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自從上次一探校長室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禮拜了,這兩個禮拜的上課依舊是常常自習,只是從原本的四節全都自習,變成了隔堂自習。而小涼跟阿一這段期間也曾跟蹤某幾名老師到校長室,但無一例外的全都像上次一樣被擋在了門口,只有其中一次門竟然沒有關上,但才一進到校長辦公室外就聽見有人從裡面出來的聲音,到了最後還是沒能成功潛入校長室。

  坐在後山的籃球場邊,小涼悶悶的看著阿一在場上打籃球,說實在的,若不是知道阿一私底下其實是個職業殺手,否則以這樣的身手來說沒有被網羅進校隊實在是說不過去,在全場跑了半個小時,竟然連一滴汗也沒流,看來阿一成為殺手的過程肯定是艱苦萬分,練到這種程度的體能絕不是單單毅力可以支撐的。

  不過小涼心煩的並不是自己籃球打不過阿一,而是感到一股莫明的煩噁,這種感覺就像已經一個禮拜沒睡覺,然後又吃了兩碗過期泡麵之後又坐著公車在山路上狂飆了兩個小時,實在有夠反胃但偏偏又吐不出來,搞的小涼一肚子鬱悶。記得上個禮拜第一次上體育課的候,自己似乎也是跟今天一樣要死不活的,當時還以為是不是自己晚餐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小涼開始靜下心來回想上個禮拜的情形,不久之後,小涼的臉色突然大變,並不是真的吃壞的肚子,而且小涼想起這兩個禮拜在學校裡的情形,除了這兩次體育課外,其實自己也曾突然有過這種煩噁的感覺,一次是跑班上課時,一次則是在要去學校餐廳的路上,而這兩次的共通點是都會途經後山操場邊。

  小涼默默的站了起來,開始繞著操場上的PU跑道慢慢走著,就像在散步一樣輕鬆自在,但小涼的心裡其實正在翻騰著,他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覺,這種某名的煩噁感覺絕對不是沒來由的,一定有什麼事物在影響著自己,只是最近真的變的非常的遲頓,以致於一向敏鋭的自己到了現在才驚覺。

  看似散步的小涼,其實正努力集中自己的意志力抵抗著這股煩噁,一邊尋找著可疑的事物,一口氣繞著操場走了三圈,他發現每當自己經過司令臺時,那股煩躁的感覺就莫名的提升了好幾倍。強壓著那股異常難受的作用,小涼一步一步慢慢的接近司令臺,每當自己多靠近一步,就感受到壓力又大上一分。

  下面?

  司令臺旁邊有一扇門半開著,裡面還有燈光透出,走近一看裡面四周都堆滿了雜物,像是個儲藏室。硬是忍住想要轉頭就跑的念頭進到了裡面,雖然堆滿了雜物卻還算是乾淨,平常應該也常常有人出入,角落還看見一些體育用具,多半是上體育課時會用到的,突然一道淡淡的光茫吸引住了自己,而出光茫的地方是牆邊的一道細細的裂痕,不仔細看還不容易發覺,而這道裂痕裡面正不斷的發出淡淡的光茫,奇怪的是那光茫像是流水一樣在細縫中游走不定,又定神看了幾眼,一時之間小涼覺得這光茫好像那裡不對勁,但一時之間又說不上來,這時候小涼突然發覺一股強烈的煩噁感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卻是開始頭痛欲裂!同時伴隨著強烈的耳嗚,逼的小涼實在是不敢再多待一會,立馬離開了司令臺。

  體育課結束後,小涼跟阿一坐在四合院的中庭喝著運動飲料。

  「剛剛也沒看你下場打球,怎麼這下子竟然滿頭大汗?」阿一看著小涼誇張的樣子說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小涼將剛剛所發生的事、以及一些自己的想法跟阿一說了一遍,雖然聽起來很離奇,但阿一似乎聽的津津有味,甚至馬上自己跑了一趟司令台的那間儲藏室逛了一圈,也看到了相同的裂縫,但是卻沒有看見什麼游動的光茫,當然也沒有感到有任何不適的感覺,這點讓小涼一整個摸不著頭緒。

  「喂!你看!」

  阿一突然壓低聲音打斷了沉思中的小涼,順著阿一眼神的方向看去,一名形色匆匆的背影正往綜合大樓走去,而校長室就位於綜合大樓中!

  「那不就是上次那個被叫做小秦的老師嗎?」

  兩人默契的相視一笑,一右一右的跟上。

  果不其然,那位被稱做小秦的老師正往校長室的方向匆匆走去,記得上次偷聽到老師們的對話時,就是這個小秦老師忘了開啟某種開關,才會讓他們兩個輕易的進到了校長室裡面,就不知道這次他會不會又失神忘了!

  小涼跟阿一就像普通的學生一樣一邊閒聊、一邊跟著走在後頭,兩人表面上都不動聲色,但其實心裡完全沒個底,實在沒有辦法再期待又會有像上次一樣的機會出現,若是再錯過這次,也許永遠都無法知道學校私底下到底在搞些什麼,畢竟學校老師們開會的次數明顯的減少了許多,能成功潛入的機會也越來越小,小涼心裡如此盤算著。

  「如果不冒點風險的話…」

  小涼思慮著,手指在口袋裡輕輕扣住了一樣東西。

  小秦老師一路走向校長室,小涼與阿一知道他的感應特別敏銳,所以故意離的稍遠一些,直到小秦老師打開校長室的大門走了進去,快要關上門的那一刻,小涼突然向前大步一跨!將口袋中的東西一甩而出!

  「咻~~~~~~~躂…」

  這個舉動讓阿一嚇了一大跳!只見一段漆黑的東西隨著小涼脫手射向校長室門口,就在大門要關上的一瞬間竟夾在了門縫上!小涼打了個手勢讓阿一一起閃身躲進了樓梯間,靜靜的聽著校長室的動靜,過了三分鐘後,兩個人小心奕奕的探出頭來,輕手輕腳的向著校長室移動。

  小涼將耳朵貼在門上靜靜的聽著,隨後輕輕一推!校長室的門就這麼推了開來,小涼將夾在門縫上的一下片黑色物品取下來拿給阿一,那是非常薄的一片金屬片,甚至比一般汽水鋁罐還薄,似乎是自已手工打製成的,外面還包了薄薄一層膠片,這樣一來在甩出去碰到東西時就不會有像金屬片般太大的聲響,而方才小涼那一甩正好射在門把的卡榫上,門自然就沒有辦法上鎖了。

  小涼對阿一裂開嘴笑了笑,示意她跟在後面,自己先貓腰閃了進去。校長室沒有一個人,而辦公桌上的臺燈依舊亮著,兩人再度來到休息室的門口貼在門上,裡面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小涼把休息室的門打開,跟辦公室一樣只有臺燈亮著,兩人沒有思考太久,立刻就動手開始尋找有可能開啟秘門的機關。

  「兩位不知道在找什麼,是不是需要幫忙呢?」

  突然一個男聲在門口響起,一個高大的男子正站立在休息室門前對著他們笑著。幾乎來不及思考!兩人一左一右瞬間衝到男子的面前,小涼兩指扣住一片金屬片,阿一將長髮一捲而起!

  兩人第一次聯手,竟然就配合的天衣無縫!只是兩人快,男子卻更快!

  「噗!噗!」兩聲…

  男子不知道從那裡取出了一本厚重的書擋在了身前,讓兩人的攻擊盡皆一彈而開,甚至沒有在書本上留下一點痕跡!同時男子向後一躍跳開了兩人的攻擊範圍。

  「住手!」

  突然又一聲大吼!休息室裡的隱藏電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啟了,裡面走出了另外兩人,一個是載著眼鏡的中年婦人,另一名便是那位小秦老師。

← 【半忙主義】台灣新藝術博覽會:看見藝術家的力量‧其一。 【後見之明】用數據組球隊沒辦法拿冠軍?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