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5 years ago

《CHANGE》是2008年播放的日劇,由木村拓哉主演。當時會知道這部日劇是因為同學跟我說木村拓哉要當總理了,但因為對日劇沒有多大的偏好所以也沒有找來看。

最近剛好會跟家人看愛爾達播的日劇,雖然要跟著它的播放進度去跑,但好處是可以自由播放,不用照著它的節目表走。最近剛好在播《CHANGE》,所以也就開始看了這部六年前的日劇……。

這篇文章只是寫下一些想法,沒有什麼太有價值的東西,而且可能會牽涉到一點政治理念,如果覺得看這種文章是浪費時間的話,請珍惜您的生命 XD

附帶一提,六年前的日劇就有高畫質的影像來源……這台灣真的輸慘慘。

圖片via 昨天看完木村拓哉的change

一、對於國家領導人的想法

在《CHANGE》裡面,編劇很忠實地呈現出他認為一個國民心目中理想的國家領導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用成語來描述,大致上不脫離「苦民所苦」、「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想法。劇情的編排很有意思的是,讓一個跟議員爸爸鬧翻的小學教師半推半就地當上議員,甚至還當上了總理,主導國家政策方針。之所以說有意思,是因為這種設定基本上可以讓劇情推展得很快,不會拖泥帶水,而且又能從基層出發,能由與一般民眾一樣的生活來看事情。之所以用這種方式,在我的理解中是因為日本所謂的政府幕僚,就是社會精英中的精英,基本上就是各項讀書考試都是頂尖的一群人,這樣的人擁有豐富的學術涵養,加之以在幕僚團體的磨練而成為國家運作的主要組成份子。

日本總理的產生是由人民選出的議員選出,所以日本人民是沒有總理選舉權的。這項制度當然牽涉到很多日本政治文化影響,這邊不贅述。我要說的是,總理原本也是議員之一,是具有民意基礎的。所以如果議員不能反映民意,那麼民主的價值在哪裡?相同地,如果議員一昧討好民眾,那麼政治的意義又在哪裡?民意可以與政策並行自然是最好,但如果不行,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

好像扯遠了…。

其實在劇中,木村拓哉在進行總理選舉講演的時候那段話能夠反應一些大家對於政治人物的期許。

所謂國會議員就是先保證會為國民效力,然後在選舉中被大家選出來的人們。
而所謂總理大臣,則是比任何人更肩負著為國民效力的義務。
只在選舉的時候低頭,一旦當選,就會如特權階級一樣擺架子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不能用誰都聽得懂的話講話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比起國民的利益,更優先考慮自己的利益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最重要的,國民為什麼事而生氣,在期望些什麼,會相信什麼。
不明白這些的人就不是真正的總理大臣。

但是我所見到的政治世界裡卻有很多這樣的人。
如果成為政治專家就必須要遵守他們的規則,那我不想成為專家。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眼光,去發現現在政治中存在的問題點,然後再進行修正。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耳朵去認真傾聽弱者的細小聲音。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腳毫不猶豫地趕去事故現場。
我保證,會用和大家一樣的手去辛勤工作,指明國家前進的道路。
我的一切,我的一切和大家都一樣。

via 【看日劇學演講】日劇《CHANGE》木村拓哉的演說片段

重點在於「和大家一樣」。別人我不知道,但或許我也會希望所謂的管理高層(不論是政府、公司內部)都能看到基層民眾看到的東西,用民眾的言語說明。

就我自己的觀察,領導人可以獲得很高的聲望往往來自於兩種方式:1. 讓國家經濟起飛。2. 能夠了解民眾的痛苦並且設法改善。在以前的時代有機會可以讓國家經濟起飛,但是現在的狀況是在經濟不起飛的狀況下,如果領導人又無法苦民所苦,支持率下降就可想而知。

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在道德上不要讓民眾覺得領導人是全然地自私。當然,這是理想,現實生活中很難要求一個人如此全心全意不為自己地付出。但我們可以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不就是因為之前有一群人不為己地完成為了大家好的政治理念嗎?

或許身為國民的我們,最大的政治責任就是找到這樣的人,然後把自己的一票投給他/她吧。


二、政府幕僚

前面說過,日本政府幕僚是精英中的精英。也就是這一群精英的支撐,讓日本可以三不五時更換首相、內閣,而政府依然可以繼續運作。擁有專業的知識與經驗,這樣的人很好,但是跟民眾太遠了。

在《CHANGE》中,木村拓哉有時後會詢問身邊的人,如阿部寬、加藤 ローサ等他從地方選舉就一直幫他的人的意見,這其實有一點密室政治的味道,但也可以開始理解為何在中國官制中原本負責管理文書的中書令會慢慢變成行政核心的原因-因為他們太常見到最高決策者了。這也看得出來,其實最高領導者可以(或者是「願意」)相信的資訊來源可能比想像中地少。即便在現代,我們也不一定能夠掌握到正確的資訊,也有可能被牽著鼻子跑。在這充滿暗示、情緒發言的環境中要「獨立思考」這種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所幸,木村拓哉旁邊的人對於政治槐抱著熱情,想要貢獻一己之力為民眾服務。這與木村拓哉在劇中的角色方向是不約而同的。所以後來也就讓他們進總理辦公室作業,最後還變成了team 朝倉。(木村拓哉劇中角色名為朝倉啟太)

在team 朝倉中,有來自政府幕僚的精英群,也有來自基層的人員。木村拓哉在劇中最強的地方就在於他的整合能力,能夠把自視甚高的官僚與那些沒有高學歷、政府作業經驗的人整合在一個團隊裡面,完成團隊目標。

我忘了是誰說的,有一句話的大意是:「社會上總是會分成兩群人,只有當比較厲害的少數與比較平凡的大多數能夠達成一致性的意見時,才會產生真正的民主。

我們不需要仇視社會的精英與富人,我們也不要歧視社會的平凡人,因為大家的意見都是民主價值的一部分。(退一萬步講,大家都有投票權,也都只有一票可以投)


三、不要的人最大

這一點其實就是最弔詭的,但你我往往會在生活中遇到,「不要的人最大」。當一個政治人物可以不要他的地位時,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撓他想做的事情。至少在《CHANGE》中,朝倉啟太是這樣。從一個心不甘情不願出來選舉的小學教師開始,因為他可以不要當上議員,所以可以面對老爸過去的醜聞時坦然面對,反而贏得選民的支持。一直到最後,這樣的性格特性一直沒有改變。

但其實並不是他什麼都不要,而是他要的是幫助民眾,更重要的是,他想讓他教的小朋友看,政治人物不一定都是只為了錢而做事,要成為一個身教的角色。在這個前提之下,他賣命地工作,為了幫助民眾而四處奔波,這樣的老闆也才能讓那些官僚重新燃起當初剛進入組織的熱血。

體制會造就人的想法與個性。用柏楊的話來說,這就是「醬缸文化」,新鮮的蘿蔔進了醬缸之後就會變成又硬又鹹的菜脯,就如同滿懷熱血的新進員工到了公司內之後就會被制度塑造成冥頑不靈的人。如果你要在這醬缸中生活,你就要接受這樣的規則,你才能會得醬缸中的利益。很多時候,我們因為要這些利益,所以才身不由己;但如果我們不要這些利益,那麼或許可以看到更多的選項。「體制內改革」很動聽,但其實真的做過才知道到底有多……讓人想罵髒話。

所以回歸原點,從初衷去思考,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自己該往哪走、自己要做什麼


最後

其實《CHANGE》只是跟政治有關的小品日劇。許多政治的面向如外交、經濟都沒有太多的著墨。但我想從原始的核心設定來看,《CHANGE》只是要說明一個編劇心目中的理想總理面貌而已。

小時候聽到幾個比較先進的國家(美國、日本)的投票率都比台灣低,只覺得不可思議,想說台灣選舉都這個樣子了,那麼制度更成熟的日本、美國怎麼反而投票率反而降低了?慢慢長大之後才覺得或許國民之所以會對政治冷感,是因為覺得「這是他們的事情」、「自己沒有力量改變這個局面」,或者是「很麻煩」…之類的想法。但國民若不理政治,政府就可能背離國民。要好好把握手中的選票,因為這是讓我們的國家得以進步的動力。


本文首發於《必也狂狷》,原標題〈《CHANGE》改變了什麼?〉
本著作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授權.



關於作者

Messi Lai

blog:必也狂狷

about.me電子名片

一個學過心理、統計卻又跑去當普通兵,之後還唸戰略研究所的人。
曾被說過「看起來」很懂得生活,但其實腦袋常常放空。
最喜歡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誤人子弟、混淆視聽為樂。

← 【後見之明】我要翻案! 【後見之明】構成商業模式的要素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