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5 years ago

  

  凌晨的士林夜市,這個時間裡,對於各個即將收攤的攤販來說,應該是個安靜的夜,大家忙著收拾著自己的小小攤位,再拖著疲備的身體踏上回家的路。但對某些人而言,今晚竟是特別的漫長,更是充滿了一絲濃濃的肅殺之氣!

  一群手持開山刀的角頭流氓,和幾個拿著各式鍋碗瓢盆等生財器具的小攤商,兩撥人馬正齜牙裂嘴的對峙著,但最突兀的,是這兩匹人馬中間還夾著兩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年輕人,兩個年輕人手中各拿著一支長棍。雖說是長棍,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其實那是賣衣服的攤販拿來掛衣服用的長桿,而這兩個年輕人,同樣也對著那群角頭流氓齜牙裂嘴。

  「阿峽!阿谷!你們兩兄弟不要鬧了!這件事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等下受傷了就不是開玩笑的,會出人命你們知道嗎,快點   走開!」

  這兩個年輕人自然是閻長峽、閻長谷兩兄弟。剛兩個人去便利商店買完飲料回來,遠遠的就看見雞排老闆跟這些個地痞流氓打了起來,情急之下順手就跟路上賣服飾正要收攤的大姐借了兩根掛衣桿來,有了還算稱手的武器,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中生,完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衝進兩撥人馬當中,也該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這兩兄弟一個火爆的亂入竟真的壓過了這群流氓的氣焰。

  對於背後雞排老闆的勸告,兩兄弟完全充耳不聞,只是一個勁的瞪著眼前的角頭大哥,再怎麼傻的人也看的出來,一切的混亂都是因為這個大哥想要吞掉這間雞排攤,只因為雞排老闆不願意自己努力大半生的心血就這樣被一個該死的混混奪走,最後搞的角頭大哥也拉不下老臉,才會爆發今天這樣的衝突…

  今天的情況…絕對不可能善了,兩兄弟心有靈犀,自然明白一旦出手就無法回頭,也就是憑著一股義氣相挺,既然讓他們碰上了,就絕對沒有掉頭逃跑的可能。雞排老闆認識這兩兄弟的時間也不算短了,當然也知道這兩人的脾氣如何,勸肯定是勸不動的,但他實在不願意看到兩個不相干的孩子為了他而受到任何傷害,這當雞排老闆苦思著該怎麼化解這場衝突時,兩兄弟卻率先打破了沉默。

  只見兩兄弟突然同時轉動起手上的長棍,而對面的幾個小混混突然全身打了個冷顫,不自覺的都退了一步。也就在這短短幾個呼吸之間,兩兄弟長棍同時出手,分別擊向不同的目標。沒有任何留手收力的餘地,對方拿的可是開山刀,手下留情的話最後倒地的肯定會是自己,於是兩兄弟一出手就直取對方要害之處!

  「碰!碰!」

  兩個小混混應聲而倒!

  還有六個…

兩兄弟心裡有著一樣的想法。

  小時候,這兩個小鬼頭就特別愛學著電功夫片裡的大俠舞刀弄劍,但是刀啊、劍啊這種武器殺傷力太大,而且一般人也不容易買到這些東西,更別說是兩個小孩子,於是兩兄弟就拿著家裡的掃把、曬衣桿等等東西充數,這種東西對小孩子來說比較沒有那麼高的危險性,而且隨手可得,兩兄弟就成天拿著家裡找的到的棍狀物互毆,小孩子不懂收力,所以兄弟倆常常打的頭破血流,這也就算了,主要是家裡找的到的東西都被打壞了,於是爸媽從此嚴格禁止再拿家裡的東西亂耍。

  兩個過動的小鬼只好四處尋找路邊丟棄的竹桿、木棍、破掃把等等廢棄物繼續互相鬥毆,在長大了一點,就開始跑到郊區的竹林子裡挖竹子,尤其綠油油的竹子像極了小說裡的打狗棒,互毆起來更多了一股江湖比武的氣息,兩兄弟從小打到大,手裡的棍子在他們手上還真是耍出了點心得跟興趣,只要有棍子在手上,兩兄弟甚至還曾經挑戰公園裡專門欺負流浪狗的小混混。

  那些小混混其實只是附近的高中生,但是每每成群成結黨都有十多個人,晚上常常霸占在公園裡的涼亭,仗著人多成天喝酒鬧事。有一次幾個小混混鬧的過頭了,不知道那裡找來一條繩子,套著一隻可憐的流浪狗甩著大風車,又讓大家接力拖著狗狗在地上磨,狗狗的哀號聲整個公園的人都聽見了,卻沒有人敢上前阻止,甚至連報警的勇氣都沒有紛紛避開了公園。

  也該是惡人自有惡人磨,當天這些個小混混被他們兄弟倆碰上了,這兩兄弟自小時候拿起棍子的那天起,就打的附近所有的小屁孩不敢欺負流浪狗、不敢欺負老伯伯、不敢亂丟垃圾、不敢不孝順父母、不敢不吃青椒…儼然就是附近的孩子王。

  那天兩兄弟正好把竹子都打斷了,於是就到附近的竹林裡砍竹子玩,回來時在公車上正好聽見公園裡狗狗的哀號聲,於是提前下了車尋著聲音找過去,正好看見這一幕,兩兄弟當場紅了眼眶,沒有一句廢話,兩兄弟抄起剛砍回來的竹子直接就把那個正拖著狗狗的高中生轟的腦袋開花!而圍在一旁嘻笑的小混混頓時亂成一團!七手八腳的想從書包裡拿出預藏的小刀與扁鑽,但還沒等到翻開書包,一道勁風撲來,一個小混混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指完全反折!下一秒,已完全失去意識。

  沒有任何停頓,兩兄弟如狂風掃落葉一般揮動手中的竹棍,連跑都來不及跑,兩兄弟沒有放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沒有放過在場任何一隻手。

  二十分鐘後,警察趕到,只看見在場橫七豎八的倒了二十一名指骨爆裂的高中生與當地的小混混,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附近的動物醫院也多了一隻傷痕累累的流浪狗。

  「刷!!!!!!!!!!!!!!碰~~~~~~~~~~~」

  又一個倒霉的小混混倒地,但兩兄弟心裡絕對明白,上次之所以能以二敵二十一,完全是因為那二十一個人都只是雜魚般的小混混,而這面對的雖然只有九個人,但扣除根本就只會在旁邊吶喊助威的四人都已經倒地,接下來的五個人可就難辦了,畢竟這五個人都是這一區角頭老大身邊的人,那麼多年下來街頭血鬥著實少不了,而到現在還能待在老大身邊的傢伙,自然都是身經百戰人物,雖然現在名不見經傳,但只要好好活下去,以後自然有這些人的一片天。

  從剛才動手開始,這五人就圍在一起冷冷的看著沒有插手,其中的四人更是把他們的老大護在中間,一時之間兩方人馬僵持在那誰也沒有再動手。

  「幹!兩個不知死活的小鬼…很好…很好…」

  被圍在中間的老大看到這樣的情況,不但沒有爆怒,還一邊冷冷的笑了起來。

  「媽的!很好!兩個小鬼有種!哈哈哈哈哈~~~~~~~~~」這個老大就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笑的人心裡發寒…

  「哥,他是不是發瘋了啊?」

  「我怎麼知道!幹!!!!!!!!!」

  話還沒說完,對方四個大漢突然抽刀上前,完全沒有廢話,四把開山刀舞了起來,直砍進兩兄弟的長棍範圍之中!距離是長棍的優勢,一吋長一吋強,一吋短一吋險!若是失去了長棍的優勢,兩兄弟將直接曝露在開山刀的威脅當中。雞排老闆與一夥員工在旁邊也看的冷汗直流,正想上前去幫忙。

  「別過來!」

  兩兄弟在危險當中竟然還有餘暇觀察其它地方!四個混混前後左右極近距離的將兩兄弟圍在中間,一刀一刀招呼著兩兄弟,長棍根本無法發揮長度的優勢,只能拼命的格擋砍來的快刀,眼看距離被拉的越來越近,兩兄弟背緊靠著背不斷的舞動長棍。

  「哈!!!!!!!!!!!!!!!!!」

  哥哥閻長峽突然狂笑著大吼一聲!接下來兩兄弟轉過身來,互相面對著對方…把自己的後背賣給了四個混混,四個混混也是一驚,但手上可沒閒下來,既然對方自己放棄了掙扎,他們也不會手下留情!但這時兩兄弟出手了,但出手的對向不是這些混混,而是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自己的親兄弟!閻長峽一棍揮出,眼看就要把自己弟弟的頭給打爆,但就在長棍來到的那一瞬間,閻長谷把頭向旁邊一扭!長棍就直接擊在即將砍到閻長谷背後的混混手腕上,開山刀脫手,兩兄弟笑了!

  兩兄弟可是玩長棍玩出名的了,也曾經跟其它地方的一些混混交過手,對方早知道他們長棍耍的厲害,尤其長棍有距離優勢,根本無法有效靠近他們兄弟聯手,而兩兄弟也幾乎未逢適手,有鑑於這點,幾個小混混於是一口氣就號招了二、三十人想用人海戰術直接縮短距離壓過兩兄弟,兩兄弟當時被對方板手、鐵棍打的遍體麟傷,情急之下竟想出這樣一個方法,用彼此的身體當做距離,兩兄弟面對面直接攻擊對方的後背,兩人從小到大的默契極佳,一攻一閃配合的天衣無縫!

  而這次又碰上了相同的打法,兩兄弟自然會心一笑!一把開山刀脫手,對方一陣大亂,剛建立起來的合圍之勢頓時瓦解!與小混混的對決一向沒什麼看頭,剩下來只有被屠殺的份,很快的四個小弟都趴了,只剩大哥一臉不可置信的呆立當場。沒有給他太多思考的時間,兩兄弟亂棍齊上將大哥解決。

  二十分鐘後,警察到場,現場只剩下九個頭破血流的黑道混混,還有滿地飲料,至於雞排攤?什麼雞排攤!早就收的一乾二淨了!

← 【後見之明】運動場上的攻擊與防禦 【後見之明】運動場上的攻擊與防禦(續)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