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續繼走吧!秦老師一時半刻沒問題的。」走在旁邊的吳主任說道,催促著小涼與阿一繼續前進。

  阿一看著這兩人感到很是奇怪,但現在的情況似乎也不方便多問什麼,於是就隨著大家繼續往司令臺的方向去。不過就在快接近司令臺的同時,小涼又再度感覺到那股令他頭痛欲裂的前兆,比起剛才更加猛烈數倍,身旁的吳主任見狀立刻也將一隻手搭上小涼另一邊的肩膀,就只是這樣輕輕一搭而已,剛剛那股猛烈的頭痛感竟又煙消雲散了!於是小涼與吳主任、秦老師就以這麼奇怪的走位進到了司令臺下方的儲藏室,來到了那個有著奇異光茫的裂縫前,這時副校長開口了:

  「好了!我們終於到了,不過兩位老師現在正全力幫助壓制你身上的不適,所以現在應該是沒有餘力說話了,所以這些問題就由   我來發問吧。首先,請你告訴我,你真的看見了這裂縫裡的光茫嗎?」

  「是啊!這光茫跟之前我看到的一樣,還在像流水一樣游來游去,一邊發出淡淡的光茫。」小涼誠實的回答道。

  「那麼,你能告訴我,這光茫是什麼顏色的嗎?」

  「顏色嗎?我仔細看看…這顏色好像是…好像是…好像是…好像………………………………是…耶!!!!!!!」小涼臉色一整個大變,突
   然間大聲嚷嚷了起來!

  一旁的阿一也正在盯著那道裂縫研究半天,一下子被小涼的鬼吼鬼叫嚇了一大跳!就連小涼身後的吳主任、秦老師也顯得有些激動,只是他們兩位似乎還無法正常開口說話。

  「看來應該是這樣不會錯了…好吧,我們回去吧,有什麼話待會再說吧!兩位老師太辛苦了,我們還是先離開這吧!」說罷,副   校長已起腳率先走出了儲藏室,其餘的人也陸續的跟上。離開了大操場邊,兩位老師的手也同時收回,只見兩位老師臉色略顯   白,呼吸有些不順暢,但應該沒什麼大礙,而副校長領著大家再度來到了校長室,等到大家都落坐了,副校長看看了兩位老師   ,三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副校長才嘆了口氣說道:

  「對了,還沒請問兩位的姓名呢,先自我介紹我叫巫棠,是學校的副校長你們已經知道了,而剛才在混亂之中用書本將你們擋下   來的是學校的企管系主任,叫吳聞臏,而你們連兩次跟蹤的這位老師叫秦葉,也是企管系的老師,教管理學。」

  「我叫楊月涼,還是叫我小涼就好了。」

  「我叫蘇一一,不過大家都叫我阿一。」

  大家突然很生硬的開始自我介紹起來,之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接下一句話,一時之間似乎變的有些尷尬。

  「嗯…那個…剛剛我們去司令臺看只為了看那道裂痕,結果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什麼都沒有做耶!而且為什麼小涼會那麼不舒服   啊?還有你們一直在說什麼流動的光茫、什麼顏色之類的,但我就看到一道裂縫而已啊!那有什麼光茫啊?」阿一看大家都很   僵硬,為了化解一下緊張的氣氛,於是忽然一口氣講了一長串。

  「啊?剛剛那個裂縫裡明明就有很奇怪的光茫在遊走啊!大家不都看見了嗎?妳怎麼可能沒看到?」小涼非常疑惑的看著阿一說   道。

  這時副校長巫棠突然深深的嘆了口氣,目光看著其他兩位老師,似乎是想尋求在場兩位老師的意見,但卻見兩位老師遲遲下不了決定。這點看在小涼與阿一眼裡很是奇怪,畢竟副校長的職級怎麼看都比其他兩位老師高多了,但為什麼副校長卻好像非得取得他們的同意不可?

  就在兩人滿腹疑問之時,兩位老師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各自給了副校長肯定的眼神,而副校長似乎終於也下定了決心,緩緩的開口道:

  「其實,不單單是阿一同學妳看不到,其實我也是看不到那道光茫的…」

  「啊?」「阿?」小涼與阿一同時發出了相同的疑問。

  「不單單是阿一同學跟我,就我們目前所知道的訊息來看,整個學校能夠看見那道裂縫中的光茫的人,應該只有小涼同學、以及   在場的兩位老師,僅僅三人而已。」

  一時間大家又無語了,小涼實在不知道巫棠在胡說什麼東西,要不是巫棠也把其他兩位老師也說了進去,他真的會以為巫棠在枴彎抹角的暗罵他精神異常!進而出現幻視還是幻覺什麼的!而一旁的阿一也強忍著笑,但礙於小涼的面子只得別過頭去不敢大聲笑出來。然而巫棠卻不在意他們兩人的表情,嘆了口氣後繼續說道。

  「你們看過彩虹嗎?」巫棠似乎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個聽起來更加白痴的問題,然後看著兩人。

  「當然看過啊…」除了這句話,兩人也想不出還能回答什麼…

  「一般來說,彩虹是七個顏色,也是就紅、澄、黃、綠、藍、靛、紫七種顏色,而這七種顏色也組成了我們所知道的光譜,天下   間所有的顏色也都是由這七種色彩所調合出來的,但是卻還有兩個名詞我們知道,但是卻看不到的,那就是紅外線、與紫外線   !顧名思義的說,就是超越這七色光譜調合之外的顏色,一般來說有少部份能用機器記錄下來,但以人類的肉眼還是看不見的   。」

  「妳的意思是說…」

  「沒錯,你們三個正是能夠看到我們目前所知光譜以外的顏色之人。」

  一時之間,小涼有些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其實小涼不太了解什麼光譜之類的東西,他的認知範圍跟一般人其實差不了多少,但聽完巫棠這般解釋之後,似乎對這樣奇怪的現像有了些微的理解,但聽巫棠繼續說道:

  「其實若要更清楚的說明,你只要仔細想想就明白了,回想剛剛你所見到的那個光茫,你能清楚說出那是什麼顏色嗎?」

  「嗯………真奇怪…我好像…不知道那是什麼顏色…」小涼顯得有些呆滯。

  「沒錯,因為你所見到的那個顏色,在目前人類所知的光譜裡面並沒有記錄,因為正常人的眼睛是看不見那個顏色的,對我或著   阿一同學來說,我們所看到的裂縫是漆黑一片的,而我之所以會知道這件事、並且能確認這件事的真實性,其實也是兩位老師   解釋了許久才讓我相信的,我想…剩下的由兩位老師向你說明一下,應該會比我來解擇要合適的多。」說罷,巫棠看向兩位老   師。

  「其實,事情真的來的很突然…一般來說我們不太會主動接近其他看的見異光的人,嗯…我們習慣稱那種光茫、或是顏色為異光   ,當然可能還會有別種稱呼我們不知道,總之…倒也不是我們不想去尋找或是接近像我們一樣的人,只是…現在的我們,還沒   有能力去預估接觸之後的結果。」吳聞臏頓了一下,看來真的下定了決心,於是繼續緩緩的說道。

← 【膠卷】全面進化(Transcendence)我們在談的,是一個理念(Ideal) 【後見之明】確立商業模式是企業的第一要務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