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不到二秒鐘的時間,我迅速找到了巨響的來源,巨響來自附近的一棟公寓大樓,目測距離約在一百五十公尺外左右,公寓大概在八樓的位置被開了一個超級大洞,整個陽臺不翼而飛,裡頭還正冒出濃濃的黑煙,下一瞬間我急忙回頭尋找老闆的身影,我看到其他同事似乎也被剛剛的巨響嚇傻了。

  「老闆呢!?」我問,但是沒有人回答我。

  老闆竟然在一瞬間從大家的眼皮下消失了!

  「啊~~~~~~~~~~~~~~~~~~~~~~~~~」

  一陣突如起來的尖叫聲,把我們從慌張之中拉了回來,旁邊一個女孩跌坐在地上歇斯底理的對著我們鬼吼鬼叫,手指還指著我們幾個之中的一個方向,我們緩緩的回頭,我們看到…老闆的…下半身…

  為什麼我說下半身,因為老闆從胸口以下完全都不見了…只剩下胸口以下的地方還站在原地,沒錯!就是站在原地!老闆的下半身竟然還站在原地沒有倒下來!

  下一秒!

  「啊~~~~~~~~~~~~~~~~~~~~~~~~~~~~~」

  離我們大概六公尺外的地方又一陣陣尖叫聲傳來,我跟其他二個同事馬上推開人群往尖叫聲處擠過去,才一推開人群,我們找到了「另一半」的老闆…老闆眼睛半閉著躺在馬路上,胸口處還壓著一桶看似被炸的爆開的小型瓦斯桶,將老闆牢牢的釘在了馬路上…

  一場莫名其妙的意外帶走了老闆,尤其老闆的死法完全超乎一般人的想像,老闆娘到現場看到分隔兩地的老闆時,嚇的整個昏了過去。而身為員工的我們,自然沒有人會特別跟我們交待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只隱約提到是附近一棟大樓發生瓦斯氣爆,老闆就是被爆炸的碎片砸中當場死亡…我們沒有再多問什麼,老闆的家人沒有怪我們怎麼沒有照顧好老闆,畢竟這種意外誰也沒辦法預先去防範什麼。

  令人意外的是老闆娘決定解散所有家族所經營的生意,將生意變賣或有價讓渡給幾個比較信任的親信。至於我們,老闆娘還是很照顧我們,每個人都發了一筆相當可觀的資遣費,但我們沒有一個人願意收,我們都覺得對老闆有太多的虧欠,他生前從沒拿我們當下人看,我們卻無法在他最需要我們的時候發揮作用,這筆錢我們真的沒臉拿…但當我們一個個婉拒老闆娘時,老闆娘卻紅著眼眶求我們一定要收下來,就當是幫老闆在地下積一點陰德,聽到這裡,我們都也跟著老闆娘紅了眼眶…

  老闆娘後來帶著所有家族的人離開了台灣,再也不願過問關於這個圈子的任何事,而這些留在這裡的親信家族開始拉攏我們這些舊員工,畢竟本質上我們跟了老闆那麼多年,理當也都是值得信任的人,況且我們在這個圈子打轉的夠久,做起事來很快就能上手,加上我們這些人原本就是老闆親自挑選出來的,每個人都有一、兩手過人的專長,在這個圈子裡更是不可多得。

  大部份的人都分散到不同的家族開始另一個世界,只有我和少數幾個人,跟著老闆娘從此就離開了這個圈子。

  離開了之後,大家很有默契完全斷絕所有人的聯絡,每個人都打算都藏起來一陣子,可能過個幾個月再出來透透氣,這是我們的專業技能,我們一向做的很好,既然離開了,有些事情就是該完全迴避,別再讓那些鎖碎的事情再纏上身來。但我並沒有那麼想,因為這件事故的發生太過令人毛骨悚然,也許…這件意外其實不是意外…

  我開始運用了一些關係,找到了幾個在警界工作的線頭,這些人雖然跟我們的立場位置完全不同,但只要扯上了利益兩個字,常常我們都是同一種人!透過這些人,我拿到了這起事故的現場、以及法醫的鑑定報告副本。現場經過瓦斯爆炸之後,樓層已經呈現搖搖欲墜的現像,所以到現在大樓都還是完全封閉,交由專人看守,當然這些人員之前都已經打點好,所以遠遠看到我用筆型手電筒打的暗號之後,伸個懶腰就默默走到大樓另一邊去抽煙,趁著這個空檔我快步從大門閃身上樓。

  雖然經過爆炸後已經有了好一段時間,但樓梯間依然漂散著陣陣的濃煙燒焦味,越接近樓上,這股味道就越刺鼻,這是早有預料到的事,於是我拿出先前準備好的特殊口罩戴上。這種口罩是私人製作的,除非透過特殊關係,不管在那裡的市面都拿不到,這種特殊口罩不但能完全的隔絕異味,更能抵擋大部份的有毒氣體,一般的催淚瓦斯或是防狼噴霧更是完全起不了作用,若是加上另一副特製眼鏡,基本頂上簡易防毒面具絕對沒問題。

  戴上口罩後頓時覺得好多了,一口作氣就直奔上了鑑定報告中八樓的爆炸現場,八樓基本上已經是空空一片,瓦斯爆炸的威力大的嚇人,不但將陽臺整個炸飛,更把天花板、地板四周的牆壁轟出了好幾個大洞!不像是瓦斯爆炸的現場,更像是被飛彈轟炸過的災區…大樓已經完全斷水斷電,殘破的公寓自然是被其他住戶搬的一乾二淨,隨便找了個不是太髒的角落,搬了塊應該曾輕是牆壁的石塊坐了下來,就著手電筒的光開始翻閱從警方線頭那拿到的鑑定報告。

  二十分鐘後,阿木疲倦的按著眉心,閤上鑑定報告站了起來,開始檢查這層樓的每個角落,希望能找出報告中可能被忽略掉的線索。一個小時後,阿木滿身大汗的回到同一個地點,幾乎什麼都找不到…爆炸在發生的當時已經把百分之九十的物品炸的粉碎,剩下的百分之十也被後來的大火燒的一乾二淨,就算當時真的有什麼關鍵性的證據,能留下來的機會實在是很渺茫,況且阿木沒有跟任何以前的同事提起他要來調查這件意外,他覺得既然決定不再干涉彼此的生活從此離開這圈子,就不要再使別人勾起這段回憶,所以阿木打算一個人查下去,這樣自然是辛苦的多,若是有大家的幫助,真想找到什麼的話,多點人手機會真的要大的多!

  回頭再來看看這兩份鑑定報告,真的就只有離奇兩個字能形容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首先是瓦斯的爆炸現場,也就是現在所處的八樓位置,研判第一爆炸現場在廚房,大樓本身屋齡不短,加上當初設計本來就是一般人的住宅使用,並沒有多做太多安全性的規劃,加上瓦斯、電線、水管管線等等線路設計不良又年久失修,以致於電線走火又觸碰到老舊的瓦斯管,這才導致了這起驚天動地的爆炸案。但是為什麼會波及到將近二百公尺外的老闆,這才是真正離奇的地方!

  阿木望了一眼焦黑的牆壁,上面有許多不規則的爆炸痕跡,根據鑑定報告來看,牆上的痕跡可真是嚇死人了!因為造成這些痕跡的原因除了爆炸本身外,其實有一部份卻是“屍體”的碎塊!因為爆炸來的太突然又太猛烈,原本在屋內的人一瞬間就被炸的肢離破碎,這些碎塊四處亂飛黏的到處都是,而爆炸之後開始引發了大火,又把這些內臟、骨頭、碎肉全都一口氣烤乾在牆上,就像中秋節烤肉時只顧著賞月沒顧好肉片,結果烤一個過頭就通通黏在烤肉架上是一樣的道理!

  雖然阿木也是看慣了大風浪的人,但這樣把人烤在牆上的還真是頭一次遇到…想到這裡週遭的氣溫似乎驟然下降了好幾度,阿木突然打了個冷顫,感到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將視線從牆上移開,轉而望向四週被炸開的幾個大洞。正常來說瓦斯管線應該是集中在廚房附近,照道理來看爆炸點即然在廚房,那廚房被炸出一個大洞算是很正常的事,但為什麼連大廳這邊都被炸出了好幾個洞?根據警方從屋主的鄰居的說詞側面了解,屋主家中一直有自己泡茶的習慣,家裡有一整組的茶具,泡茶總是要燒開水,但屋主又覺得電磁爐燒水的速度太慢,而從廚房燒開水又要提來提去很麻煩,又怕一個不小心走著走著就打翻了很危險,所以才在客廳也準備了一個小型單座瓦斯爐,同時又在客廳預備了幾桶小型的瓦斯桶隨時備用替換。

  而爆炸當天廚房原本就在燒菜,客廳同時間也在燒水泡茶,當廚房的瓦斯管線爆炸時,同一時間也引爆了客廳正在燒水的瓦斯桶,連同放在客廳的其它桶瓦斯也受到高溫後一起爆炸開來,這才在這層樓炸出了好幾個大洞。

  但最難以置信的是,其中一桶瓦斯竟飛越了將近二百公尺的距離硬生生的將老闆活活砸成兩段!關於這點鑑點報告並沒有辦法提出完全合理的解釋,而其中一項最有可能的,是瓦斯管線爆發時,引發的正在客廳燒開水的那桶瓦斯,第一時間裡兩個爆炸點所產生的類似雙重爆炸力而造成了強烈的反作用力,這才將那桶瓦斯一口氣炸出了將近二百公尺遠。

← 【記憶‧城市】寫在開始‧一個偉大的城市想像。 【旅行小確幸】貓熊來襲 攻佔中正紀念堂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