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面對工作,我是一個極度理性的人;那種理性是可以將自己完全拋諸腦後的一種力量,所以在某種層度上來說,我不喜歡讓自己長時間處於工作的環境下、情境中,因為這其實是一種很容易讓我失去自己的氛圍。
面對生活,我是一個極度感性的人;我可以將自己放在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裡面,完全與外界隔離,在這樣的世界哩,我傾聽自己、理解自己、尋找自己、發現自己,藉由這一切擺脫在工作中失去自己的我。

有人說,壓力會使人成長;在工作時我習慣被壓力圍繞,因為在壓力之下能夠讓我有更多的力量去面對一切工作中帶給我的挑戰。不過,為了調和這些壓力,我在生活中會盡一切的力量來抒放這些壓力,為他們找到一些出口;於是乎我想要說說面對壓力時我們到底可做些甚麼。

我在工作多年以後有了一套邏輯,工作中之所以會產生壓力不外乎是這三種狀況:

1.能力水平尚未到達工作的要求。
2.能力水平已足以面對工作的一切,自己卻期望做的更多。
3.能力水平足以面對正常的工作,卻有一些突發狀況必須立即解決。

既然壓力是來自各式各樣的狀態,理所當然的我們要克服他們、解決他們也就必須透過不同的方法來因應所以我又從每一次的壓力中去找到合適的因應對策。

讓自己的能力與工作所需得以平衡。

面對第一種壓力,其實是最容易被解決的。
第一個壓力的來源就是因為自己的能力還不夠應付工作所需的一切,因此他的解決方法就是盡可能讓自己的能力與工作所需的狀態達到一種平衡的關係;這其實可以從兩個方法來達到:

第一就是尋求一個更適合自己的工作,讓自己不用這麼辛苦。
乍聽之下,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是一種逃避,但其實對我來說這更其實是在有限的時間裡面最快克服壓力的方式;找一個門檻需求相對較低的工作,先讓自己在工作之餘可以有一些時間和空間;其次針對這些時間與空間我們再去安排更多的課程也好、閱讀也好來充實自己,讓自己在工作之外的時間更加成長,以至於未來能夠面對門檻較高的工作。

如果,你真有心不想離開當前的工作,那就是盡可能壓縮自己在工作上的時間, 每天用一點時間來讓自己更配得起你的工作

去年,我毅然決然地從我相當熟悉的文化創意產業領域出走,到了一個自己完全不熟悉的科技服務業;我至今猶然記得,當我面對新工作的第一天是無比的徬徨,我拿到的資料在我看來就想是天書一般,於是我告訴自己「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至少要對這份工作有所了解、並且可以面對這工作最基本的需求」;我每天盡可能準時下班,我去了解了雲端技術、了解了IPTV、了解了過去我從來沒有機會接觸的這些知識,然後讓自己在往後的時間裡面「至少聽得懂其他人在說些甚麼」。
在這一段過程中,雖然每天盡可能早下班,但是我所放在工作上的心力可能是比一天八小時還要多出更多,為的就是希望可以在最快的時間內有足夠的能力面對自己的工作。

面對自己比面對壓力更難。

相較於第一種壓力,第二種壓力要面對的其實是自己。
第一種壓力來源是面對自己的不足,所以你很容易讓自己去補足他的缺口。反觀第二種壓力的來源,面對的是自己的慾望,因為想要做的更好才導致壓力的形成,這時候壓力更多是因為「自己」所造成的。
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面對這樣的壓力通常不是「補足自己」這麼容易就可以解決的,而是需要「 放下 」;唯有懂得即時放下心裡的想像與慾望,才是對自己最好的壓力釋放。

我過去曾經在劇團工作過一段時間,那份工作其實是我心裡非常理想的一份工作,我依然記得我在報到後的兩周內給自己設立了一個目標,希望能以當時我對台灣表演藝術界的了解與認識,讓這個領域的發展有更進一步的貢獻。但是,這份在這份工作的期間,卻也變成我所有工作當中最無助、最痛苦的一段時間,最後我甚至必須強迫自己離開這份工作才得以使自己對於工作的熱情、對文化創意產業的理想不被抹滅。
正如同我一開始所說,面對工作我幾乎是百分之百的理性,所以面對我針對工作中所設定的目標與理想也是如此;那段時間,我並不是無法達成我所設定的目標,而是我總希望的「越快越好」,以至於把自己給逼緊了。
大家都有玩過發條玩具吧!如果你轉一轉玩具上的發條,玩具就會自己向前走動,發條轉越多圈、走的路也就越長;我覺得當時我就把自己當成那發條玩具一般,為了節省時間、發揮效率,我一股腦兒的就是將發條是命的轉緊,似乎也忘了「 當發條轉到一個極限時,裡面的裝置是會斷掉的 」,於是乎發條果真斷了,不但走不到目的地,還讓玩具給操壞了。
我記得那段時間,有時候我跟著劇團到外面演出,回台北時也許已經凌晨兩三點、三四點了,我一個人騎著車從萬華回家,一路上台北市安靜無聲,我會將車子停在某一條白天車水馬龍的路上,然後問自己「我到底在做甚麼?」;那段時間,每天早上起床,我會躺在床上問著自己「我今天有沒有甚麼樣的理由可以不去上班?」,直到有一天,生心理的疲憊狀態都達到一個極致時,我被送到醫院的急診室打著點滴,為了劇團的巡迴演出,我一手拿著通訊錄、一手拿著手機,繼續再安排演出的事宜、發通告...,那一刻我才猛然驚覺「再這樣下去不行,我會讓自己失去工作動力、失去熱忱的」,終於我才下定決心將這一切給放下。

有時候,面對不足我們可以很坦然的接受,並且去克服;但面對慾望時,往往就會看不開。
「壓力」之所以可怕不是因為他所帶來的一切,而是因為當你面對他時你能不能有那種力量與勇氣去「克服」他。
我想,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唯有不慌不忙,才能克服突發狀況。

比較起前兩個壓力來源,第三種壓力需要的是強大的心臟,還有自己是否有足夠的邏輯、思維。
工作中難免會有一些突發狀況出現,我過去常遇到的就是記者會現場突然少了些甚麼啊、那一家配合好的媒體突然放鴿子沒出現啊、主辦單位的大老闆來現場發現不如想像大發飆啊...,我覺得這都是難免的事情;重點在這時間點上自己不要用太多激動、衝動去面對他們。
我第一次作為主責執行企劃時,在「台中媽祖觀光文化節」的活動現場就曾經大爆走;事後想想,在那樣的活動中大爆走其實是最沒有意義的,因為當下的氣氛、狀態其實不是「發飆」就可以被解決的;重要的還是要怎麼樣將現場的混亂給彌平。
所以真的發生狀況了,現在的我會更理性的馬上與相關人員溝通,讓不受控的一切變成另一種「理所當然」;唯有如此,當我們面對困難時才會變得真正的理所當然。當你所塑造出來的理所當然是如此的自然時,我想也不會有人覺得這是有甚麼問題的事情。

「壓力」有時候是別人給的、有時候是自己給的、有時候來的恰到好處、有時候令人無所適從。
但無論如何,我依然認為面對壓力最好的方式就是將自己做一個完美的調適。
我開始漸漸地喜歡將工作與生活分開,因為我可以充分的利用我的生活情境去彌平工作時帶來的壓力。

前一陣子,我在【同事不同事】粉絲團和大家分享了這篇文章:
認清吧!工作與生活之間沒有平衡,只有取捨

那時候我說了:「 工作與生活確實是一連串的取和捨,但你千萬別忘了:取和捨的過程中,就是為了平衡而努力、而抉擇。我們可以在選擇取與捨之間徘迴、評估、游移...,但千萬別在這之間將自己給迷失了;只有在你沒有迷失自己的狀態下,我們才有真正達到工作與生活平衡的一天。

我從來不認為工作與生活間不能平衡,只是看你如何選擇。
我喜歡在工作之餘聽音樂、看電視、看電影、看球賽。聽音樂、看電視、看電影可以讓我完全沉靜在另外的平行空間,面對一些動人之處我可以是無忌憚的發洩我的情緒,或是大笑、或是大哭;球場上我可以竭盡我的一切力氣高聲吶喊,將心裡的鬱悶、無奈藉此排解掉。對我來說,這就是一種平衡的過程。

每個人或許都有壓力,也都有自己面對壓力時的排解方法;我覺得這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的課題與考驗,或許藉由這些事情,我們才有辦法讓自己有更多的成長與能量吧!

【寫在最後】
最後,分享一首歌。
這一陣子我其實依然處於一陣壓力之中,然後我用很長的時間一直輪放的這首歌「夜空中最亮的星」;每一次,總覺得似乎可以從這當中找到一點什麼,讓自己能更清楚、透徹、開闊一點,也許在學習面對壓力的過程中,我們也是在試圖找尋那個自己吧:那個最真實存在的自己。

← 【後見之明】陰謀的陰謀的陰謀論 【反服貿黑箱】□ [爆卦] 有藝人發聲了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