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接下來的兩日裡,一切如舊,校園並沒有因為他們兩人決定答應什麼而有所改變,唯一比較特別讓人注意的是,那個總是扛著怪異木箱的班導還有會計老師剪刀手,偶而會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小涼與阿一,看來導班與剪刀手應該都是屬於學校的核心人物之一,不過兩人倒也沒有在意什麼,到了第三天,第一節的上課鐘才剛響起,兩人就已站在校長室的門口,果然!這次門把一樣也沒上鎖,在裡面等待的兩人的,依舊是巫棠、秦葉、以及吳聞臏三位老師,只是兩人注意到,在校長室的矮桌上,正放著一口老舊的木箱,而三位老師正微笑著看著兩人。

  「果然我們三個都沒有看走眼,無論你們是因為好奇心作祟、亦或著是想對自身的能力有更深的疑慮,我想兩位都不會輕易放棄這次的機緣,沒錯,應該就是機緣吧…」巫棠若有所思的說道。

  「即然我們都來了,是不是該跟我們說說我們應該要做什麼,以及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些怪事,是不是也應該一併向我們解釋一下吧!」阿一似乎是有些等不及想知道一切了。

  「呵呵,先別那麼急!該告訴你們的一件也不會少,首生這是…」吳聞臏說罷,將矮桌上那口木箱打了開來,從裡面翻出了幾本看來非常破舊的書藉,瞧著就是相當有年代的東西,說不定一個太用力就會把它給扭碎似的。

  「這是…」阿一看著那老舊的木箱,似是想起了什麼。

  「沒錯,這就是從那人的小木屋中搬回來的木箱,裡面並沒有裝什麼太特別的東西,除了幾本舊書之外,剩下的就是幾樣奇特的小道具,一開始我們也不知道這些都西是做什麼的,至少我們將這幾本書都看完,才終於發現了這幾樣東西的作用。」吳聞臏非常神秘的笑著。

  「這些書對小涼來說應該不難懂,也許沒幾天就能發現書中的奧秘。而阿一呢…我們就只能睹睹看妳有沒有這個機緣了…」

  「就不能說的清楚一些嗎!」阿一不滿道。

  「總之,兩位就先把這些書都拿回去看吧,當然…這些書都非常的舊了,有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弄壞,還請兩位小心不要將書給翻爛了,每本書各看一個星期應該差不多了,而這裡有七本書,兩個人都各看一輪的話最多必須花到四十九天左右。但如果提前就找到適合兩位的書,也許也不用花到那麼長的時間。」

  「什麼叫做找到適合的書啊?是找到我們愛看的嗎?」阿一滿臉疑惑的說。

  「等你們真的找到了適合的書,不用太擔心,到時候你們一定會知道為什麼我們說他是適合的書,但在此之前,其實我也無法形容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覺,只能說等你們找到了,絕對就能體會我現在所說的。」

  小涼接過一整疊舊書,這些書不但老舊,而且還完全沒有書名,實在是令小涼有些頭大!不過看來三位老師除了這七本書之外,應該是不打算再多說什麼了。於是兩人就捧著書離開了校長室,只能慶幸這幾本書並沒有很厚,看完一本應該真的用不到三天。倒是阿一一看到這些書,差點就沒翻白眼昏過去!只是當著老師的面也不好說什麼,於是就悶悶的離開了校長室。

  接下來的幾天裡,小涼跟阿一只得在這七本破書中埋首苦讀,看完了一半再跟對方交換,小涼倒是還好,他本來就是一個愛看書的人,尤其他本身身為業務部主管,平常就會主動涉獵各式各樣的網路資訊、或是書藉資料,平常的時候小涼也不太用進公司,大多都是輪流到幾個大客戶那邊轉轉,偶爾進一下公司開開會,其它的時間就找個地方看看書,顯得很是愜意。

 而阿一就比較頭痛了!阿一白天的時候其實是個網拍店長,專賣女性服飾與各類飾品,生意還真的不錯!結果忙不過來就請了一位工讀生來幫忙管理,阿一自己就不定時的飛飛國外,順便還能接幾個跨國奪命的殺手單,而現在除了白天忙自己的網拍之外,晚上還要到學校念書,雖然還稱不上忙碌,但其實也不怎麼清閒就是了…而且平常阿一只看一些女性時尚及美妝雜誌,現在竟要她看這些死板板的書,對她來說還真是一場折磨!

  今天晚上的課是秦葉的管理學,於是小涼跟阿一就大搖大擺的在他的課程堂琢磨這幾本破書,秦葉雖然皺著眉頭,顯然對於在課堂當中公然翻閱"課外讀物"這件事頗為不滿,但是似乎也找不出什麼能把它沒收的理由,所以也只能摸摸鼻子講自己的。

  「小涼…看你翻的那麼認真,是有沒有看懂什麼東西啊?這幾本書看起來都是一些人體經脈的注釋、還有什麼打坐練氣啦、對應風水形勢啦、還是什麼看起來像是武學心法的東西,讓我們看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啊?對我們了解異光有關係嗎?」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好像覺得越看越有趣耶…阿一妳有照著書上所教妳的方法演練過一遍嗎?我好像覺得…在演練過幾次之後,好像出現了什麼奇怪的改變,但是又說不上來,我看了好幾本了,卻只有現在這本藍色封面的書演練起來有這樣的感覺,妳要不要也換一本試試看啊?」小涼的眼光似乎有些捨不得離開手上的書,隨手抄起了另一本紅色書皮的書遞給了阿一,阿一自然沒什麼意見就接了過去,反正她覺得看來看去都是一樣的東西。

  雖然知道了這幾本書是那個想謀害吳聞臏跟秦葉的那人家中找出來的,據兩位老師所說這口木箱裡藏著有關於異光的秘密,但就阿一這樣看下來,她可完全看不出這幾本破書跟異光會有什麼關係,但是小涼這兩天看書看得入迷,但阿一卻看出不到底入迷在那裡。而三位老師自那天起也沒有再找過他們兩人,似乎打定主意要他們把所有的書都看過一遍才甘心。

  一個星期後的某天放學,要放學時小涼突然拉住了阿一,臉色似乎有些不對勁。

  「阿一,放學後有事嗎?」

  「沒事啊,放學不就是回家而已嗎?幹嘛你想去吃宵夜嗎?」

  「我…我有些事想跟妳說,陪我去一下大佳河濱公園好嗎?」

  「大佳河濱公園?就在大直的那個河濱公園哦?要說什麼事情一定要跑去那邊啊?」嘴上雖然是這樣問,但還是提著包包跟著小涼往他停車的地方走去。

  來到大佳河濱公園,小涼一下把車停在了非常靠邊邊的角落後,就帶著阿一路走到相當偏僻的河邊,就拉著阿一站在離河邊只有兩步的距離後停了下來,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河水,不發一語。

  這時的氣氛似乎有些尷尬,阿一實在是忍不住開始抱怨道:

  「小涼,如果你特地帶女孩子到這邊告白的話,肯定會把女孩子嚇跑的…」阿一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我要告白的話,肯定不會帶妳來這邊的啦…」小涼一時也無語了。

  「那你帶我來這幹嘛,難不成你還有更邪惡的念頭?雖然你輕輕鬆鬆就把我騙到了這裡,不過要是我掙扎起來跟你動手的話,就算讓你得逞了,少說我也會讓你斷條手臂!」阿一嘻嘻笑著說。

  「如果是一個禮拜前,妳說的我的確完全沒有辦法反駁,不過一個禮拜後的今天,也許…打敗妳只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小涼的臉突然陰沉了起來,阿一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漸漸襲來…

← 【後見之明】從足球場到電視廣告 【後見之明】市場的權杖在你手上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