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這幾年台灣電影起飛,越來越多的本土電影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門,但是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你是否曾經想過台灣的本土電影其實已經陷入泥沼之中了呢?本週的【半忙主義】就要帶大家來看看這些年台灣本土電影所遇到的難題。

本土電影的再次崛起要回溯到2008年魏德聖導演的《海角七號》,5.3億的票房在當時僅次於《鐵達尼號》。《海角七號》的成功讓魏德聖這位初次執導長篇劇情片的導演一炮而紅,也順勢帶起台灣本土電影新一波熱潮。

《海角七號》的成功雖然讓國人再一次的看見台灣的本土電影,但這是一個台灣電影的成功模式嗎?

隨著《海角七號》的成功,越來越地的本土電影開始複製這樣的成功模式。
08、09年將繼還有《囧男孩》、《九降風》、《花吃了那少女》,10年本土電影睽違十多年後再一次強攻賀歲檔,鈕承澤導演的《艋舺》、11年葉天倫導演《雞排英雄》、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魏德聖《賽德克·巴萊》更被視為台灣電影票房的指標、12年《陣頭》、《愛》、《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與13年邱瓈寬導演《大尾鱸鰻》、陳玉勳《總舖師》國片的成功方程式儼然成形。

仔細從這些電影裡找答案,所謂的國片成功方程式究竟是甚麼樣的方程式?
總體而言我們可以分為四類:

  1. 知名原著改編(《痞子英雄》、《犀利人妻》這一類已經在某一個領域成功的作品再一次的搬上大螢幕)


  1. 本土(《艋舺》、《雞排英雄》、《陣頭》、《大尾鱸鰻》與《總舖師》這一類以本土文化為主題的電影)



  1. 愛情——最有機會跨越國界的題材(《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香港影史最賣座的電影)

  1. 勵志/熱血(因為台灣人會覺得沒有未來——只要經濟沒起來這種片就有機會,《志氣》也就因此成功了)

國內知名的電影行銷總監王師就曾用一句話分析了這個勝利方程式:「 在台北打拼失敗的魯蛇回到家鄉跟更魯蛇的人一起打拼然後翻身。 」足以見得,我們今天確實有必要來聊聊這樣的一個本土電影泥沼。

本土電影的成功確實有其道理,因為劇情與你我周遭生活相近、故事又是妳我從小到大所接觸到的文化,這樣的東西搬上了大螢幕以後勢必在你我心中產生共鳴,共鳴產生以後自然票房就會經由口碑傳播的方式被帶動、進而成功。
我們再來重頭看一次,《海角七號》講的是台灣鄉下地方的那種人情味、《艋舺》呈現了六○、七○年代萬華地區的文化、《雞排英雄》將台灣著名的夜市文化帶入、《陣頭》、《鐵獅玉玲瓏》講的是宮廟陣頭的文化、《大尾鱸鰻》講本土黑道、《總鋪師》說辦桌..., 台灣本土電影確實陷入了一種文化泥沼,每每完成了一部成功電影我們能用的題材就又少了一點,當未來的某一天,所有的文化題材都沒了,台灣的國片方程式馬上面臨生死存亡的現實狀況

成功方程式未來可能變成失敗方程式,但該怎麼辦呢?

我們再一次將目光提前到80年代的新電影浪潮吧!

80年代,新生代電影工作者及電影導演發起了電影改革運動。電影主要呈現寫實風格,其題材貼近現實社會,回顧民眾的真實生活,由於形式新穎、風格獨特,促成了台灣電影的新風貌。
1982年,中央電影公司在楊德昌、柯一正和張毅等三位導演參與,共同合作構想小成本電影的拍攝,再經由明驥及小野,拍成四段式集錦電影《光陰的故事》。本片解析社會真實現象,並關懷大眾現實生活和共同記憶,普遍被認為是台灣新浪潮電影的首部作品。該片的創作者均成為後來新電影的重要成員,影片的自然寫實風格與文學表現特質,象徵了「新電影」與「舊電影」之間的差別(盧非易,1998)。

中影公司大膽啟用新人拍攝鄉土文學作品,也是確立台灣電影新浪潮的主因。中影啟用楊德昌、柯一正、張毅、陶德辰拍攝了《光陰的故事》,《在那河畔青草青》與《小畢的故事》。

另一部具有「現代主義」的原著改編電影——《兒子的大玩偶》,突破當時台灣政治與電影保守勢力的抵制,於輿論、口碑與市場的支持下,為往後台灣電影的創作自由創造一片天空。其後,包括侯孝賢、楊德昌、張毅、萬仁、柯一正、陳坤厚、曾壯祥、李祐寧、王童、虞戡平等也確定了以導演為主;形式新穎、風格獨特、意識前進的台灣新電影。這些電影也促成了台灣電影的新風貌,更因票房賣座,讓台灣新電影成為主流。

該新電影絕大多數是由台灣政府所屬的中影所投資拍攝,主要的推動者為中影主事者明驥與中高階層的小野和吳念真。此三人,可說是促成台灣新電影的主要功臣,也對當時低迷的台灣電影產生重大影響。
在此影響下,台灣業內原本拍攝商業電影的導演見狀,也將此潮流引進商業電影境地,此種以鄉土小說為類型的商業電影,計有《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在室男》、《嫁妝一牛車》、《孤戀花》、《孽子》等。不過因為產量畢竟有限,1980年代台灣電影仍以如許不了主角的喜劇,與其他如賭博片、犯罪片的商業電影。
另一方面,因為香港電影的成功,讓台灣輿論上也開始出現對台灣新電影的批判聲音。以藝術電影為主軸的台灣新電影的支持者與反對者逐漸壁壘分明,此因素,讓集體的台灣新潮流電影方朝終於1980年代末期結束。不但如此,在票房也大為失利。不過,相對的,此藝術電影,卻同時間大受國際影展與各國藝術電影市場上的歡迎。

掌握了台灣新電影那個年代的進程,我們再回來看看現在的本土電影是不是重蹈當年的覆轍了?

台灣新電影的失敗並不是因為香港電影的崛起,而是因為香港電影崛起以後台灣輿論對新電影所產生的批判;這一點我覺得非常重要。當新電影的支持者與反對者呈現壁壘分明的狀態時,台灣電影終將走向分裂的道路。

08年《海角七號》的成功是歷經將近二十年的努力所完成的。
如果在二十年前我們所看到的台灣新電影繼續發展下去,我想中間不會有這失落的二十年。
我們現在試想,這二十年有多少的可能讓台灣新電影能夠順著時代的浪潮繼續進化,走向一個可能的電影工業?

我們再看看台灣本土電影的現狀。
國片方程式成形後,最重要的是秉持著這方程式以及順應新的時代潮流將本土電影提升到另一個不同的層次,在這個階段我們有兩條路可以走:

一是將文化這塊大餅做大,繼續以文化議題作為電影根基,但必須跳脫出一成不變的劇情巢穴,藉由融入不同元素讓這一類的電影不是只侷限於文化框架之中 ,例如今年賀歲檔的《大稻埕》及最近火紅的《KANO》;這兩部片最大的共同點在於,它不僅僅在談一個歷史文化下的一個架構,他更開始要藉由這個架構去談更多的不同元素,如《大稻埕》的日治時代台灣民眾要求自治的議題、如《KANO》談論一種堅持與信念的問題。然而很多時候當你去碰觸到不同的東西時就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觀影者和評論者使用更大的放大鏡去看你的作品:歷史是否符合當時的真實狀況、是不是有捧日、賣台的疑慮...;面對這樣的聲浪往往就會造成這條路的崎嶇,未來每個導演在面臨題材選擇時會不會因此而放棄更多的可能?我必須說這是絕對可能發生的事。但這是一個好的狀態嗎?大家可以自行評斷。

另一條路就是類型片的嘗試;不再以題材作為唯一考量,而是以類型來做取材的中心思想。 同樣是今年的賀歲檔,《甜蜜殺機》即是一個代表。《甜蜜殺機》創造了一個本土類型片的典範,他不是為了某一個議題來做劇本的唯一思考線路,而是為了要拍出一部喜劇片而做思考的依據,因此他不會陷入一個為了拍出符合史實而犧牲劇情的泥沼之中、他不會因為要呈現文化而侷限於框架之中,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然而我們再看看今年的三檔賀歲本土電影,《甜蜜殺機》獲得了極高的評價,卻是標準的叫好不叫座,這也顯示了類型電影要在台灣的電影環境下發展,確實還有很長的一條路得走。

跳脫:讓電影工業的路更加寬廣。

許多電影人的寄望著一件事:這一波從08年再次興起的本土電影浪潮絕對不能再是曇花一現。
這對於一群希望本土電影工業能夠成型的電影人而言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期許;08年的崛起,讓這個已經停滯了將近二十年的夢再一次重現在大夥眼前,儘管至今行進的速度仍舊緩慢卻也確實已經動起來了。面對這樣的狀況,培育更多的電影人才、更加強化基礎工業的工作就更是不能輕忽,而這些都必須要靠著一部部新的本土電影來輔佐、完成。
如何讓這電影工業的夢可以更快的完成,唯有看每一部電影是否真的能跳脫框架、擺脫泥沼、創造出不同的格局。

我想,我對於本土電影這一波的浪潮還是深具信心的。
讓我們期待這個偉大的電影夢成形的那一天吧!

【延伸閱讀】
【半忙主義】來看看廣告吧!(形象廣告篇)
【半忙主義】TIFA《孽子》:聽李青的娓娓道來、看《孽子》的不同面向。
【半忙主義】真的假的。

←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十章-捷運 【爬格子】罪咎之途 -- 戰場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