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也算是阿木的老闆命中該有此劫數,沙鍋這麼大個的瓦斯桶飛了快兩百公尺遠,選誰不砸偏偏砸中了他,四週的路人倒是連個擦傷也沒有傷到,只能說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阿木的老闆其實不並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從平常他對待員工的態度就知道,可惜這樣的人卻操弄著許多非法事業,雖然沒有親自動手,但卻間接的傷害到了許多人。

  老闆被砸成兩截的屍體阿木早就檢查過了,死因就是被瓦斯桶分屍…這樣的死法要是還可以有別的死因,那阿木真的就認了!於是阿木就把腦筋動到事發現場來,這件案子鬧的太大了,尤其是其中一名死者死在離爆炸現場近二百公尺遠,況且身份又極為敏感特殊,警方一時不敢大意,如果查個不好可能還得在黑、白兩道上惹出一場腥風血雨!於是一場意外事故現場才會指派大批警力駐守,就是在防範有心人士會在這種小地方動手腳,也虧得阿木本來就是其得力助手,又在警界買通了不少關係,才有機會親自來調查這個事發現場,折騰了大半夜,如今看來真的是找不出任何一項有可能是特定人為的因素,一直到了現在,阿木才真正相信老闆真的不是死於他殺。

  這或多或少也讓好木好過了一些,如果有任何證據能證明這起意外是預謀犯案,那阿木將要背負一輩子護主不利的陰影,甚至當下就會馬上展開他的復仇之路!

  阿木走到原本應該是陽臺的地方,望著當天他們一行人所處的那個位置,又再次回想起了那天的情景,突然…阿木的身體好像被雷打到了一般,完全僵硬在原地,一滴冷汗從眉心滴了下來…

  一滴、一滴、又一滴…直到冷汗完全浸溼了後背…

  案發到現在已經過了好一段日子,這段期間阿木不斷回想、再回想當天,甚至是案發的前幾天的記憶,試圖從這些記憶的片斷當中整理出平常不會注意到的細節,但直到回到事發現場站在這裡的今天,阿木才突然想起一件完全被自己忽略的「順序」。

  其實用不著太仔細的回想,因為這個被忽略的地方就是事件發生的前幾分鐘而已,當時一行人走在人潮之中,阿木自己走在隊伍的最前頭,這是阿木最習慣的位置,跟平常的順序一樣,沒有問題。但只因為一件小小的突發狀況,阿木不得不被迫落到了隊伍的最後方,因為一杯咖啡…就只是因為一杯咖啡…

  當天老闆看到阿木手中沒有咖啡,才會叫住他讓他回頭也拿一杯咖啡試喝,而當他回到隊伍的最後端時,站在隊伍最前端的人竟不知不覺換成老闆!

  阿木全身都被冷汗浸溼了…原來…那天死的應該是我才對…如果我一開始也跟著拿了一杯咖啡,或是堅決的自己其實不想喝咖啡,又或著自己拿了一杯咖啡後不是停在隊伍後面細細品嚐,而馬上回到隊伍前面,還是…

  阿木不斷的回想著任何一絲可能的狀況,只要以上的任何一項狀況成立,那今天被砸成兩截的屍體就是自己…那怕只是萬分之一中的選擇…然而今天陰錯陽差的卻讓老闆頂了自己的位置,替自己而死…

  「在剛剛好的時間裡,喝一杯剛剛好的咖啡。」

  這句話不斷在阿木腦海裡迴盪著,當天那個給大家試喝咖啡的女孩,記憶中唯獨只有自己跟她拿咖啡的時候她有開口說話,當其他人拿了咖啡在旁邊笑鬧時,她只是站在一旁微笑不語。

  「自從老闆死了之後,我一直認為我己經離開了那個圈子,但真正直到那天之後,我才知道我的心還沒放下,等到回到了當天的現場,我才真正放下所有關於那個圈子的一切,重新開始另一段人生…」

  不知不覺阿木幫小涼添了三杯黑咖啡,小涼也默默的喝了三杯咖啡。

  「阿木,原來你以前是個保鏢啊?難怪你那麼壯!走路步伐又穩健,看來就是個硬底子的人。」

  阿木搖了搖頭道。

  「硬底子倒真沒有,但我從小時候就很愛練練拳腳,也在幾間道館學過一些搏擊類的玩意,東耍耍西學學還真讓我練出了點名堂   ,後來認識了些道上的朋友,轉來轉去最後就在老闆身邊待下來了,直到那件意外之後,整整過了一年,我才決定開了這間咖   啡廳。」

  在那之後,其實我迷惘了很久,我不斷的告訴自己,那真的只是個意外,沒有誰要誰的命、沒有誰該負什麼責、更沒有什麼狗屁報應因果循環!幹這行的一般都不會太相信這個,如果真的什麼都信的話,又怎麼可能會跑來吃這行飯?就算真的踏進來了,早晚也會被自己弄瘋!況且有句話說的貼切:「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他還真沒看過幾個壞人死的多慘的,還不是個個賺的飽飽退休享福死的安安穩穩。

  說雖這麼說,但當自己想起老闆死時的樣子、還有那個女孩當時說的話、跟女孩當時的微笑…我就完全陷入莫名的恐懼之中…我也曾試著想要尋找那個女孩,先不管找她要做什麼,最起碼找到她能讓我覺得自己應該真的是嚇瘋了,而不是另一個我死也不想承認的原因,於是我整整找了三個多月,找遍那個地區裡所有的咖啡廳、餐車、各式餐廳、茶店,甚至是附近所有的攤販,但沒有一個人曾看過那個女孩,這女孩也不曾在任何地方打工、還是工作過。

  我真的嚇傻了,就算只工作過一天,也不可能完全沒人記得,況且那個女孩就在大街上打轉發試喝咖啡,但附近的攤販卻對這個人完全沒有像…不查還好,結果一查之下只是讓自己更加害怕…在失去任何線索的情況下,我終於開始面對我心中最不想碰觸的那個問題…

  「也許,那天應該要死的人,其實是我…」

  阿木一直都不敢正視這個答案,但是當他回到八樓爆炸現場的那天,他才想起了那個「順序」上的錯亂,若不是那個杯咖啡,不!應該說,若不是那個女孩,當天被砸成兩截的人絕對就是他自己!但不管如何,最後活下來的終究是自己,雖然不知道是死神發生了錯誤讓他逃過一劫,還是命運再給了自己一次機會,他都決定要從此改變自己的道路。阿木知道不管他怎麼去尋找答案,終究不會得到任何結果,於是他試著不斷回想那杯咖啡的味道,幻想著,如果有一天我泡出了那杯咖啡的味道,是不是就能從這裡看到一絲絲命運給他的答案…

  「阿木…你該不會認為那個女孩有一天會來你的咖啡廳喝杯咖啡吧!」

  雖然聽起來很嚇人,不過也真的很好笑,茫茫人海之中,期待一個幾乎不曾存在過的女孩歡迎光臨,真的不是一件正常人會做的事,肯定真的被那件意外嚇傻了吧…不過阿木看起來好像是玩真的,身為一個忠誠的常客,跟阿木也算是少有的忘年之交,小涼還是拍拍阿木的肩膀,也算是給予無聲的鼓勵了,這種話就算不說出口,只要是男人都會懂的!

  「我一直覺得,也許是命運給了我第二次機會,雖然我算不上什麼大奸大惡之人,但跟在老闆身邊當個保鏢大概也算是助紂為虐   吧!雖然命是撿回來了,但總覺得欠了什麼東西在別人身上,不論還不還得了,但總該有機會說聲謝謝…」

  阿木一時間又陷入了當時的回憶當中,小涼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也就沒有打擾他繼續發呆出神,到櫃檯結完帳之後就漫步到附近的河堤公園走走。今天是阿木第一次跟他聊起這些往事,之前小涼問起時阿木總是神神秘秘的賣關子,但看的出來阿木在想起這些事的時候心裡肯定不平靜,但沒想到這些往事會那麼複雜,小涼找了個看起來沒有狗大便的草地上坐了下來,望著河水胡思亂想。

  除了阿木的咖啡廳,小涼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河堤邊了,有時候看著河水從這流到那,小涼就能看上老半天,就連看水族館的魚在水裡游也能站在外面看上半小時,也說不上來,但小涼就是很喜歡水,口渴的時候要喝水、每次都一口氣喝三杯,洗澡的時候要沖水、一沖就沖四十分鐘,想運動的時候就去游泳池游泳兼泡水、一泡就泡三個小時,當思緖理不開需要冷靜思考的思後就來河邊看水,一看就看到睡著…當小涼被河堤邊的寒風冷醒時,已經要接近半夜了!

  小涼驚訝的搔了搔頭,這社會真不知道是怎麼了,河堤公園旁來來回回的民眾那麼多,怎麼大家看到有個年輕人倒在公園的草地上,竟然沒有一個人過來看看他的死活?況且大半夜的都沒有想說這個年輕人會凍死在公園邊嗎!算了算了!就怪他自己竟然看河看到睡著。小涼站起來伸了一個大懶腰後望了望四周,看來真的是滿晚了,整條河堤一眼望去看不見半個人,低頭瞄了一眼手裱,真的再過不久就要錯過最後一班捷運了!到時候自己可真的要沿著河堤走回家了!

  於是小涼只好開始小跑步了起來,才跑沒兩步,小涼開始覺得全身的毛髮一根一根的開始倒豎,明明一個人都沒有的河堤,卻讓小涼有種被上百雙眼睛盯住的錯覺,停下腳步,小涼猛然驚覺這個河堤變得不太一樣了…從剛剛自己醒過來的時候,隱隱就感到一絲絲怪異的感覺,因為才剛睡醒,一時間腦袋沒有轉過來,後來發現河堤上竟然一個人也沒有,也許這還能勉強解釋時間太晚了,剛好附近的民眾也都決定要一起早點回家睡覺,這也就算了!但是…就算…河堤公園一個人都沒有…那為什麼…河堤邊會連一絲聲響也沒有?!

← 【反服貿黑箱】□ [爆卦] 有藝人發聲了 【半忙主義】從野草莓走向太陽花。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