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5 years ago

繼續要和大家聊聊一個活動的效益,今天要聊的是最後一個部分:一個活動的「後續效益」。
下禮拜開始,我想和大家針對一個活動的構想、執行來做整體的說明,所以這應該是我們最後兩次針對「辦活動」這個議題來討論了。

經過幾個禮拜的討論,我們了解了一個成功的活動他需要呈現出的價值與效益後,我想要讓大家知道「辦活動絕對不能只是辦活動而已」;其實這後之前我們談到的活動價值有點接近,都是再說一個活動辦完以後究竟他對周邊的民眾有些甚麼樣的幫助。前兩個禮拜我們從活動本身的效益和週邊效益談起,這禮拜要談的是更長期的效益,在我看來這個效益是最難達成的,影響卻是最深遠的。

我認為,一個活動的後續效益可以從兩個面向看起,一個是這個活動能不能作為一個長期辦理或是每年辦理的活動?第二個則是除了無形的活動外,有沒有留下些什麼樣的資源讓這個地方有所改變或是提供民眾什麼樣的建設可以藉以改善大家的生活?


首先我們就來看看第一點。

真正成功的活度會帶給民眾驚喜與期待,希望每年都可以有不同的感動。

一個活動如果它就只是一個單純的活動,活動期間一過了就甚麼東沒了,如此一來即使他在活動期間帶來了多大的商機、多大的效益終究也只是曇花一現。舉例來說,我們的政府每年會在元宵節期間辦理台灣燈會,台灣燈會的辦理方式是每一年由某一個縣市來辦理,基本上每一年半台灣燈會的縣市都不一樣,這樣的活動相較之下活動的成效就不會很高;舉例來說,去年的台灣燈會是在新竹、今年在南投,相較之下南投因為交通、環境的關係,吸引的民眾相對較少,再加上縣府預算有限,所以很多的姿云、硬體都還是沿用去年新竹的東西,也因此很多的人質疑明明就是在南投辦的台灣燈會,硬體上卻還是2013台灣燈會在新竹,實質上根本無法幫南投進行城市行銷。
此外,台灣燈會因為每年更換地區辦理,很難讓這樣的活動變成一個築構吸引全台民眾共同參與的活動;因為民眾光是每年要蒐集資料、確認地點等等就必須花費很長的前置工作期間,其次每個縣市政府辦台灣燈會的成效、品質不一,活動品質在難以控管的情況下很容易活動就被做壞掉了,這是台灣燈會目前面臨最大的問題之一。
我認為,台灣燈會之所以會變成各縣市輪流辦理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央政府在政治的烤量下做的的決定,但是與其讓這樣的活動因為縣市輪流辦理而失焦,還不如讓台灣燈會固定於某一縣市辦理、中央政府在協助、輔導其他縣市政府發展出屬於自己縣市特色的活動,如此一來更能凸顯城市特色及活動效益。


一個活動要做到讓人期待、讓人希望每年都可以參與、都有驚喜,對舉辦活動的縣市政府才是一件有效的事,對活動場地周邊的民眾也才產生真正的幫助。因為,在這樣的狀況下人潮是每年會回流的、商機是每年會回流的,而不是曇花一現的過路財神;這對主辦活動的單位而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成效指標。

如果沒辦法每年都辦活動,至少該留下些什麼對民眾有益的東西吧?

如果,今天我們要辦的活動他就是一個一次性的活動,注定就只能是曇花一現式的活動,那至少在活動之後可以留下些什麼東西吧?
以2008高雄世界運動會、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和未來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都是屬於這類型的活動。這類的活動因為是國際性的活動,因此他必然不可能每年都在同個地方辦理,那辦活動的單位就要思考:辦這個活動除了活動期間的效益外,我們還可以留下些什麼東西?

高雄市運結束後,世運主場館是被留下來的唯一價值;但是,世運主場館有真正幫助到周邊的民眾、店家,為他們帶來些後續效益嗎?事實上是沒有的。我當兵新訓時就在左營的海軍新訓中心服役,我依然記得我某一天放假時從新訓中心走路到捷運站,中間經過了世運主場館,週邊人煙稀少,完全不熱絡。
如果說,在公熊市運結束以後,可以好好地針對世運主場館進行活化運用,我相信對周邊的商家、民眾而言絕對會是有價值的的,也會為這個主場館繼續延續它活動期間的效益直到很久以後。同樣的,我們再來看花博期間的這些館舍,到現在也無法發揮它的作用對周邊帶來效益。

但是,究竟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做到真正發揮這些館舍的效益呢?
以花博來說好了,花博的活動場地原本設計是在台被式大度路、關渡平原一帶,如果當初的主政者可以不考慮任何政治因素而變換活動場地,這麼一來現在關渡平原一帶可能可以有一個親水公園、運動公園及台北市立美術館的第二館區,這對於北投、士林一帶的民眾將會有多大的幫助?因為當初主政者的政治考量,現在關渡平原一帶依舊是人煙稀少的狀態,附近居民依舊無法有一個相對其他地區公平的發展,這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一個狀況。

我們再來看看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化的主場館「台北大巨蛋」吧!
台北市政府因為政治、商業因素,堅持將原本的松菸公園改建為台北大巨蛋,讓台北市民少了一個如同大安森林公園的休閒去處,還對未來大巨蛋帶來了一個可能的危機;在一個腹地不夠大的地方興建大巨蛋,未來人潮一湧入,原本交通狀況已經夠糟的忠孝東路、光復南路一帶四必將面臨更嚴拒的挑戰;如果一不小心,發生了需要疏散人潮的狀況,對台北市政府而言更是一個大工程。

對於大巨蛋周邊店家而言,大巨蛋是錦上添花。
然而如果可以將大巨蛋移到現在的花博園區、將現在的花博園區移到關渡平原,無論是在公共安全、地方機能及週邊交通而言都會是對附近民眾最大的幫助。這才是我們在談的後續效益他為什麼重要的地方。

或許,會有人覺得「不就是辦活動嗎?為什麼要搞得那麼複雜?」
但是,政府辦活動不就是要為這個地方、城市帶來不一樣的生機嗎?如果要帶來生機、帶來改變,在辦活動前就更應該要縝密的思考、規劃,才能真正做出一個成功的活動,為這個城市的現在與未來都帶來最佳化的發展。

← 【後見之明】電子票證的未來 【後見之明】包租公的理想策略?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