捷運橋柱上以及河堤間的空間,讓青少年發揮創意、美化台北市的銅牆鐵壁。周玉蔻說,提倡「塗鴉」可以讓台北市年輕化,未來她要舉辦「藝術塗鴉季」、「藝術塗鴉美化台北捷運橋柱、河堤比賽」,在捷運高架橋柱上、河堤間的灰色牆壁空間,青少年不受作畫空間的限制,恣意揮灑想像力,讓台北市成為一個藝術都市。也在現場的新聞局長鄭文燦,也承諾未來將會舉辦藝術塗鴉創意的相關活動。

這個政見在電視辯論會上提出後馬上引起大量的討論,因為台北市的街頭塗鴉在沒有開放一個特定區域供塗鴉客進行創作的狀況下,很多塗鴉客四處亂塗鴉,造成居民、店家的不滿,多次鬧上媒體版面;周玉蔻提出了「塗鴉專區」政見後立即受到許多民眾肯定,並引起了效應,迫使兩大政黨候選人分別呼應該政見。

街頭塗鴉在2006年郝龍斌當選台北市長後,台北市開始出現了第一個「塗鴉專區」,這個專區位於忠孝東路、光復南路口,也就是現在的大巨蛋周邊工程圍籬,但是這個塗鴨專區存在的時間不到一年,馬上就因為大巨蛋動工在即將周邊圍籬予以拆除,而原先在這圍籬上的所有塗鴉作品至今仍下落不明。

接下來,有2~3年的時間,街頭塗鴉又開始無家可歸,直到2008年開始,因為非法的街頭塗鴉又再次出現在台北市各地,引發民怨後,2009年台北市工務局終於開放了五處河濱公園堤防給予塗鴉客一個創作的空間。
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工程處 防洪牆塗鴉專區

此外,在2011年也推出了有點小家子氣的公園塗鴉專區,在大安森林公園、天母公園、南港公園、長安綠地擴建區、明水公園五處設置了塗鴉板、塗鴉區。
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 公園合法塗鴉區

假若,2006年郝龍斌在提出相關的塗鴉政策是有經過深思熟慮的,並且已經全盤思考過其利弊得失時,台北市第一個塗鴨專區不會有被腰斬的狀況發生,更不會發生2008、2009至少一年半的塗鴨專區空窗期,雖然後續的亡羊補牢也將這個政策帶向一個正向的結果,但還是凸顯了台灣候選人在選舉期間提出政策時「不負責任的態度」。

如今,兩位主要的台北市長候選人又開始公布他們的文創政策了,我們就來看看,在郝龍斌主政8年後的今天,台北市現在還需要什麼樣的文化政策呢?

1.文創園區的擴增與差異化:文創園區在台北所呈現的不應該只是現在所看到的狀況,針對華山、松菸兩個台北重要的文創園區,政府必須對此有更全面的規劃與區隔,創造出「文創園區不同的價值」,否則文化園區設置的再多,也不過只是讓人走馬看花的觀光景點罷了。此外針對市政府認定的文化建物、文化館舍(蔡瑞月舞蹈社、草山行館、士林官邸、西門紅樓、台北故事館等)必須要有適當的規劃與營運計畫,並非像現在全面性的委外給廠商負責營運,搞得台北市的文化館舍都是餐廳、都賣一樣的文創商品。

鍾小平:士林官邸公園熱臉賺陸客財 冷眼趕台灣小學生
草山行館成餐廳 遊客怨「買門票看人吃飯」

2.針對具有文化價值或歷史意義的街區或區域進行全面性的規劃:以西區而言,萬華龍山寺周邊應該要如何保有其特殊之文化氛圍,並結合剝皮寮街區、寶斗里文化區域、龍山寺前萬華公園進行全面性的規劃?而不是以都市更新之名義,將此地的人文風情加以摧毀、掩蓋。再以大稻埕街區來說,如何在政府已投入預算與資源將歷史街區加以重現後還能真正地保有舊有的店家與文化,而不是單純的營造出一種「假文化」?現在的大稻埕所面臨的就是什麼看起來都很文化、賣的東西也很文化,但是都是刻意營造出來的,而那些原本真正就在這的店家卻已寥寥無幾,這實在是很諷刺的一個狀況。當然,除了艋舺與大稻埕外,伊通公園如何串聯松江路長安東路的歷史建物形成特色專區?中山北如何如何繼續保有當初設計的初衷繼續呈現過去「台北市的代表性街道」印象?康青龍街區如何整合台大、師大宿舍群再次營造出該地特有的書香人文氛圍?這都是值得接下來的台北市長好好思考的重要作業。

大樓蔽天 龍山寺後都更殺風景

3.過去台北市適合表演藝術者演出的劇場就已經供不應求了,在新舞臺即將可能拆除的狀況下,對表演藝術工作者而言無疑又是一個嚴峻的問題。開始有部分演出團體選擇華山、松菸兩個文化園區作為演出地點,但是到頭來華山與松菸原本就不是用來作為演出的場地,在這裡進行演出終究有其需要被克服的各式問題。新一任的台北市長應該如何因應這個問題?為表演藝術工作者找到合適的演出場域,無疑又是一個大問題。

新舞臺已養蚊子半年 是拆是留年底才知
林懷民:別讓新舞台養蚊子

4.近年來,對全台北市文化最大傷害的無疑就是都市更新。因為都市更新,許多歷史建物遭受的破壞、火燒,讓這些需要被保留下來的歷史記憶逐一消逝於歷史的洪流中。以最近的例子來說,萬華寶斗里的青雲閣和昨日見報的臨沂街幸町日式宿舍就在都市更新的利益下被拆除,未來該如何重建?而位於大同區的市定古蹟文萌樓,該如何在地主堅持都市更新的狀況下得以保存?其他還有許多坐落在台北市各地的老建築們都開始遭受到都市更新的威脅,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市政府、文化局該如何扮演好其角色?針對這些歷史建物給予維護?

文化局涉護航 居民怒控頂新狠拆百年官舍
寶斗里遭拆 郝龍斌震怒:要市政府幹嘛?
萬華堀仔頭老厝 驚傳拆出大洞
文萌樓劃出都更 「文化局應徵收」

5.最後一點是,在各項文化政策或是文化建設中,文化工作者、藝術工作者是不是有真正的受到保護,而不是成為政府與財團中間被剝削的那塊肥肉?這也是近年來台北市文化園區在開發過程中常被拿出來檢視的地方。究竟文化建設幫助到的是財團或是文化工作者?這將會是大家檢視的重要項目。

文化政策大餅畫的再大、編織的再美好都沒有用,最重要的是真正需要被重視的這些問題該如何被正視?唯有當這些問題都逐一被正視了,市長所畫出來的文創大餅才會是讓文化工作者有感的「好政策」,否則就要套用柯P的話「商品那麼差,再怎麼包裝也不會變比較好」啊。

希望,這是接下來每一位台北市長共有的體認。

← 【後見之明】政府也滅頂?! 【後見之明】運動產業與你想的不一樣!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