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太陽花學運不反服貿,反的是黑箱作業

中華民國103年3月18日,發生了學生攻佔立法院的狀況。
直到今日(3/26),依然是現在進行式。
或許後世會稱呼這件事情叫做「 太陽花學運 」吧?
這篇文章主要是個人對於所謂「太陽花學運」的觀察與思考。

1.主要議題訴求

太陽花學運主要是因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服貿)未遵守程序正義的原則而通過而衍生出的一連串行為。
所以必須要注意的是,這次行動的 主要訴求 是什麼?
又或者是說,他們想 促請政府採取什麼行動
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然而,這一切都隨著媒體的操作而逐漸變了樣。

太陽花學運的正面意義是「反黑箱作業」,但在媒體的操作與人民的影響下,慢慢變成「反服貿」,甚至變成「逢中必反」。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在我所知道的範圍內,一項行動必須要有主要的 核心訴求行動綱領 ,此項行動才能被期待有效且不偏離目標。

目前我看到的是,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團體領袖-林先生並沒有強制力,來約束其他在同一團體中的其他成員。
在我看來,「攻佔行政院」是這項行動的一部分,而這部份是不符合原始的目標與行動綱領的。

一個意見領袖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除了鼓勵人群採取行動之外,更需要把他自己的理念不斷地不斷地訴說出來。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動搖自己的立場,因為這是「信任」的問題。

一個非親非故的人,為何會受到某個人的號召?
固然利益取向是有可能的,但這種人數不會太多,而且立場也不堅定,無法成為固定的力量。
或許這可以說是「錦上添花」型的人。

然而大多數的人,都會是因為認同某種「理念」而參與行動。
在著名論壇TED上,Simon Sinek有段演說,就不斷提到,” People don’t buy what you do, but buy why you do it ”這句話。
我們會因為認同某位意見領袖的核心理念起而行動。
所以領導者跟創業者在某方面沒有不一樣-他必須要一直說一直說,發揮其個人影響力,說到大家都知道他的核心理念是什麼。

在這一點上,林先生似乎力有未逮。

當一個行動取得初步成果時,錦上添花的人就會加入,產生他個人的意見解釋。
這個現象是好,也是不好。
好的是社會影響力變大了,行動的主要訴求就更容易達成。
不好的是行動訴求可能會產生變化,先從「訴求不明確」(訴求的量變)產生輿論模糊焦點(訴求的質變)。

就如同把現在「反黑箱」的太陽花學運解釋成是「反服貿」其實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解釋辦法。
但這種解釋方式,是可以藉由媒體的操弄而產生。

2.新媒體?

最近很流行的一個詞是「新媒體」。

關於新媒體,wiki上的解釋為「新媒體泛指利用電腦(計算及資訊處理)及網路(傳播及交換)等新科技,對傳統媒體之形式、內容及類型所產生的質變。」
簡單來說,就是運用電腦當成傳播媒介的媒體-臉書、推特、Blog、論壇…等,都可以當成是新媒體的範圍。

以往,媒體圈有著成本門檻,一般人想創造自己的媒體,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高額的設備。
現在,新媒體成本門檻低廉,一般人可以運用新媒體,發揮自己的個人影響力。
重點是,新媒體出現的言論就很多時候反而不會被懷疑其公信力問題,反而傳統媒體卻會被懷疑其公信力,原因為何?

在網路上產生的行為(言論、交易)都是依附著「 信用 」而產生的。
在原始立場上,我們並不會懷疑這個人的言論是否屬實,除非他曾經做過了讓他言論失去公信力的行為,否則我們一般不會去懷疑這個人講的話是假的。
這是新媒體運作的準則。

而傳統媒體必須累積他的公信力,例如它必須舉出它做了什麼公正且深入的報導,因為傳統媒體是建立在金錢上的資訊交換,所以必須用實績的方式證明它的報導值得民眾用錢來購買。

既然是媒體,就有可能發生有心人士藉由媒體斷章取義、片面扭曲的狀況。
在這一點上,無法斷定新媒體就比較好,或是傳統媒體更優。

然而新媒體的優點:「人人皆可擁有,人人皆可與別人產生連結」的特性,在未來將會更加應用得淋漓盡致。

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有 獨立思考能力 ,才有辦法應對愈來愈多的媒體與訊息。

3.群眾智慧是否可靠?

這是我自己在立法院外觀察群眾時所產生的問題。

正如同前文所說,我認為一項行動應該要有其主要訴求與行動綱領。
在立法院外,我看到的是分工縝密的組織行為-有人負責保持行人走道的暢通、有人負責發送飲用水,週邊除了急救站之外,流動廁所的數量更讓我嚇到了,基本上比大稻埕夏天辦的煙火節還要細緻且周詳。

這是誰計畫的?

其實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這並不是事前就規劃好的事情。

因為 群眾智慧 正在慢慢成型。

很湊巧的是,我看到的現象這與最近資料庫的設計走向有異曲同工之妙。

以往,資料庫的設置是單一的處理單元,我們可以加硬碟容量、加Ram,甚至是換一個更快的處理器。

現在Google、Facebook為了應付巨量資料(big data,或是大數據)時代的來臨,採用另一種方法-不斷新增伺服器,來處理大量的數據與問題。

用簡單的方式說,以往我們依靠的是一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超級大腦;現在應付巨量資料,我們用的是許多效能不一定那麼強的大腦。

這個現象也隱含著權力結構正逐漸改變的狀況。

以往我們習慣的是由上而下(Top-down)的指揮模式,但現在太陽花學運展現出的高度的由下往上(button-up)的行為模式。
行動不一定會是一開始就想好,但是參與的人卻能夠自動自發地負擔起責任,獲得行動上的權力。
就如同你可以預期在立法院外亂丟垃圾會被在場的人員關切;就如同許多報導寫的,總是有參與者在夜深人靜時默默地撿拾垃圾。
沒有人授權/命令他們這樣做,但我相信,當一切行動都是自動自發的時候,就會給社會/團體產生正面的影響。
(你相信嗎?人民能夠有這樣的水準很有可能是因為線上遊戲的關係喔,請參考Jane McGonigal: Gaming can make a better world

最後,如果你支持太陽花學運,你不一定要犧牲自己的時間去靜坐、研究服貿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影響,或是參與活動,你只需要在網路上不斷地,不斷地說, 太陽花學運不反服貿,反的是黑箱作業 就可以了。

相關連結
Simon Sinek: How great leaders inspire action
Jane McGonigal: Gaming can make a better world
科技學運,你參與了嗎?

圖片來自:這裡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授權.

關於作者
Messi Lai http://about.me/messilai
一個學過心理、統計卻又跑去當普通兵,之後還唸戰略研究所的人。
曾被說過「看起來」很懂得生活,但其實腦袋常常放空。
最喜歡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誤人子弟、混淆視聽為樂,但是這一篇很認真 XD

← 【半忙主義】從野草莓走向太陽花。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十四章-黑影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