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小涼開始感到頭皮發麻,手腳完全不聽使喚,所謂的一絲聲響都沒有,是指公園完全沒有人聲、沒有車聲、沒有蟲鳴聲、沒有風聲、沒有自己的呼吸聲、沒有自己的腳步聲、更沒有河水的流水聲…也許不管沒有什麼聲音,小涼都還有可能稍微冷靜一下,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發覺自己聽不到流水聲,就嚇的整個無法動彈!

「幹…」

  小涼出神般喃喃自語的罵了一句

  「碰!!!!!!!!!!!!!!!!!!!!!!」

  腦中似乎傳來了一聲巨響,下一瞬間,小涼整個人倒飛了十幾公尺遠,重重的砸在草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四腳朝天的停了下來,小涼感到胸口一陣煩噁,哇!的一下吐出了大口鮮血!剛剛在出神的那一瞬間,胸口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壓力頂了過來,接下來就好像被卡車撞到一樣飛出個老遠,雖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本來嚇到晃神又動彈不得的手腳似乎又活了過來。小涼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卻發現胸口痛的連站都站不直,只得彎著腰勉強四下張望,卻發現四周一個人影都沒有,所以有聲音依然靜止,無聲的環境在這樣的情況下更顯的詭異無比!

  「轟!!!!!!!!!!!!!!!!!!!!!!!!!!!!」

 幹…

  一個字沒來的及罵出來,小涼兩隻腳突然拔地而起,以四十五度角拋物線的飛行方式往後飛去,碰的一聲!又重重的落在地上。

  這次小涼痛的差點要昏死過去,同樣是在胸口,但這次卻讓小涼看出了點端倪,在被轟飛的前一瞬間,離自己右側不遠處,一道黑影突然憑空一閃而出,刷的一下就伏到自己身前一擊將自己撞的四腳朝天!這種速度根本完全來不及反應,小涼就大字型倒在草地上無法動彈,又吐了幾口鮮血,這次連鼻血都飆出來了,除了倒在地上感覺痛楚,小涼不斷的用眼睛的餘光掃視,但跟上一次一樣,那個黑影一擊之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跟從來沒出現過一般。小涼這次花了很久的時間才又站起來,但才剛站起身又搖搖晃晃的半跪了下去。

  媽的…會死…

  小涼心裡有了這個念頭,胸口強烈的痛楚這時候反而讓他恢復了冷靜,完全沒有可以思考的時間,連搞清楚對方是什麼東西的能力都沒有,就被轟的半死不活,要不是小涼曾經練過幾手防身術體力還算不錯,否則一般人被轟這兩下多半要斷上幾根肋骨!

  真的是見鬼了,除了碰到兇猛的厲鬼之外實在想不出來那道黑影是什麼東西,而且要說那是黑影,似乎又不太像,小涼在對方第二次出手攻擊時看的更加仔細了一點,那道黑影其實更接近是一陣黑霧,突然就憑空出現攻擊,得手後又立刻消散不見!但其實多知道一點訊息對現在依然沒有實質上的幫助,等下要是黑影再對他胸口來這麼一下,那可能連心臟都要被轟出來了,實在沒有聽過那麼兇惡的「抓交替」啊!

等等…胸口!

  彷彿一道驚雷閃過,讓小涼心裡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隻猛鬼連兩次都只攻擊他的胸口,而且一擊得手後就馬上消失並沒有繼續追擊,如果我能假設第三次攻擊也一定會攻擊胸口,接下來要煩惱的就只剩自己能不能擋住而己,當然最絕望的結果就是下一次攻擊可能直接就對準頭還是眼睛什麼的,而且想要擋的話,依照一般靈異故事的情節來看,鬼原本就是無影無形的,只有鬼能打你,但是你卻只能打到一團空氣…總歸一句人鬼殊途,實在一點辦法也沒有!

  空氣突然壓縮了起來,原本就相當緊張的氣氛變成更加緊繃,跟前兩次都不一樣,那隻猛鬼這次肯定是要下重手取他性命了,但小涼可不願就這樣等待死亡,暗暗調勻自己的呼吸,把全身的反應神經繃到極限!

  「刷!!!!!!!!!!!!!!!」

  四周的空氣一陣震盪,不遠的前方一股黑霧瞬間凝聚成型!

  「颼~~~~~~~~~~~~~~~~~~~~~~」

  黑霧猛鬼以快到來不及眨眼的速度衝來!小涼幾乎把眼皮撐到了最大,同時站穩腳步,將雙手交叉擋在胸前!

  「碰!!!!!!!!!!!!!!!!!!!!!」

  一股巨震轟的小涼騰空飛起,落地後衝力又推著小涼倒退好幾步,竟然真的擋下來了!雖然手臂被震的幾乎動彈不得,但小涼瞪著身前竟然還沒開始消散的黑霧猛鬼,猛然深吸一口氣,對準了黑霧猛鬼雙手一鬆!向著看起來應該比較像是頭部的位置右拳猛揮!

  「碰!碰!碰!趴!達達轟轟!通達!碰!碰趴趴,碰~~~~~~~~」

  捷運站的月台前,最後一班列車還沒進站,整座月台看不見半個乘客,只一個勉強像是一個人的傢伙。勉強像是一個人,是因為這個人全身的衣服不但破破爛爛沒一個完整乾淨的地方,上面還沾滿了泥沙與雜草,以及大量的血漬…遠遠看到,簡直就是個半死不活的僵屍!

  半死不活,差不多只剩下一口氣的小涼搖搖晃晃站在月台前,眼神呆滯沒有焦距的望著前方,腦中一片空白,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只剩下最單純的生存意志。

  最後一班列車即將進站,但小涼對遠處駛來的列車燈光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直到列車停在面前,打開車門,小涼的身體突然像是觸電般顫了一下,眼神一下子恢復了光茫,直勾勾的瞪著列車的窗戶無法移開視線,但雙腳卻沒有力氣再向前移動半步,直到車門關上,最後一班列車離開了,而小涼像是失去了生命的稻草人,倒臥在無人的月台。

  好濃的酒味…

  不知道為什麼整個頭痛到快要炸開了!而且又覺得好冷,全身上下就像被拆解開來一樣不聽使喚,就連眼皮都似乎被膠帶貼住一樣怎麼張都張不開,好不容易打開一條細細的縫隙,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幅傾斜的世界。

  什麼玩意?!

  就這樣又過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努力的再繼續撐開雙眼,終於!好不容易搞清楚為什麼世界會是傾斜的,原來是因為自己整個大字型的趴在地上,地上好像滿平坦的,但是又冰又涼!四周一片漆黑,幸好今晚天氣不錯,雖然脖子疼的轉不過來,不過藉著星光倒是還能辨認一下自己身在何方,憑著眼睛有限的視角,終於看出來這裡是捷運站的侯車月台上。

  哇考我幹嘛趴在捷運站的地板上!而且為什麼捷運站好像沒有在營運啊!很想要從地板上爬起來,無奈現在除了眼皮跟眼睛之外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只能弄的好像很用力,但是其實只能伊伊啊啊的悲鳴…

  奇怪,怎麼會有那麼濃的酒味?

  「嗝………」

  彷彿是在回應他的問題一般,有個很像是在打酒嗝的聲音從他眼角看不見的地方發出來,接下來一陣聽起來搖搖晃晃的腳步聲從看不見的背後傳來。

  「哎唷喂啊!!!」

  感覺自己的後腦勺突然被踢了一下!然後有個人影以超誇張的姿式撲跌在他面前。

  幹!這又是什麼鬼!

  心裡突然萌現出超級不好的預感,好像有什麼很可怕的事情一時想不起來,越想頭就越痛!正當頭痛欲裂的時候,跌在身前的這個人又唉唉呀呀的撐著雙腿搖晃著站了起來,幸虧自己的視力還真的不錯,藉著星光下這會可看明白了!這個混身酒氣的傢伙是個男的,目測大概三十多歲,身穿一襲白色的斜對襟長袍,背上還側背了一把長條狀的物品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一頭長髮髮長及腰,又亂雜雜的束了一個馬尾,看起來整個就不太正常!而且仔細一看,他身上長袍右對襟的部份全都寫滿了看不懂的文字還是符號,感覺好像是自己拿著毛筆在上面亂寫一通,但又好像有什麼排列組合的意思在裡面。

  正當我還在打量著眼前的怪人時,這個怪人突然像小狗一樣趴到我的面前皺著眉頭盯著我看,整張臉幾乎要貼在我的鼻子上,然後開始碎念個不停!

  「嗯嗯嗯…這樣這樣啊…嗯嗯嗯…真是這樣啊…………………………」

  這個人簡直就像喝的爛醉的爛鬼一樣,一唸就唸個沒完沒了!期間還不停捏捏我的鼻子、抓抓我的頭髮、又敲敲我的腦袋,搞的我本來就很痛的頭又痛的更加徹底!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後見之明】我所知道的太陽花學運 【膠卷】美國隊長2:冬兵(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只要隊長的手中有盾,就沒人......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