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怪人猛然一下站了起來,然後仰天狂笑!看不出來這個醉鬼實在中氣十足,這一笑竟笑的我耳膜狂震,幾乎笑的我又暈死過去!好在在我真的又暈過去之前他終於是笑完了…之後這個醉鬼又開始直勾勾的盯著我看,臉上似笑非笑的看不出他倒底想幹嘛。正當心裡又開始燃起一絲不祥的預感時,這個奇怪的醉鬼突然一把將我從地上拉起來,力氣大的就像小孩子在扯一個布娃娃一樣輕鬆!這讓我本來痛的快散架的身體幾乎立馬就要斷氣!但這個該死的醉鬼完全不把我當一回事,直接扛著我的手臂一把將我背在背上。

「好!走一個!」

  什麼玩意還走一個咧!是想要走去那邊啊?就不能直接叫救護車過來嗎?正當我心裡還在不停幹罵的同時,這個大漢背著我竟直直的跑了起來,重點他還不是向捷運站的出口跑,而是往月台鐵軌的方向跑去,然後縱身一跳!

  「嘿~~~~~~~~~~~~~~~~」醉鬼說。

  「哦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我說…

  沒想到這個醉鬼並沒有跳下月台,而是單腳一跳飛躍過了鐵軌落在月台邊的護欄上,這個醉鬼竟然能背著一個人跳那麼遠!正當我還在驚嘆的同時,這個醉鬼完全沒有在護欄邊停留的意思,在落地的瞬間再度起腳一躍!完完全全就這樣從十幾公尺高的捷運月台上─────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跳下去…

  竟然沒有跳下去…

  竟然沒有跳下去…竟然沒有跳下去…竟然沒有跳下去…竟然沒有跳下去…竟然沒有跳下去…竟然沒有跳下去…竟然沒有跳下去…

  不但沒有跳下去,而且還在快速的往上飛!本來以為會像遊樂園的雲霄飛車一樣從天上掉到地上,只是雲霄飛車還會再次爬升,而我們兩個會摔的頭破血流…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百分之百應該會直接摔進地獄…但我們卻沒有摔到地面上,反而還離地面越來越遠!

  「到到到…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你你…到底是誰啊?!」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間就恢復了可以講話的力氣,但講話是卻停不了的一直發抖。

  「我啊?我的名字啊,叫做李白!哈哈哈~~~~~~~~~~」

  李白?怎麼好像很耳熟,好像快要想起什麼事情了,但一聽到這個醉鬼的狂笑聲,一瞬間竟然覺得好暈、好想睡、好沒有力氣…就這樣,完全失去了意識,一個醉鬼、一個半生不死的年輕人,就這樣消失在天際的雲層之中。

  再度醒來時,頭有點痛,不過四肢倒是活動自如,而且全身上下什麼血跡、傷口、髒汙全都消失的一乾二淨,我穿著平常穿的睡衣,躺在自己的床上…

  此刻的小涼,正楞楞的搔著自己的腦袋,爆躁到幾乎要把自己的頭髮都給扯了下來,之後又把全身的衣服脫光站在鏡子前面照來照去,然後繼續搔著自己的腦袋…

  「真是見鬼了…」

  難到是夢一場?!小涼看著手機上的時間,明明就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怎麼我會突然間回到家裡,身上一點傷口也沒有,就好像沒事睡了一覺一樣?小涼斷斷續續回想起昨晚所發生的事,然後再看著鏡子前面完全沒事的自己,完全無法理解!

  樓下正傳來炒菜的聲音,還是一大早,大概是媽媽已經起床準備早餐了,想著想著似乎有點餓了,小涼這個人的個性就是這樣,不管是不是天塌下來了,反正現在無法解決的事情,乾脆就別想太多了,不如就順從自己的渴望,下樓去吃個早餐來的實在!於是小涼把衣服穿好,又邊搔著頭楞楞的走下樓。還沒走到廚房,炒蛋跟煎熱狗的香味已經迎面撲來,轍底餓翻了的小涼迅速滑進餐桌的椅子,隨手抄起一根熱狗就要塞進嘴裡。

  「咻咻咻~鏗~~~~~~~~~~~」

  突然一根大調羹咻咻的飛過來正中小涼的腦袋!力道之大讓小涼連熱狗都拿不穩整個人從椅子上翻過去。

「媽!妳幹嘛啦!」

「看清楚!誰是你媽!」

小涼按著自己的腦袋一邊從地上爬起來,突然間看到站在瓦斯爐前炒菜的人不是自己的媽媽,而是一個目測大約三十多歲、身穿白色斜對襟長袍、長髮及腰、背上還斜背著個長長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男人!

  「你是那個醉鬼!!!!!!!!!!!!!!!」

  「什麼什麼醉鬼!!!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又背著你回來的救命恩人,現在你的救命恩人還親自下廚煮東西給你吃,你還鬼吼鬼叫 呼天搶地的!真是有夠沒禮貌的年輕人!」

  「放你的屁!我媽咧!你把我媽怎麼了?怎麼會是你在煮菜!」

  「你爸媽兩個都還在床上睡著呢,放心吧他們都沒事,我只是讓他們多睡會而已,這邊的事情結束了,他們自然就會醒過來的。   」

  聽到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小涼倒吸一口涼氣立馬衝到爸媽的房間,一衝進房門,只看到爸媽兩個睡的正熟,但自己衝進來的動靜那麼大,他們兩個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爸!媽!快起來!快清醒啦!」

  但不論小涼怎麼吵鬧怎麼想要搖醒他們,他們還是沒有醒過來,但兩個人還維持著很均勻安穩的呼吸,似乎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小涼心裡整個冷了一大截…那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子侵入自己家裡?還把爸媽弄成這樣!不敢再多想,想要救爸媽的話,關鍵還是得回到那個醉鬼身上!

  打定了主意,小涼默默冷靜的回到廚房,死死瞪著眼前的這個白袍醉鬼,而眼前的這位醉鬼顯然是酒醒了,不但聞不出一絲酒味,雙眼還炯炯有神,隱然間更透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跟昨天一副流浪漢模樣實在有天壤之別。似乎是看出小涼心中的想法,醉鬼也似笑非笑的看著小涼,兩個就這麼對看了不知道多久,醉鬼懶懶的打了個哈欠,終於自己先打破了沈默。

  「你也不用這樣充滿敵意,我對你們一家人都沒有任何惡意,若真要對你們做什麼,昨天也不用把你從車站背回來,也不用特意   讓你父母親睡得叫不醒,只要讓他們永遠沉睡就好了。」

  醉鬼把手上的鍋鏟放下,繼續道。

  「我接下來要說一些事情,這件事情跟你、還有你的將來有很大的關係,現在的你肯定會無法相信,覺得我絕對是個酒精中毒的   瘋子,老實說我的確也是…」

  「總而言之,從現在開始,我說你聽,不能發問!就算你問了我也不會回答你,所以你乾脆什麼都不要想,專心記下我所說的每   一句話,我只會說一次,說完,相不相信也是你的事,我們以後多半也不會再見到面,所以!也許這也是你最後一次機會…」

  小涼沒有說什麼,依舊默默瞪著眼前一副說的有煞有其事的醉鬼。

  「有任何問題嗎?」

  「你不是說不能問問題嗎…」小涼白了一眼。

  「你這小子欠揍…」

  接下來的時間裡,小涼聽到了一段極度詭異故事,不但荒謬透頂,過程更是曲折離奇,這讓小涼在往後的歲月裡每每回想起來,都著實捏了一把冷汗。若是那天沒有在剛剛好咖啡裡聽阿木說他的故事,也許那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不會發生,而自己將會在這個世界上平凡渡過自己的一生,直到生命老去消逝。

← 【膠卷】美國隊長2:冬兵(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只要隊長的手中有盾,就沒人...... 【爬格子】罪咎之途 -- 密會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