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一時間,在場五人都不敢妄動,只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大眼瞪小眼,小涼這時真是把腸子都給悔青了,怎麼平常那麼謹慎的自己竟然會沒有發現被人給盯上了!結果交手不到一回合就處於下風,但更令他後悔的是,才跟對方一個照面就大打出手,更沒想到對方竟如此輕易的就擋下他們兩人,這下就算是跳到黃河也解釋不清了…

  「兩位是學校的學生吧?我是學校的副校長,我們沒有意思要傷害自己學校的學生,只是希望兩位給我們一個交待,為什麼要偷   偷潛入校長室中,尤其兩位的身手實在不一般,若不是特地請吳主任在此恭候二位,換了別人恐怕當下就要傷在兩位手上了。   」

  「哼!這就是現在做學生對老師的態度!才一個照面話都沒說上一句就動手,要不是我不想傷害自己學校的學生,像你們這種擅   闖校長室的小賊我剛剛根本不用出聲,直接從背後敲昏你們就行了!」看來這位吳主任整個就是在氣頭上。這也難怪,剛一見   面就殺招伺候,換成誰都開心不起來!現在他還能忍著一口氣沒有上前動手,可見氣量著實不小。

  「不瞞兩位,上次秦老師就已經發現有人闖進過這裡了,只是當時還無法確認究竟是誰,於是我們才請吳主任這段時間內多多留   心到校長室附近的人員,沒想到那麼快就抓到人了。」副校長語氣平淡的說著,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架勢。

  而小涼和阿一這時才在心裡暗罵自已實在有夠愚蠢,被人盯上那麼久都還不自知,現在被人捉了個現成,況且剛剛又對學校的主任出了重手,雖然兩人都沒有攻擊對方要害,只求快速放倒對方,但動手畢竟理虧,於是兩人也不願多爭辨什麼。

  「我們還是別這樣站著了,到外邊沙發上坐吧。」副校長說罷後擺了個請的手勢。

  個分別在在沙發上落坐,而吳主任擔心小涼與阿一會再度逃跑,於是就坐在門口邊上的沙發上守著。

  「好了,你們兩個就跟我們說說吧,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闖入校長室,看你們不像是來偷東西的,但是又到   處東翻西找,到底是想找到什麼?」副校長問。

  小涼跟阿一互望了一眼,實在不知道該不該說、又要從何說起。終於阿一還是嘆了口氣,緩緩的從她怎麼發現學校老師的神情怪異、又發現校長室隱藏電梯的古怪,以及小秦老師的不同一般常人的敏銳,完全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說穿了其實兩人也沒多知道些什麼,才不過冒險沒幾次就被抓住了,況且說到底兩人也只不過是好奇心特別重,外加身手也不錯,才會這樣擅闖校長室,換作了一般的學生,即使發現學校有什麼古怪多半也不會多想什麼,畢竟這裡只是來上課的學校,能有幾個學生會對學校操上一份心。

  副校長聽到阿一的敘述,又看了看兩人的神情,知道兩人沒有說謊,才又接著說。

  「兩位對於學校的關心,讓我很是感激,我在這裡也很明白的向兩位說,學校的確是碰到了一些麻煩,不過兩位身為學生,應該   把學習放在首要的前題,學校的事自然會有學校的師長們操心,大家各司其職,學校才會永續發展。這次真是我們忙過頭而疏   忽了,竟然還要學生們替我們操心,算是我們怠忽職守,之後我會轉告各級老師且堅守崗位,莫要為了學校的事怠忽了教學進   度,當然我也希望兩位將來還是以課業為重,勿要再受好奇心趨使四處亂闖才好,這次我們就不追究了,也希望兩位對今日之   事保密,勿要再對外人說起。」

  雖然副校長話說的客氣,但是聽在小涼耳裡,意思就是說以後四處都會加強戒備,最好我們不要再四處亂晃,下次被逮住就沒那麼好說話了,而且今天的事最好是不要亂說,否則一樣有你們好看!

 阿一自然也知道這話裡有話,於是兩人都點點頭答應了,看來這段時間的冒險就要告一段落了,忙了大半天卻還是什麼都查不出來,兩人似乎都有些難掩失落,突然小涼好像想起了什麼,有些欲言又止。

  「同學還有什麼話要說嗎?不過我只能告訴妳,關於學校內部的事情,要是能說的我一定據實以告,你明白嗎?」

  副校長這句話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也就是說你想知道的東西肯定都是你不該知道的…

  「有一點不知道跟學校有沒有關係,我每次接近操場時都覺得特別不舒服,難到學校偷偷裝了什麼電信基地臺在附近嗎?我剛剛   進到司令臺底下的小倉庫,看見牆壁上有一道細細的裂痕,裡面還發出淡淡的光茫,而且那道光像是流水一樣還會移動。」

  聽見小涼說的話,吳主任與秦老師臉色猛然大變,兩人一下子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你說你看見裂痕裡的光茫!」吳主任突然一聲大吼!

  秦老師就像觸電一樣眼睛瞪的老大,小涼與阿一突然被嚇了一跳,一時之間竟僵在沙發上動彈不得,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才好。而小涼對剛才隨口問問開始感到有些後悔,難到那個裂縫真的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在裡面,無意中竟被自己發現了,而現在自己又很白痴的將這個發現脫口說出,不知道現在這些老師們會怎麼處置自己,想想真是很對不起阿一,雖然她並沒有親眼見到,但是即然阿一也聽到了,想來也不可能讓她全身而退。

  「都先坐下吧。」副校長依舊相當鎮定,擺了擺手要兩位老師坐下。

  「不好意思,是我們太激動了…」吳主任與秦老師有些不好意思的又坐回了原位。

  「可不可以跟我們說說你是怎麼發現那個裂縫的經過,你從那個裂縫有發現什麼不尋常的地方嗎?你不用擔心雖然你發現的這件   事雖然對學校來說是一個機密,但其實我們並不排斥有人發現它,否則我們肯定會將那個地方封鎖起來,你也不可能就這樣大   搖大擺就走進去而沒有人攔著你。」副校長對著小涼微笑著說道。

  副校長說的似乎滿有道理,仔細思量了一下,覺得反正自己都脫口而出了,現在再去爭辨什麼實在有些難看,倒不如就一五一十的說了個清楚,之後再來隨機應變吧!於是小涼就將他所觀察到的情形都一一說了出來。

  吳主任與秦老師聚精會神的聽著,似乎是生怕聽漏了什麼要緊的地方,反倒是副校長不斷的點頭微笑,一派輕鬆自如的樣子。小涼說完了,結果在場的五人又再度陷入了沉默,尤其是吳主任跟秦老師兩個人都將眉頭深鎖,像是在思考什麼重要事情一般,這時吳主任突然開口了:

  「你說你感覺到煩惡跟頭痛?現在身體還有什麼不適的嗎?還有你看到的那個會流動的光茫,能說說是什麼顏色的嗎?」

  「現在是完全沒事啦,似乎只有在接近操場時會感到不舒服,至於那個光茫是什麼顏色的…我…好像沒什麼印象,還是…真奇怪…   我一時好像也說不上來耶…」

  吳主任跟秦老師互望了一眼,似乎都從彼此的眼神中肯定了什麼,於是秦老師這時說話了:

  「我想你沒有騙我們,但是…我希望兩位是不是能跟我們再到司令臺一趟,有些事情我們還是希望能當場確認來的好,不會花太   多時間的。」

  「一靠近那裡我就覺得頭痛到要炸開了,我實在不是很想接近那裡…」小涼實在是很不情願。

  「你放心吧,有我們兩個在,我們有辦法讓你的頭不會痛的。」吳主任說道。

  畢竟人家還是師長,既然人家已經不計較自己結夥闖入校長室亂晃的事,那這一點小小的要求實在是算不上什麼,小涼自己也相當的好奇那個裂縫裡面到底是有什麼東西,說不定等下還能得到答案,而且他們還能保證自己不會再頭痛,不過還真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辦到,難到還叫我先吃普拿疼嗎?

  小涼一邊胡思亂想,與阿一一邊跟著副校長一行人往操場方向而去,果然在就快要接近操場時,小涼的頭就開始痛了起來!不過走在後面的秦老師一發現小涼的異樣,立即將一隻手塔在小涼的肩膀上,說也奇怪!小涼原本正感到頭暈目炫之時,被秦老師的手那麼一搭,那一股煩噁感竟就這麼完全消失了!小涼驚訝的望了望後邊的秦老師,只見秦老師不發一語、眉頭微皺,表情感覺似乎有些吃力的樣子。

← 【旅行小確幸】賞桐趣 【後見之明】悲劇看看就好,自己可不要演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