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甚至什麼啊?幹嘛賣關子!」小涼有些著急的想要問個清楚。

  「我剛剛說過了,看的見異光,只是這些人的本能之一,但這些人真正特別的地方,在於他所與生俱來的天賦,而這個天賦經過後天的開發,將使他們能夠做到非常多一般人一輩子都只能夢想的事。」說到這裡,三位老師同時略帶神秘的笑了笑。

  「說了半天,好像等於什麼都沒說一樣…」阿一有些不滿的說。

  「我們剛剛也說過了,我們第一次接觸到異光的訊息時,就差點就要了我們的命,自那次之後我們對於其他看見異光的人都非常的小心,雖然兩位都是本校的學生,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但我們也看的出來,兩位的身手如此不簡單,私底下絕對也有不可告人的一面,我們沒有太大的興趣去探究你們的私生活,但是對於這類人我們也絕對會加倍的小心!不瞞兩位,的確現在學校面臨了一些麻煩,也許…我們會需要兩位的幫助,由於事態緊急,我們才會對兩位透露那麼多,換作是平常,就算我們知道你們能看見異光,多半也不會主動接觸你們。」秦葉不帶任何表情看著兩人說道。

  「我們言盡於此,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第一,你們可以選擇馬上離開,就當作我們今天什麼也沒說過,以後也請兩位不要再擅闖校長室,或是校內任何有上鎖的地方,我想這是基本的規矩與尊重,如果還有下一次被我們抓到,我會想辦法讓兩位離開學校,不計任何方式。」巫棠語帶深意的繼續說道:

  「第二,剛剛提到學校正面臨一些麻煩,我們希望兩位能夠幫助學校,小涼同學是能夠看見異光的人,對學校來說很有可能不可多得的助力,而阿一同學雖然看不見異光,但兩位老師一向很相信機緣,我想阿一同學會與小涼同學一同出現,這樣的情況應該會有他的道理。當然學校不會讓兩位白白出力,我會讓兩位老師將他們所知道異光的一切訊息都告知兩位,當然你們也可以在事後提出你們的要求,只要不要太誇張,學校必定會盡力滿足兩位的要求,身為副校長的我可以做出這些保證,但是…我想當你們徹底瞭解了異光之時,其他東西應該都已不值一提了,哈哈哈…」巫棠似乎有些無奈的笑了起來。

  小涼與阿一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說什麼。

  「那…倒底是要我們幫忙什麼?會有危險嗎?什麼都沒有跟我們講,如果我們貿然答應了妳,結果丟了一條小命,那得到的再多也沒有用不是嗎?」阿一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也不想騙兩位,危險是一定會有,輕鬆的事情也不會需要兩位的幫忙,但這件事情雖然很緊急,但目前卻還沒有立即性,我會請兩位老師幫助兩位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如何在短時間之內加強所需的能力,到時我們會讓兩位老師評估你們的程度,如果真的無法將風險降到一定的程度,我們也絕不會勉強兩位硬來,如無一定的把握,強迫你們對學校一點好處都沒有,甚至可能會讓情況更加惡劣。不過話說在前頭,即使兩位努力到了最後還是幫不上忙,我還是會讓兩位老師將他們的所知傾囊相授,也算是有了個傳承。」巫棠語重心長的說,看起來真的下了很大的決心。

  小涼與阿一一時間也無法做出什麼決定,畢竟一切都來的太突然,才不過短短一、兩個小時的時間裡,突然就被灌輸了一連串難以理解的資訊,即使兩人再怎麼藝高人膽大,對於有可能會危及性命的情況,反而更加無法斷下決定。小涼或許會想冒一冒險,畢竟他擁有能看見異光的能力,但是阿一從頭到尾與這件事幾無關連,雖然當時主張跟蹤秦葉是自己的主意,但卻沒預料到情況到後來竟會如此棘手,但如果就此背棄小涼而去,似乎又有些不太道義,雖然兩人認識沒有多少時日,但在校時間總是形影不離,加上兩人多次連袂刺探學校機密,多多少少也知曉對方本事都不一般,進而有了惺惺相惜之情,致使令阿一一時之間籌促不定。而小涼也不是真的傻楞之徒,阿一原本即可大步離去,但現卻與他陪坐至今,就此一情誼已讓小涼感動萬分,以致小涼雖然不願放棄對異光的好奇,卻也不願讓阿一陪著自己一同涉險,但卻又捨不下阿一獨自離,實在是萬分難為。

  然而三位老師似乎也看出兩位心思,當下也不願強人所難,於是巫棠開口說道。

  「我想這件事還沒有到很急迫的地步,畢竟這等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未免兩位怨我們逼迫兩位、不通人情,不如這樣吧,我們就給兩位三日的時間考慮,三日之後,若是兩位願意相助本校,就在三日後的同一時間來到校長室的門口,我與二位老師會在此相候,儘管開門進來便是。如果最後還是決意不來,那就當今日之事從來沒發生過吧,我們也不會再多透露任何消息於二位,這三日,就請兩位同學慎重考慮吧。」

  巫棠說罷,對著門口向小涼與阿一做了個請的手勢,看來就是言盡於此。」

  小涼與阿一當然不會自討沒趣多說什麼,縱然還有滿腹疑問,卻也只能立即起身雙雙離去。

  出了校長室之後,兩人自然無心上課,反正兩人都空手到校沒帶什麼重要東西,乾脆就蹺課步行來到離學校不遠處的麥當勞坐坐,兩人點了兩捲蛋捲冰淇冰坐在落地窗前看著人來人往。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顯然一時也無話可說…其實小涼心裡要擔心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這件事情的可信度,然而小涼相信自己的眼睛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頭腦最近也沒有撞到什麼的,若要說那道異光是學校作假要讓自己看到的,照理說阿一也應該會看的到,況且,重點是學校為什麼要作假?騙一個、兩個學生幫忙何需要什麼手段,一點道理也沒有!小涼也算是個好奇心強烈的人,既然已經讓自己知道異光的事了,那麼讓他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全都忘記絕對不可能,就算他今天只是一個普通人,他也會冒險去追查這樣好玩的事,況且學校在這件事情的背後似乎還隱藏了什麼大秘密,讓他的心裡隱隱感到一絲絲難言的預感。

  而小涼現在需要煩惱的就只有阿一了,畢竟阿一當初也只是因為好奇才拉著小涼一起刺探校長室的,但現在擺明學校要找的人應該是自己,但若要拉著阿一一起冒這個風險似乎有點過份,但若要勸阿一不要參一腳好像也不對,畢竟這是阿一起的頭,現在要她不參與的話,阿一會不會覺得自己是想一腳把她踢開?畢竟阿一是看不見異光的。但是就某些情感因素上來說,小涼其實是希望阿一一起來的,雖然兩人認識不久,但卻有相當好的默契,對於一同冒險闖入校長室這件事看來,也算是有了一段革命情感。只是小涼也怕自己的私心會讓阿一兩難。正當小涼還在煩惱時,阿一反而先開口了。

  「喂!你該不會要丟下我自己去吧!」

  「啊?」小涼一整個大驚!

  「我說啊!你是不是想把我丟下來自己跑去啊!我跟你說!這件事可是我先發現的耶!要不是我找你一起跟蹤葉老師,你個呆頭呆腦的怎麼可能會自己發現那麼好玩的事!你要是自己去跑去不找我的話我就把你的頭砍下來!」

  望著對方,兩個人大笑了起來,看來…小涼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 【後見之明】裝滿能量 keep going! 【後見之明】抓住空間感 就能欣賞建築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