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小涼不虧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即使身處在這樣無法由自身掌控的危機之中,依然是一副處變不驚的傻樣。為什麼說傻樣?因為小涼真的就是個呆樣,並不是不擔心,而是覺得根本沒有擔心的必要,如果真的有某個人、或是某個什麼莫明其妙的組織想要對他做什麼的話,就憑著能搞出捷運空城記這一點,小涼就不認為自己還能夠做出什麼像樣的抵抗,與其自己嚇自己,倒不如就什麼也不做來得輕鬆。所以他就這麼欣賞著如詩如畫的女孩背影,靜靜等著列車到站。

  午後擁懶的陽光灑在店裡的落地窗上,櫃擡後方正飄著濃濃的咖啡香,香味隨著陽光宣染了整間下午茶店,伴著悅耳的輕音樂鬆開了人們每一條緊繃的神經。其實這間下午茶店並不是一間喝下午茶的店,正確來說它本來就是一間咖啡廳,但是小涼在進入職場前都是來這喝茶,所以才慣稱它為下午茶店,即使後來改喝黑咖啡後也沒有將稱呼改過來。這間下午茶店有一個很有趣的名字叫做「剛剛好」!小涼打從第一次進到這家店時就曾問過店長,為什麼店名要叫剛剛好?那時店長只笑笑的回他,其實這個名字背後有段小小的故事,不過如果你以後常常來這喝杯咖啡,或許我會考慮跟你講講!真是…有說等於沒說,不過後來小涼還真的常常來這坐坐,只是喝的都是茶…

  距離第一次遇上那個捷運站神秘女孩,大概已經三個月了吧?看著喝到一半的黑咖啡,小涼若有所思的想起,這三個月來,小涼沒有間斷的在每個星期日的下午同一時間來到捷運站,毫無意外等著他的都是一節空的車廂,在同一個位置坐下來之後,眼前都會出現同一個女孩子背對著他坐在前面的座位上。

  奇怪的是,這三個月來小涼從未想過要試著做出什麼,比如說換個時間再到捷運站、或是換一節車廂還是換個座位、甚至是直接坐到女孩的面前去看看她的樣子、還是直接陪女孩坐到她下車然後跟蹤她,一次都沒有。他只是靜靜的看著、觀察著每個地方的小細節,至少他排除這是一起靈異事件,除非現在的鬼怪猛到能在大太陽下行走了,況且女孩也不是一成不變,至少她身上的衣服穿搭每次都不一樣,唯一奇怪的一點,女孩真的只是坐在那,不玩手機、不撥頭髮、不打噴涕、不抓癢,除了隨著列車的搖晃擺動身體以外,女孩幾乎可以說是靜止的,這點倒是讓小涼難以理解,甚至有點恐慌…

  小涼一口將黑咖啡乾杯,然後撐著下巴望著店員忙進忙出,這家剛剛好咖啡只有三個員工,都是住在附近的大學生,而店長是一名高大健壯的中年男子,目測至少有一百八十五公分高,看的出來平時有在鍛練身體,不但體格好,兩隻手臂更是練的筋肉揪結,硬是比一般人要粗上一倍,這樣高大威猛的男子竟然會在這種地方泡咖啡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咖啡可不是拿來乾杯的飲料啊我說。」

  趁著小涼在發呆出神的同時店長突然從背後出聲,可嚇了小涼好大一跳!

  「差點被你嚇的咖啡都吐出來了阿木!」

  當然阿木不可能會對小涼感到任何抱歉,對於一個小鬼直呼自己的外號這件事他也從來沒有放在心上,兩個人很自然說說笑笑的就成了忘年之交,每次只要小涼來店裡喝咖啡,阿木總會偷個空坐過來跟他聊兩句。

  「幹嘛今天的咖啡不好喝嗎?讓你一口氣乾了它。」

  「果然你又亂調咖啡的比例了對吧,還是又亂加了什麼東西進去?」

  「真的不好喝嗎?」阿木似乎有點緊張了起來。

  「是沒有不好喝啦,只是我正好在想事情,一個出神就乾杯了…」

  「不過你有喝出來咖啡的味道變了不是嗎?」

  「是喝的出來啊,雖然只是有一點點些微的不同,但常常喝的話當然還是喝的出來啊!」

  阿木說的正是這家咖啡廳的招牌咖啡,名字也叫做「剛剛好」!剛剛好咖啡廳賣著剛剛好咖啡,似乎也替咖啡增添了不少剛剛好的味道。但奇怪的是,招牌商品這種東西照道理說應該就是代表這店商店的品牌,但阿木這傢伙卻一天到晚在亂調招牌咖啡的味道,結果就是小涼每次喝到的咖啡都調的亂七八糟,雖然阿木的手藝真的是不錯,每次調出來的東西也不難喝,但要是想用這種形式的招牌留住客人的話,應該是還滿困難的,當然事實也如此,除了小涼之外幾乎沒什麼人會點剛剛好咖啡。

  「我說阿木啊…你到底是想要弄出什麼咖啡啊?其實你弄的都滿好喝的啊!幹嘛三天兩頭就要換口味啊?」

  阿木難得的沉默了,學著小涼用手撐著頭,呆呆的也思考了起來,嘆了一口氣之後…

  「我曾經喝過一杯很好喝的咖啡…」

  「啊?」

  小涼不解的應了一聲。

  「在我開這間咖啡廳之前,我曾經替某個很有錢的老闆工作過一段時間…」

  那個老闆非常有錢,雖然我們底下的人都不知道老闆是做什麼的,但大家都隱約察覺到老闆做的應該不是什麼正當行業,老闆所來往的客戶三教九流都有,但最多的還是跟他一樣有錢的人,老闆住的地方想當然爾是大的不得了,甚至大到可以讓很多像我一樣的員工跟他住在一起。那是一棟位在山邊的別墅,完全依山而建,四週再圍起高高的圍牆,老闆就在他別墅的後邊再建了一棟三層樓高的宿舍,裡面整整住了三、四十個員工,說真的,住起來可寬闊舒服的,沒開玩笑!裡面甚至還建了交誼廳與員工休閒中心,偶而老闆還會一起來打個球、喝個小酒什麼的。

  平常大家都是住宿舍,老闆不但供吃住,還讓所有的員工每天輪流排休,只要這邊隨時都能保持三十個員工待命,你每天要排十個人休假也沒問題!況且老闆也沒限制你不能外出溜躂,不但如此,老闆給的薪水也很不錯,過年過節發的獎金疊起來比鞋底還厚!有這樣的老闆,每個員工當然是死心蹋地的跟著,所以我一待就是待了五年,直到我喝到了那杯咖啡…

  有一次老闆閒著發慌,就帶著幾個員工到鬧區的夜市走走晃晃,我們一行十一個人開了三台車來到了夜市,一路上只要我們看見什麼、想吃什麼,老闆問也不問就就直接替我們付了帳,我們這群員工開心到全都笑的跟白痴一樣!老闆的心情似乎也跟著好了起來,整路跟我們打鬧在一起,完全沒有一點老闆的架子,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從沒把我們當下人還是員工,所以我們也打從心裡的尊敬他,即使我們都知道他私底下肯定幹過不少壞事,卻沒有一個員工在暗地裡說過他的壞話。

  那天我一直走在我們這群人的最前面,那是我最習慣的位置,當時我們經過一位穿著圍裙的女孩身邊,那個女孩看來是個在發試喝咖啡的工讀生。那時的我其實不愛喝咖啡,於是我笑著對她搖搖手沒有接過咖啡,但是在我身後的老闆一行人卻都停了下來一人拿了一杯咖啡試喝了起來,於是我就停步在一行人的前面等著大家試喝。

  「這咖啡真的滿好喝的耶!而且絕對是現磨現泡的!絕不會錯!」

  老闆看似很有品味的為大家解說他對咖啡的知識,一邊稱讚這咖啡好喝,一邊又拿起第二杯開始續杯,逗的大家全都哈哈大笑!雖然我沒有喝,卻也跟著大家笑了起來。正當大家準備要繼續逛下一攤的時候,老闆發現全部人只有我沒拿咖啡,於是就過來拍拍我的肩膀。

  「阿木啊!那麼可愛的小女孩送的咖啡,要不是拿的話人家可是會傷心的哦!」

  即然老闆都這麼說了,我也只好在大家的訕笑中尷尬的回頭去拿了一杯咖啡。

  「在剛剛好的時間裡,喝一杯剛剛好的咖啡。」

  那個女孩拿了一杯咖啡交到我手上時說了一句話讓我楞了一下,但一時我也沒問什麼,想說應該是這間店的宣傳詞吧!也沒放在心上就把咖啡一乾而盡,說實在還真的很好喝,好喝到我現在都還忘不了那個味道…

  「所以你現在一天到晚亂調咖啡就是為了要調出當時那杯咖啡的味道嗎?真的有那麼好喝啊?幹嘛不乾脆去當人家店裡的學徒就   好啦!幹嘛自己調了老半天又搞不出什麼花樣!」

  小涼完全不給面子大大的吐草了阿木一番,不過阿木也不生氣,反而沉沉的嘆了一口氣…

  「正好相反,我調這杯咖啡,並不是為了這杯咖啡的味道,而是為了當時那個拿咖啡給我的女孩。」

  這次小涼瞪大了眼睛沒有打斷阿木的話,只是等著阿木開口。

  「如果不是這杯咖啡、如果不是那個女孩的話…」

  難得連我這種不喝咖啡的人都覺得這杯咖啡好喝,當下的我一時間竟沉浸在這杯咖啡的香氣中,直到一聲轟天巨響把我拉回現實世界,一陣氣浪從我耳後一飆而過!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咻~~~~~~~~碰~~~吭!」

← 【爬格子】罪咎之途 -- 戰場 【後見之明】不一樣的角度看KANO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