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就是要提出一件事情的陰謀的陰謀的陰謀論,這樣才顯得我很厲害 ㊣

最近流行服貿(熱飲,熱熱喝,快快好)。
不過說老實話,服貿到底是啥我也不知道,看網路上的懶人包,只覺得好像是個不公平條約?
(是說滿清末年好像也簽了不少不公平條約?)

關於服貿的問題,就學理來說,可以扯到自由主義與保護主義的爭論,小的既是不懂,也沒有研究。
但我想談談對昨晚(3/18)發生的「學生攻佔立法院」的想法。

之前在唸研究所的時候曾經問過我研究所的同學:「怎麼台灣的社會運動好像變少了?」
記得小時候好像在報紙還是電視上看到「無殼蝸牛」的遊行,雖然不算是很嚴肅的社會運動,但至少我知道好像還有這麼一回事。
可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卻好像慢慢聽不到這種消息(也或許是我沒有特別follow的關係),直到洪姓弟兄的事件,穿著白衣上凱道才讓我有種「社會運動好像又回來」的感覺。
附帶一提,連先生因為沒選上而開夜市、施先生的紅衫軍對我來說不算是社會運動,同樣地,倒馬遊行也不算。
因為政治色彩太濃厚了,或許我應該在文章寫的是公民社會運動吧?

對於學生衝入立法院這件事情,於法律上當然是站不住腳。
只是我對於學生可以「針對不公平的事情衝撞體制」這件事情,感到些許的 樂觀
沒錯,旁人看來是匹夫之勇,至少我覺得被關在開會禮堂沒辦法上廁所這件事情,真的得說有欠思慮……。
anyway,至少他們會說,而且會採取行動。
擺脫了網路時代的「萬人按讚,一人響應」這種事情。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沒辦法說他們做的事情是全然錯誤的。
舉個有點不倫不類的比喻,當初漢高祖劉邦起兵時,不也是為了反抗當時的「暴秦」,而事實上,漢朝能夠那麼強盛,也是因為秦朝留下的充滿民眾血淚的基礎建設。
我不知道服貿到底未來會讓台灣變成怎樣,原則上我是支持經濟自由主義的,
但這不代表保護主義就不能說話,尤其是體制根本不給說話,或是擁有權力的人藉由規則漏洞而強渡關山。
(當然,這比喻是站在雙方是對等立場而說的,在不平等的狀況下倒也不是哪種主張的問題了)

政治體制會隨著時代而演進,而這種演進的動力需要很多很多的 年輕人
老人早就習慣這個社會的規則,甚至成為 既得利益者
所以在既得利益者眼中,會衝撞體制的人就是無法在這個體制下獲得豐厚成果的魯蛇,是社會安定的反抗分子。
「為了社會安定,所以衝撞體制的人就是天理不容」-這種思維我聽起來就跟滿清官員鎮壓革命黨人沒什麼不同。

媒體為了搶版面,總是喜歡抬出陰謀的陰謀的陰謀論,好像講出這後面的利益關係就表示他很強。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或許吧,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這樣的想法與思維,會讓社會漸漸失去應該有的 新陳代謝 的能力。
「體制內改革」聽起來很美妙,但你做過就知道。
滿滿的 無力

如果說,衝入立法院就是喪失國際尊嚴,那麼我不知道烏克蘭反抗民眾衝入總統府又該如何解釋。
如果說,我們只能按照那些(自認為)「精英」的密室作業而生活,那跟駭客任務的世界又有什麼不同?

對我來說,行動就該是回歸行動訴求。
逐條審議就算了,我一直無法參透馬先生道歉有啥屁用…

過去的年輕人容易對政治冷感,造就了現在的 政客結構
現在的年輕人開始關心自己的權益與未來,不想讓政客完全左右自己的未來,又有何不可?
我們都應該從每一次每一次的社會運動中學習 如何往前 ,而不是急忙著扣人帽子,重演幾千年以來的政治鬥爭戲碼。

相關連結
- 黑箱服貿懶人包
- 學生佔立院 王建煊:你們會有未來嗎?
- 烏克蘭示威者佔領總統府 總統不知所蹤

圖片來自:這裡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授權.

關於作者
Messi Lai http://about.me/messilai
一個學過心理、統計卻又跑去當普通兵,之後還唸戰略研究所的人。
曾被說過「看起來」很懂得生活,但其實腦袋常常放空。
最喜歡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誤人子弟、混淆視聽為樂。

← 【爬格子】罪咎之途 -- 囚禁 【半忙主義】面對工作上的壓力。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