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一個出神的時間,小涼似乎把十年前的回憶都重新經歷了一遍,而徐伯已經吃完他餐盤裡的食物,外加小涼的湯跟紅茶…現在正摸著自己的肚子一邊剃牙一邊打嗝,不管小涼怎麼看,眼前的這位老伯伯,怎麼看都看不出來他那邊不像老伯伯…於是又跟徐伯在坐位上哈啦了幾句,才毫無所獲的離開。

  公司出了那麼大的事,又在警局磨了老半天,招了台計程車把徐伯送回公司,跟部門的同事交待了幾件事情後也就開車回家了,看樣子今天不是上班的好日子,但是晚上還是得要上課,不如先回去睡個回籠覺,好養足精神應付班上那些怪里怪氣的同學。

  晚上六點整,小涼提著一包魯味進了教室,沒想到班上的同學們一個比一個早到,明明六點半才上課,班上卻已經有三分之二的同學到了,而且現在才開學第二天,不知道為什麼班上的同學好像都已經認識了八輩子一般,就差沒有在班上結拜了!

  「難道是我很難相處嗎?」

  小涼不禁在心裡碎念了幾句,卻依舊沒有開口跟任何人攀談。默默吃完了魯味,鐘聲才剛響起,就看見教室門猛然一開,一位穿著窄裙套裝的女人爆衝到了講台上。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是你們的會計老師,很不幸的我們要一起相處一整個學年,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太亂來,我也不想當掉太多   人,接下來介紹一下我自己!」

刷刷刷的在黑板上幾筆,倪芊芊?!

  「這是我的名字,但是很少人這樣叫我,其他的老師或是其他的學生,都習慣叫我剪刀手,你們也可以這樣叫我,不用稱呼我老   師了。」

  剪刀手…怎麼這外號聽起來就是很會當掉人的老師,實在是有夠不妙的感覺,看其他同學們的表情,多半也是一副兇多吉少的樣子,看來大家的會計似乎都學的不好啊…

  「你們不要緊張,我叫剪刀手並不是因為我很會當人,相反的,我其實很少把學生當掉,以後你們就會知道的,至於我為什麼叫   剪刀手…我倒是希望你們永遠都不會知道。」

  這位剪刀手老師突然默默的冷笑,直笑的我們心裡發寒…說真的,我真的連猜都不敢猜啊!

  「這週是開學週,所以你們的課本都還沒發下來,所以!今天我們也不用上課了,班代是那一位?」

  「有!」一個低沉的聲音從教室後面冒了出來。

  我整個大驚!我怎麼不知道班上有選什麼幹部出來了?今天不是才開學第二天嗎?難不成選幹部這種事情都不用經過大家表決嗎?誰先答有就是誰囉?跟著大家回頭一看,一個理著大平頭好像才剛當完兵的大男孩站了起來。男孩高瘦,右手手臂上套著六個手環,上面還刻印著奇怪的符號。大男孩滿臉流氓氣息,一言不發。

  「你就是班代嗎?好!你幫老師整理一下大家的座位表,以後我就照這份座位表點名,還有想要換位子的同學可以趁現在再換過   。最近因為學校有些重要的事務要處理,包括我在內,很多課堂的老師可能都沒辦法準時上課,希望各位同學能多多包函,如   果老師還沒來,就請班代先維持班上秩序自行自習。」

  「知道了。」很像流氓的班代答了一聲。

  「好了,等下學校還有很重要的會議要開,反正也沒有書,大家就先自習吧!」

  剪刀手一把事情交代完畢後就匆匆的離開了教室,留下一副不知所措的我們,不知道學校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聽起來這樣的情況以後應該會常常發生,這對於繳了很多學費但其實並不是那麼想上課的我們來說,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既然老師都說了,我等下發一張座位表下去,大家照著自己坐的位置填下自己的學號姓名。」

  班代倒是滿負責,馬上就弄了一張座位表下來,同時班上再度陷入吵雜的狀態,看來剪刀手一時半刻也回不來,前兩節課多半還是自習了,於是小涼離開了教室想到福利社買個飲料,才走出門口沒兩步,就有人從背後拍了他一下。

  「同學,是要去福利社嗎?」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昨天那位差點就要了他小命的正妹殺手,小涼下意識的微微退後半步,感覺脖子似乎有些發寒。

  「你也太誇張了吧!我有那麼恐怖嗎?!」

  「哈哈哈,不是啦…同學妳也要去福利社嗎?」

  「我叫蘇一一,叫我阿一就好了。」

  「哦哦!阿一啊?妳叫我小涼就可以了!」小涼一邊打著哈哈,一邊跟阿一閒聊一邊往福利社走去。

  「喂!你覺得那個剪刀手急急忙忙的要去開會,會是什麼重要的事啊?」

  「重要的事嘛…反正應該是我們不會感興趣的事吧!幹嘛妳那麼關心學校的事務嗎?」

  「沒啊!就只是好奇囉,雖然我們才開學兩天,但是我發現這兩天學校的老師每個都急急忙忙的,而且臉色都不太好看,不知道   是不是學校出了什麼大事了?」

  聽到這,小涼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身邊的這位正妹殺手阿一,真沒想到阿一的觀察力還不錯,雖然小涼自己也注意到了這點,但是卻沒有放在心上,只當這些老師是因為開學的忙碌才顯得臉色很難看,但經阿一再次提起,小涼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會不會只是剛開學學校要忙的事太多,所才大家才匆匆忙忙的,氣色不好也再所難免嘛。」小涼不動聲色的回了一句,也想知   道阿一心裡是怎麼樣一個想法。

  「一點都不像,又不是沒唸過書,學校要忙的東西還不都大同小異,況且就算是剛開學特別忙碌,又怎麼可能每個老師都忙,而   且他們臉上的表情根本不是忙碌的表情,而是在擔心什麼的表情,我覺得他們在忙的事情,可能根本跟學校沒有直接的關係、   或者是跟學生沒有關係!但是…學校的老師如果不是在煩惱學校的事,又有什麼事情會讓每個老師都這樣煩惱呢?你不覺得很   奇怪嗎?」

  小涼有些心驚,光看這些人的表情,阿一就能連想到那麼多情況,反觀自己最近似乎是有些鬆懈下來了,神經反應竟然變的如此遲頓。

  「為什麼覺得他們不是在煩惱學校的事,老師不煩惱學校的事,還能煩什麼事?」

  「奇怪的地方就在這裡啊!其實我也就是一個感覺跟猜測而己,倒也沒什麼證據能證明我的想法,不過如果假設我的猜測是正確   的,你難道不會好奇是什麼事情會讓所有的老師都那麼煩惱嗎?」

  阿一非常鬼靈精的看著小涼,賊賊的輕笑著。

  「聽妳這麼一說,好像真的還滿有意思的,不過看妳的表情,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啊?」

  阿一一副你答對啦的表情!突然湊到小涼耳邊,不虧是正妹殺手,身上淡淡的香味都成了最誘人的武器,讓小涼感到有些晃乎。

  「我們兩個在這想破頭也想不出什麼東西,乾脆直接去聽聽老師開會的內容不就好了。」

  「怎麼老師開會學生也能參加嗎?」

  「是沒有說可以啊,但是也沒說不可以嘛!」

  小涼終於知道阿一剛剛那副賊賊的笑是什麼意思了…

  五分鐘後,小涼跟阿一在走廊上逮住了一個看來來行跡匆匆、神色可疑的老師,就遠遠的偷偷跟在這個老師的背後,而學校別的沒有,最多的就是學生,兩個鬼鬼祟祟的學生再怎麼可疑,只要淹沒在眾多的學生群當中,誰也沒有辦法發現自己被跟蹤了!

  「喂!妳怎麼能確定這個老師就一定是要趕去開會的啊?」

  「我那知道啊!反正就隨便跟一個啊,跟錯了再選另一個繼續跟嘛!反正前兩節就自習啊,幹嘛你很趕著回去嗎!」

  阿一對著小涼白了一眼,看來應該是個很任性的正妹殺手,我想她殺人的手法肯定也相當任性啊…

  就在小涼跟阿一兩個人在互相吐草的同時,前面的老師突然一下猛然的回頭!這個舉動嚇的兩人一左一右閃進一間空教室、一個閃進了樓梯間。

  「怎麼可能!」兩個人的心裡都有同樣的想法。

  小涼跟阿一這兩個人私底下都不是什麼平凡老百姓,兩人的身手也自問都不是一般高手比的上,而且自從兩個人開始跟蹤這名老師開始,都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腳步與動作放到最輕,從常人的角度來看兩人的動作不會有什麼特別的變化,但若是走在黑暗當中,對一般人來說絕對是無聲無息!但前面這位看似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老師竟然似乎是察覺到了有人在跟蹤他?!真的是太離奇了!

  兩個人一副狼狽的樣子各自躲在陰影處,虧得兩人的身手還真不是一般的好,看起來應該沒有被發現,而前面的老師一臉疑惑向後張望,隨後又不發一語快步往前走去。

  一直到聽不見老師的腳步聲後,小涼跟阿一才悄悄的從兩邊探出頭來,一副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兩人都沒想到一所平凡大學的平凡老師,竟然有那麼高的警覺性,還差一點發現他們兩人的跟蹤!他真的只是一位普通的老師嗎?

  「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啊…」

兩人相視一笑,又尋著方才那位老師的身影跟了上去。

← 【後見之明SP】太陽花學運的困境與突破點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十七章-密室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