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5 years ago

前兩周我們在談政府活動辦得那麼多,還不如辦幾個固定、有特色的活動。
上週我們在聊怎麼樣才可以將活動的效益、目標做出來。
這周,我們一樣要聊活動的效益,但是今天療的效益並非活動本身的效益,而是它的周邊效益;若是更貼切的說法,應該可以說是一個活動的「價值」,我們要如何把一個活動的價值做出來?

陳為廷瘋挺大埔 性感老闆娘不領情當面罵「別鬧了!」
去年的時候,大家也許都看過這則新聞;在苗栗,一個賣雞腿滷肉飯的老闆娘叫陳韋廷別再鬧了,因為劉政鴻是一個好縣長。

劉政鴻是不是一個好縣長絕對不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重點,但我們得深入這個話題進去了解:對苗栗人而言,他們為什麼覺得劉政鴻是一個好縣長?

這又要從另外一個有趣的經驗開始聊起。
去年年初,我還在明華園戲劇總團,那陣子苗栗縣政府國際文化觀光局舉辦了「傳統戲曲藝術節」,明華園是受邀演出的團隊之一,那一陣子只要有共我人就會在苗栗為各地的演出做準備,這也讓我在那一陣子認識了人、聽聞了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劉政鴻是個好縣長」這件事。

我一直記得有某一個早上我到苗栗,坐在宣傳車上和開宣傳車的阿姨聊天。那天晚上在某個國小有演出,上午我特別搭了一早的自強號到苗栗,就為了坐上宣傳車看看宣傳車跑了哪些地方;車上開車的是一個四、五十歲的阿姨,道道地地的苗栗客家人,他大半輩子就是開著宣傳車到處宣傳各式各樣的活動。他說,他兩個孩子跟我岔不多大,以前她和先生開宣傳車工作的時候就會把兩個孩子放進的公園,到了傍晚再開著宣傳車接孩子回家...,話鋒一轉,他聊到了劉政鴻。

阿姨說他覺得劉政鴻真的是一個好縣長,因為劉政鴻的關係很多人才開始有錢賺、有飯吃。
我問阿姨:這是甚麼意思?
他說,劉政鴻當縣長前,苗栗不曾辦過甚麼大活動,以他宣傳車為例,一班就是店家開幕啦、選舉期間啦,他才會有生意;但是劉政鴻開市上任當縣長以後,苗栗各項活動越來越多、也越辦越有規模。宣傳車一年可以開始跑好幾場不同活動的宣傳、攤販也因為這些活鄧多了更多的收入、苗栗因為這些活動來了越來越多觀光客、外地人,人來了、錢也進來了; 「以前人家問我苗栗有什麼時,除了草莓我真不知道可以介紹什麼給外地的朋友;現在活動多了,每年有幾個度定的活動都可以介紹給朋友啊!劉政鴻真的讓這個地方被台灣的其他人看見了」

經過了這一天和這位宣傳車阿姨的聊天後,我開始重新檢視了一個活動對於一個地方到底可以有什麼樣的價值?而這些價值是不是真正可以為這地方的民眾帶來些什麼樣的實質幫助?這開始變成我檢視一個活動成功與否的重點之一。很多地方、單位辦活動都喜歡襖許多商家、攤販至現場設攤,讓整個現場看起來很熱鬧、很豐富,但是這樣的活動方式真正是會幫助到附近居民的嗎?也許不見得。

上週我們在講活動效益時說過,有些活動的效益就是看他對於整個產業是不是有實質幫助的,像是基隆鎖管季、屏東黑鮪魚季、東港櫻花蝦季、萬里螃蟹季、台北牛肉麵節、台中糕餅節,基本上這些活動都是為了扶植、幫助某一個廠業而產生的,所以在活動規劃上自然會以整個產業的利益作為最重要的考量。
但是也有某些活動他與產業是相對無關的,雞籠中元祭、宜蘭童玩節、彰化王功燈活結、嘉義管樂節、台中爵士音樂節...,這些活動有些是因為地方特色所以發站出來的、有些是為了營造出地方的特色而舉辦的,嚴格說起來他不會有特定的產業受惠,這時候這些活動可以帶來多少的「周邊價值」就非常重要了。

如果說,今天我辦了一個活動,想要吸引許多外地的民眾來參加我的活動,讓周邊的店家、地方經濟都可以受益,我相信這是大家都會樂見的事情;但重點在於:這樣的活動我必須怎麼辦才能真正幫助到周邊商家?才能真正帶動地方經濟?
我看過許多活動現場找來了各式各樣的攤商,活動現場的人潮也真的很多、攤商也都忙得不可開交、但是附近的民眾都認為這樣的活動對他們沒有意義、沒有舉辦的價值,對他們來說也許這樣的活度帶來的就是草鬧、就是髒亂而已。
一開始我會很好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評價出現,後來我慢慢的發現會有這樣批評聲浪的活動最大的問題就是「攤商都不是本地人,而是來自各地的流動攤商;所以現場周邊商家相對獲得的生意也被剝奪掉了」。這是目前台灣很多地方辦活動所出現的嚴重問題。
有專業的攤商可以來設攤、打點許多瑣碎的事務當然是方便的,然而也因為這樣的關係讓政府舉辦活動的美意大打折扣。
近年來開始有許多人回過頭再檢討這樣的「攤商法則」是否是我們辦活動的一個盲點;也因此開始有活動的主辦單位會要求攤商的來源與品質,為了就是要降低這類的狀況發生。

然而,究竟一個成功的活動,他必須要有哪些價值呢?

  1. 創造周邊經濟效益:最簡單的一點就是他到底能為周邊帶來多少的經濟效益,一個好的活動,他可以帶來的經濟效益是加成的、是比政府直接補助店家更有效的。以台中媽祖國際光觀文化節來說好了,這就是一個特別典型的成功案例;每年農曆三月的大甲媽遶境總是吸引全台各地的信眾大舉進入台中地區,這時周邊的店家無論是食、衣、住、行、樂都會有相對顯著的成長,這就是很重要的評斷依據。同樣的方式我們來看2010年的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好了,台北市政府為了這個花博投入了超過130億的經費,然而一開始主辦單位就高估了遊客人數、再加上花博場館周邊商家本來就比較少的關係,真正為台北市來的利益大概是188億左右,這188億還得扣除相關的人力成本以及入市府的13億元左右,大愾就是打平而已,其實效益是非常有限的。

  1. 城市行銷的效益:除了帶動周邊經濟效益外,這樣的活動使否可以成為城市行銷的利器呢?台中媽祖國際光觀文化節原本就是地方的宗教活動,但是經過了數十年來的發展,已經逐漸成為一個重要的地方文化活動,更是全球三大宗教盛事之一,這樣的國際能見度也成功地將台中推廣了出去。同樣來看看花博,花博活動期間總共吸引了896萬參觀人次,其中26%是台北市民、而外籍遊客的比例也只有6%左右(比故宮一年的外國遊客還少了一半),這樣的數字很明顯的看出來,花博對於台北市的國際行銷效果其實非常有限,遠比2009高雄世運、2009台北聽奧還低了許多。

從這兩點,我們可以去觀察一個活動辦了之後,第二年、第三年還有沒有繼續辦下去的必要性;也可以看出政府「辦活動」是為了「辦活動而辦活動」還是為了「創造價值」而辦活動。

← 【我有我的酸度】露西:你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呢?by Otis 【後見之明】沒有組織的組織?!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