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後果?找到其他能看見那個異光的人,難道會發生什麼危險嗎?還是我們可能會被國家抓起來研究解剖之類的!」小涼感到有   些奇怪,但吳聞臏並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反而繼續說道。

  「我與秦老師從很年輕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能看見的東西跟別人不一樣,但當時的我們並沒有想太多,因為我們認識的時候都已經   在學校任教一段時間了,所以對彼此都能相互信任,所以常私底下分享自已所能看見的光茫,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們兩人能看見   的光茫竟不全然相同,有些我能看見的光茫,秦老師是看不到的。總而來說,我能看見的光茫比秦老師多了幾種。」這時從來   沒開口說話的秦葉突然開口接話了,記得這是小涼與阿一第一次聽到他開口說話。

  「我們發現這件事之後非常興奮,原來我們的能力是有差別的,那是不是代表應該還會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人也擁有相同的能力   ,但是卻可以看的到更多光茫,於是我們開始明查暗訪,從各種管道找尋這方面的資訊,終於我們在某個網路上的部落格找到   了一些蛛絲馬跡,那個人住在南投合歡山附近,從那個部落格的文章裡,那人透露了一絲絲他也看見了異光的的訊息,於是我   跟吳主任設法私下與他取得了聯繫,並約了一個假日下南投與他見面。沒想到的是,這一約卻差點置我們於死地之中…」秦葉   稍稍頓了一會,再繼續說道。

  「我們以為這次的見面能夠對我們身上的異樣能力作更深入的瞭解,沒想到我們興沖沖跑了大老遠,但見面之後沒多久,連他的   屋子都還沒有踏進去就受到了攻擊!」

  「攻擊?你們被那個人攻擊了?」小涼驚訝的說道。

  「沒錯,那個人住在合歡山的山腰上的樹林中,是一間相當簡樸的小木屋,開車到不了那裡,只能把車放在大路上再徒步走進去   ,當我們走到目的地時,那人還沒把門打開,就突然轉身攻擊我們!當時我們從背後看見他似乎在外套的內袋裡找大門鑰匙,   沒想到他竟然拿出一把斧頭轉身就扔向我們!」秦葉似乎心有些餘悸,不再開口說話,於是吳聞臏再接著他說下去。

  「我與秦老師嚇了一大跳,才正要開口,就見到那人嘴角上的冷笑,一時之間我們全都明白了,這個人一定是故意在網路上散佈   異光的消息,引誘擁有相同能力的人過來,再趁機謀害他們,雖然我們無法理解這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就看到他這一股冷   笑,就知道我們肯定不是第一波碰上這種狀況的人,而且他也沒有任何一絲會放過我們的可能,也就是說…他似乎真的打算取   了我們的性命…」

  「才第一次見面就打算要你們的命?怎麼會有那麼奇怪的人?難到是連環殺人犯嗎?」小涼與阿一實在是很吃驚,雖然阿一本身   也是個兼職的殺手,但這件事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買兇殺人,但對方平白無故為什麼要殺兩個老師呢?真是摸不著頭緖!

  「不管如何,如今我與秦老師兩人還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就代表當時那人的計劃並沒有成功,對當時的情況,我目前並不想多談   ,我只能說,那個人最終因為某種緣故意外傷害到了自己,我們才得以逃出生天,但也因為那次的接觸,才讓我們對異光有了   真正的瞭解。」

  「那個人不是什麼都沒說就跟你們動手了嗎?那你們還能瞭解什麼?」小涼疑惑的問道。

  「雖然那次真的差點要了我們的命,但也不是全無所獲,反而可以說是獲益良多。那個人意外自己傷了自己,而在負傷的情況下   自己跌落了山谷之中,生死不明…但我與秦老師之後都認為,那個人絕不會那麼簡單就死了!但那又是後話了。當天事情發生   的很突然,一時間我們也楞在了當場,本想就這樣離開,但我們對於異光的好奇馬上就壓過了恐懼,於是我們回頭潛入了那個   人的小木屋,試圖尋找有任何有關於異光的線索。我們在那人的小木屋中東翻西找,還真的在他的電腦與一本筆記本中找到了   那人對於異光的研究,另外還在一口小木箱中找到了些可能跟異光有關係的物品,於是我們將電腦中的資料複製了一份下來,   筆記本與木箱則直接帶了回來。」

  「哇!吳主任你們殺了人還偷東西啊!!!」小涼與阿一不但沒有感到恐懼,反而一起哈哈大笑了起來。

  「哎…我剛不是說過了,那人是自己傷了自己,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傷害的了他,而且一開始他就打己經打定主意想要殺害我們了   ,之後我們也不用跟他太客氣,自然是繼續尋找我們來的目的啊!」吳聞臏倒是很理直氣壯。

  「好吧,那後來你們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嗎?他的研究裡面到底有什麼內容啊?」小涼還是很關心這件事的,畢竟他現在也成為能   看見異光的一份子了,自然也很想知道兩位老師當時到底發現了什麼。

  「我只能說,那人的研究對當時的我們來說,簡直就是驚天動地發現!若那些資料裡面說的全都是真的,那根本已經完全顛覆了   我們的世界觀,進而也證實了這個世界上許多無解的迷題,以我們人類的歷史對於那人的研究相比較起來,根本也只能算是蒼   海一粟。」

  這時小涼與阿一都面露出很難解的苦笑,這個吳聞臏好像真的有些不是很正常…

  「吳主任你會不會太誇張了,那個無緣無故隨便攻擊你們的殺人狂也許精神上很可能就不太正常了,你們怎麼能去相信他的研究   會有什麼可信的真實性,而且…聽起來你們也沒有再見過那個人了,所以根本也就死無對證了嘛!」阿一毫不留情的吐草吳聞   臏。

  「這個我們自然明白,除了這些研究之外,我剛不是還提到了一口木箱嗎?裡面的東西,洽洽好就是能用來印證那人的研究的物   品。」

  「哦!那裡面有什麼東西啊?」小涼跟阿一都很好奇。

  「裡面有什麼東西先不忙著讓你們知道,因為那些東西對現在的你們一點用處也沒有,我現在能跟你們兩位說的,應該是一些有   關於異光的訊息。」吳聞臏看兩人沒有繼續追問木箱的事,滿意的點點頭後才開始說道:

  「其實,能夠看見異光的人,並非是因為我們的眼睛、或是大腦有什麼特異之處,而是因為能夠看見異光的人,生來就帶有異於   常人的天賦!這種天賦我們也無法解釋出個所以然,只知道全世界擁有這種天賦的人絕對可以說是萬不足一!而能夠看見異光   的這種能力,只是這些人的其中一項本能罷了。」

  「本能?主任你的意思是說,能夠看見異光只是一種基本能力,而不是特殊能力嗎?就像我們人類無法在水裡呼吸,但是魚類卻   可以,但這種能在水裡呼吸的特殊能力對魚類來說其實只是基本的生活能力,是這個意思嗎?」小涼舉了一個很怪的比喻…

  「呃…雖然你的比喻有些奇怪,不過大致上是沒有錯的…但我之前也提到過,這種能力也有分強弱,而且這種能力其實是可以訓   練的,只要找到方法,你可以看到的顏色就會越來越多,甚至是…」吳聞臏講到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不再開口。

← 【影行人】到不了的地方:面對沒有勇氣面對的自己。 【後見之明】見微知著?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