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一連五天沒有看見雞排攤再推出來擺,攤位也空在那五天,倒也沒有哪個不長眼的傢伙敢偷偷在上面擺其它的東西。五天後,老闆回來了,大家精神奕奕的做起生意來,盡管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但大夥依舊充滿幹勁。大家不知道的是,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有黑道來搶生意了,雞排攤將成為夜市裡唯一戰勝黑道的一隻小蝦米。

  就在那一夜過後的隔一天,地方上突然有一位重量級的角頭出面把兩方人馬都找了過來,其中自然包括了當晚痛扁那幾個小混混的閻長峽、閻長谷兩兄弟。這位角頭大哥叫外號叫角子,大家都叫他角哥,是掌控整個台北市裡士林、北投、內湖、南港、汐止五大區的幫派老大,這個老大以好戰出名,平時不煙、不酒、不賭、不嫖、不毒,但是特別好鬥,鬥著鬥著小弟越來越多,鬥著鬥著就成了台北市黑道五區大老之一。

  那天角哥聽到去收士林這塊地盤的雞排攤的小弟出事了,還一口氣九個人都被撂倒!這讓好戰成性的角哥一個大怒之下就要去找雞排攤的麻煩,角哥已經很久不管道上的事了,平常也就由著這些小弟自行做主,只要不惹上什麼太大的麻煩,角哥一向不聞不問,但這九個小弟竟然丟臉到連個雞排攤都拿不下來,這口氣怎麼也吞不下去!但後來知道這九個小弟竟是被兩個耍長棍的高中生撂倒的,一聽之下氣都消了,反倒是一副興奮的要死的表情。

  當天晚上,角哥派人把兩方人馬都帶到士林的某一個堂口,那個堂口表面上是賣中藥材的,實際上也真的是賣中藥材的!藥材店的老闆叫齊思禮,年輕的時侯也常跟地方上的小流氓鬥毆,受了傷要去醫院看醫生很花錢,於是他就自己上藥房買點藥吃了擦了也就好了,久而久之竟然也學了一手好醫術,後來齊思禮碰上了角哥,當然三兩下就被角哥揍了個四腳朝天,但隔沒幾天卻又生龍活虎的在大街上晃盪,角哥驚訝之餘這才知道齊思禮懂得幾手醫術、手腳功夫也不錯,於是就把他給吸收進了幫派裡面,又出資替他開了間中藥行又送他去進修中醫。平常兄弟們都是過著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三天兩頭就掛彩也是正常,現在有了一間中藥行,兄弟們有什跌打損傷就能來這,實在再好沒有了!

  在中藥行的地下室裡,這裡才是真正的幫派堂口。角哥坐在前頭的大位上,兩方人馬分別站在下邊左右,角哥從剛才到現在,只是瞪著閻長峽、閻長谷兩兄弟,一句話也沒說。老大沒開口,自然沒有人敢說話,角哥自顧自的瞪人一邊還喝著可樂,喝完了!角哥對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立刻有兩支木棍拋向那一邊的閻長峽、閻長谷兩兄弟。兩人一接到木棍,手上一沉…乖乖!真是一支好棍,絕對是真正武術訂製的長棍,這可不是平常那些掃把、竹棍可以比的!正當這兩兄弟還在納悶為什麼要丟棍子給他們的時候,角哥輕輕的將可樂瓶放下,目光火熱的盯著他們,一個閃動!角哥下一瞬間已衝向弟弟閻長谷!兩兄弟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下意識的就將手中的長棍舞了開來!

  「咔!!!!!!!!!!!!!!!」

  角哥的手刀斬在閻長谷的長棍上,力道之大震的閻長谷虎口一麻!也就這短短的一瞬間,閻長峽的長棍駕到!長棍快,但角哥的腿更快!角哥一抬腳踢開了這一棍,差點將閻長峽的長棍震的脫手,一時間三人鬥在一起!角哥不虧是街頭浴血過來的,一拳一腳在在都夾帶著一股銳不可當的魄力,直壓著兩兄弟喘不過氣,而兩兄弟也靠著長年對耍棍的心得以及絕佳的默契,一時之間竟然跟角哥鬥了個五五波!但角哥手下的力量越來越大,開始逼的兩兄弟不住後退。

  「咔~咔~~~~~~~~~~~~」

  兩聲清脆的斷裂聲,閻長峽與閻長谷手中的木棍同時斷成兩截。終究是敗在了角哥的手下…但兄弟看著手中的長棍,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兩兄弟真的不錯。」角哥像是嘉許般的口氣。

  「從今以後就跟我了吧!」角哥坐回了位置上說。

  「不要!」「不要!」兩兄弟答的倒是很快,絲毫沒有任何考慮的時間。

  「不要啊?!那隨便吧!」說著,角哥起身往樓上走去。

  「從今以後,我們的人都不準再動士林的雞排攤,這雞排攤兩兄弟愛怎麼罩就怎麼罩,以後我不會再管。」

  說罷,角哥頭也不回的走了,帶著那九個頭破血流的小混混與一班人馬,就這樣離開了。

  一年之後,才不過大概傍五點左右,正炸著雞排的閻長峽擦了擦汗水,看了一下綁在攤位上的時鐘,若有所思。自經過一年前那件事之後,這兩個因為雞排而跟黑道混混大打出手的兄弟,因為事情實在鬧的太大,導致兩人差點被學校退了學,若不是因為雞排兩闆跟學校大力求情、加上黑道上的大哥們也都沒有再追究,否則肯定不會只有兩大過那麼簡單。

  而雞排老闆自那件事之後,雖然再也沒有任何黑道上的人物來找過麻煩,但也真正萌生了退意,於是這段時間裡雞排老闆讓兩兄弟一下課就到他這邊來,一步一步教他們如何炸雞排,加上所有的生產線與物料通路,都一項一項的帶著兄弟倆走過好幾遍,直到前一個月,老闆才真正的退休了,所且還完全無償的把士林第一雞排的招牌送給了兩兄弟,於是兩兄弟真真切切的當起了雞排老闆,可惜…

  「長谷,今天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日子啊?怎麼我一直想不起來!」

  「哥,我看你是熱昏頭了吧!除了雞排,我們還會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做啊?最近實在忙的連玩的時間都沒有了…」

  「奇怪了,那我怎麼一直覺得等下六點半有什麼重要的事該做…」

  「六點半?銀行結算是三點半吧!六點半是什?」閻長谷熱昏頭的說著。

  「等一下長谷!今天是幾號啊!」閻長峽突然大吼。

  「我哪記得啊!」閻長谷被突如其來的大吼嚇了一跳!就連前面在排隊買雞排的客人都嚇了一大跳。

  「幹!今天好像是大學開學第一天咧!」

  兩兄弟突然像被雷劈到一般,急急忙忙把身上圍兜兜跟手套丟給一邊的工作人員,一邊抓起兩塊雞排就拔腿狂奔!

  「蔡叔!我忘了我們今天開學啦!不好意思攤子就先拜托你們了~~~~~~~~~~~~」

  兩兄弟接手攤子的時候畢竟還是學生,兩個小鬼頭要撐起士林夜市最響亮的雞排自然不可能,幸而當年雞排老闆身邊的員工們也不想就此退休,於是乾就脆幫著兩兄弟一起頂了起來。現在兩兄弟跑去上學了,老員工蔡叔看著兩兄弟跑遠的背影笑了笑,辛苦就辛苦點吧,誰叫這攤子是他們兩兄弟當年用性命扛下來的,其他人不拼一點的話,要麼對的起那兩兄弟!

  「好!小老闆去上課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啦!!!!!!!」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所有人都笑了。

  閻長峽跟弟弟閻長谷兩兄弟站在德明財經科技大學的校門口,一邊咬著雞排一邊喘著氣,模樣甚是狼狽。

  「哥!還好總算是趕上了!」

  「長谷,今天起我們就由賣雞排的高中生,升級成賣雞排的大學生了!」

  「考!聽起來好像很厲害耶!」

  兩個天真的新手大學生,有說有笑的走進了德明的校園,兩兄弟沒察覺的是,他們的往後人生中除了耍棍與雞排之外,即將被強塞進另一段驚天動地的傳奇故事!

← 【膠卷】豪情3D -- 男人看了笑呵呵,女人看了霧颯颯的胡搞喜劇 【半忙主義】那些音樂與那時發生的故事。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