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上週實在無心力寫文章...
經過前天的熱血之後,感覺小宇宙都回來了呢
所以,這兩天趕快把進度補上,讓自己能夠繼續認真連載
繼續鞭策自己 不要拖搞 不要 不要 不要!

為了避免前面的話講太多,我們還是趕快進入故事吧
免得我又想要講一堆跟時事有關係的話惹
那麼,請大家欣賞
罪咎之途 -- 密會

  「帕薩,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古板而無趣的人,想不到也會耍點嘴皮子,讓那隻傭狗乖乖聽話。」波馬地‧伯森,耐性德主語調輕浮地譏諷著帕薩,眼睛卻看著他手中的紅酒杯。
  「而且…就憑那隻傭狗還又那六個人,要怎麼打倒連莫雷西都無法擊敗的諾曼?諾曼的身上可是寄宿著那東西阿,那東西我們當初也是花了不少心血,犧牲多少性命才封印住的。」伯森一口喝光了紅酒,拿起酒瓶又往杯中倒去。
  帕薩一言不發地繞著室內走動,裝飾典雅的廳堂之內只有他們五個人,就連各自的侍僕官也不得進入。這是一處封閉的密談室,在聖信城剛被建立之時就已經存在了。凡是德主們聚集在此處時,都是眾國面臨巨大的難題之時。
  除了三大公國的公爵、麥拉帝國的帝王之外,在座的五人便是眾國之內最有權力的人。在某些時候,在這小小的會議室內做出的決定,甚至能夠影響整個眾國的政策與未來。因此,就連三位公爵和帝王都對他們敬畏有加。
  「伯森你就別懷疑帕薩了,他一直都是我們之中最能言善道的人,這次的會議由他來主導也有了好的結果。那頭傭狗願意接受任務,帶領遠征隊去討伐魔王,這樣就好了。」坐在伯森對面的是杜吉勒‧拜森,勤奮德主。身材壯碩的他有著一身黝黑的肌肉,脫掉厚重的法袍之後只穿著輕薄的綿衫,彷彿冰寒的天氣對他毫無影響。
  「我…各位…其實我建議不如大家早點回去各自的城吧,要是諾曼趁著我們不在的時候入侵了城堡,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了。」講話有些結巴的是莫地斯‧加農,謙虛德主。身材瘦弱的他幾乎只有拜森的一半厚度,莊嚴的教袍在他身上看起來有些過大,加農坐在桌子的角落位置,坐在他旁邊的則是七位德主中地位最高的貞潔德主:卡司帝‧翰墨。
  卡司帝‧翰墨板著臉孔,如同往常的每一刻般嚴肅,眉頭之間閃耀著聖神信仰的容光,只見他緩緩張開緊閉的雙眼,以樸實敦厚的聲音說:「各位教友弟兄們,在聖神的教誨之下我們無需恐懼。我們所需面對的一切、所需要準備的事物,聖神都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
  翰墨從懷中取出經書,包著金色皮革的經書上鑲有繁複的雕飾。翰墨左手壓在書上,低聲說著:「聖神麥若維塔,以您的光輝照耀我們,以您的目光指引我們,揭示我們的道路、照亮前方的曲折……」結束祈禱之後,翰墨看向他的教友們,露出淺淺的微笑。
  「各位,我們在信仰的道路之下前進。」翰墨的雙眼透出信仰的光芒,一一看向他的教友們:「加農,請你不用擔心諾曼,他的行蹤早已在我們的掌握之下,暫時並不會威脅到你的國家。聖神已經降下了指示,請你明天迅速回去安穩加農國內的勢力,並且下令出兵好麼?」
  謙虛德主吞了一口口水後說:「好…好的,悉聽聖神的指引。」在他的心中,微笑著的翰墨反而比一頭猛虎還要可怕。接著,翰墨又轉向了自顧自喝著紅酒的伯森,清了清喉嚨說。
  「伯森,我親愛的教友。我們要相信帕薩的努力,這七位英雄是在聖神的旨意下所選出來的,他們將在聖神的容光之下代替我們出征,配備著聖神所準備的寶具討伐邪惡,我想諾曼也沒有辦法抵擋一次有七位使用寶具的英雄吧?」
  「寶具?你該不會是要我們把自己的寶具交出來給這些低賤的人使用吧?」耐性德主突然把酒瓶重重地放在桌上,發出巨大的碰撞聲。
  「不用擔心,伯森。我們自己的寶具必須待在我們的身邊,雖然莫雷西的聖光勝利之劍暫時還不知去向,但我相信在聖神的引導之下,寶具一定會回到他應該在的地方。」
  「我自己會照顧好我的東西。」雖然還是想要強硬地反駁,拒絕翰墨的提議和關心,但伯森的氣勢已經降低了不少。
  「那麼,伯森。請你明天回到拜温的時候便下令徵兵吧,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商討過許多次了,每一座城都必須派出相應的兵力才行,就算你再怎麼拖延,這個冬天過去之前,都必須把你的士兵送到我指定的地方,知道嗎?」翰墨說著說著,手上的勁道不自然地加重。
  「我知道了,悉聽聖神的指引。」最後伯森完全收起脾氣,恭敬地回答。
  「拜森,工房的進度趕得上麼?」翰墨轉向身型健壯的勤奮德主,開始討論起之前訂製的軍用品,從訂單的內容和數量看來,幾乎是眾國內所有士兵的武裝都包含在內。
  「翰墨,這個訂單的數量實在太大,你必須再給我的子民們時間……我昨晚已經計算過了,至少還要三個月以上。」拜森以詳細的數據回答,可以看得出來他在今晚的會議之前已經做足準備。
  「吾友,聖神已經看到了你的努力,但現在這樣的速度並不足以完成祂的期待,你與你的子民必須更加倍的工作,而聖神會在這樣的辛勞之中為你們添加力量,讓鍛造的爐火永遠永遠旺盛、擊打的鎚音永不停歇。」翰墨說著,舉起手在胸前畫了個十字,「向聖神祈禱,向聖神祈求。」
  「兩個月,拜森。你有兩個月的時間完成這筆訂單。」翰墨結束了對話,而拜森也只能點點頭接受所有要求。從他回國的那天開始,國度之內的工房將永不停歇,在交出訂單之前,熱爐堡將被熾熱的火焰所包裹。
  趁著翰墨指派完工作的空檔,一直沈默不語的帕薩終於開口:「翰墨,這樣的工作量真的不會引起民怨麼?我們是要對抗邪惡的入侵,但不是要讓我們自己變成必須被對抗的邪惡。」
  「帕薩,慈悲的帕薩、寬容的帕薩、永遠為人民著想的帕薩。」翰墨說,
  「這場戰爭我們必須動員所有人的力量,在聖神的意志之下,齊心協力地與邪惡對抗,我們都見識過邪惡肆虐的恐怖,即使在這過程中必然會有苦難、會有犧牲,只要我們堅信著聖神的領導,苦難必定會過去。」
  「但是翰墨,他們……」帕薩本想繼續反駁,但翰墨揮手打斷了他的發言。
  「聖神的旨意便是如此,不用再多說了。帕薩,你也必須率領你的子民加入這場聖戰,我們需要昆雅醫療協會提供三百位醫師,如果可以的話甚至需要四百位,這場戰爭恐怕沒有這麼快結束。」
  「這是沒有辦法做到,翰墨。昆雅醫療協會只有五百名左右的醫師,我們沒有辦法提供超過一半的醫師投入戰地,更何況我們現在還接納了伊露奎城的難民,醫療資源非常吃緊……」帕薩據理力爭,希望能有一些奇蹟出現。但在翰墨所堅持的聖神教義之下,恐怕沒有妥協的空間。
  「帕薩,希望你謹記這是聖神的意思。」聽到翰墨又一次強調,帕薩只能低頭不語。之後的會議幾乎都在翰墨的主導下進行著,翰墨取出地圖解釋著他所安排的戰略位置、戰術計畫等。
  會議一直進行到深夜,才在翰墨主持的祈禱之後結束。

  「你不覺得這個計畫太過激進麼?」會議結束之後,帕薩跟著翰墨一起離開密談室,兩人延著走廊並肩而行。其他三位德主則在聖手衛的保護之下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
  夜深的聖信城裡安靜的如一池潭水,只有漣漪靜靜地擴散。
  「為了打倒諾曼,我認為這樣的計畫已經算是相當穩健了。你也知道諾曼本來就是我們之中劍術最好的人,在那東西的幫助之下連莫雷西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你難道不擔心那東西已經操縱了諾曼麼?」
  「這……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但我們蒐集的資料還不夠多,我曾經在一卷古書之中讀到有關那東西的記載,也許事情的真相並不是我們所推測的那樣。或許,真的還有轉圜的餘地。」
  「帕薩,你忘了我們曾經面對過的魔王是有多麼恐怖,現在諾曼還沒有辦法掌握那東西的可怕力量,難不成你要等到諾曼真的變成魔王時才要出兵討伐麼?如果歷史重演,這片大陸上有多少家庭會捲入戰爭之中?」翰墨口氣強硬地說。
  「這……你說的沒錯,我們不能讓魔王有機會再次出現。但我永遠沒辦法忘記那天晚上,他看著我的眼神。」帕薩突然回憶起多年前,那個下著大雨的黑夜。那個夜晚,他們拿起手上的長槍、長劍、斧頭和盾牌。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沒有代表什麼……」翰墨正想要否認,但帕薩卻突然渾身僵硬地往旁邊的牆上倒去,渾身不自覺地抽搐著。在帕薩的眼中,他已經回到了許多年前。
  大雨滂沱,渾身淋濕的英雄們站在一個圓圈。
  倒臥在地上的男子渾身是傷,掙扎著想要爬起身來。一名英雄衝上前猛力一踢,將男子重重地踹倒在地,凹成ㄑ字型的身軀重重地喘息著。
  一道閃電劈過,將所有英雄的面孔印照著慘白的樣貌。
  那名男子的雙眼,像是發著光的貓科動物般瞪視著,瞪視著俯視著他的所有人。
  含著鮮血的那張嘴,嘶吼著、大喊著、懷疑著。
  「叛徒…叛徒…叛徒……」帕薩喃喃自語眼睛瞪著前方,彷彿諾曼就站在他的眼前。翰墨緊張地看向兩旁,擔心被下人們看到帕薩的模樣。一名德主被夢靨所困擾的流言,將會偷偷腐蝕民眾對於聖神的信心。
  「帕薩!」翰墨在老友的耳邊低吼,希望可以喚回他的意志。
  「我們錯了…我們……我們錯了。」帕薩不停地說著。
  深陷於記憶中的帕薩耳中哄響著那一晚的所有聲音,倒在地上的男子爬起身,跪趴在地上嘶吼著他的詛咒,即使背後的雷鳴不停作響,在場的英雄們卻一句話都沒有忘記。
  「帕薩,清醒點。我們的決定沒有錯,在那樣的狀況下,無論是誰都會做出跟我們相同的決定!」翰墨緊緊抓住帕薩的肩膀,用力地搖晃著他。幾分鐘後,帕薩終於重新穩定情緒,這才發現他已經滿頭的冷汗。
  翰墨遞出手巾給帕薩,等著他重新整理好情緒之後,兩人才繼續往前走著。深夜,聖信城的走廊上只有兩人的腳步聲,深沉而緩慢地交錯著。漫長的紅絨地毯上,承載著兩人各自的心事。
  帕薩沈默不語地走著,一直到兩人來到了他的客房之前,帕薩才又說:「翰墨,我是真心地認為這件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畢竟我們都認識諾曼,他不是一個那麼容易被邪惡打敗的人。拜託你,再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有時間去研究這其中暗藏的秘密。或許就不用再犧牲這麼多的人!」
  「時間!帕薩,我們最缺的就是時間!三天前,阿斯頓的靜默城也遭到了襲擊,靜默城裡頭至少五萬人受害,他們的時間呢?要是諾曼到了你的昆雅城,你能夠幫你的子民爭取多少時間?如果我們不主動出擊,你能保證他會你時間讓你帶著子民離開麼?」
  「我……我不知道。」面對翰墨的種種質疑,帕薩的內心也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反駁,翰墨提出來的每一件事情都確確實實地證明了諾曼的行動,是針對他們每一位德主而來。先是莫雷西,接著是阿斯頓,而下一個又會是誰?
  「帕薩,我的老友。我們要相信聖神的旨意,麥若維塔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棄我們的,只要我們堅定對祂的信仰,祂必然會降下福祉給信奉祂的群眾。」翰墨的語調突然變得柔軟而充滿神的光輝,搭在帕薩肩膀上的右手傳來陣陣溫暖,讓他原本緊張、退縮的情緒慢慢緩和了下來。
  「好…好吧。」
  「這幾個月來你也辛苦了,快準備休息吧。願聖神的光輝與你同在。」
  「是,謝謝您。也與您同在。」帕薩與翰墨按照禮儀告別之後,便回到房中休息。而在房門緩緩關上的同時,翰墨露出了相當不滿的表情。

  「帕薩,這件事情必須得照我的意思來完成。」
  「一定。」

←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十五章-李白 【後見之明SP】太陽花學運的困境與突破點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