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昨天一整天在公司,相當忙碌地度過一直到了夜晚
然後熱情地去參加了卡波耶拉的訓練,結果一不小心搞到太晚,就已經跨夜了XD
所以,很不小心地開了天窗,完全忘了自己的連載@@
雖然不是很多麼受到人們關注的連載,但這是對自己的要求,對自己的責任與對小夥伴們的責任
良心不安的張小馬,星期一 一大早就要來補上昨日的天窗!!!!!!

同時,也要為捲入馬航事件的人們祈福,希望他們平安、平安。

那麼,讓故事繼續吧!
這是對自己的要求,對自己故事的責任!

罪咎之途 -- 戰場

  這場戰爭的起因,說起來也相當愚蠢。原本只是兩國邊境上的小小衝突,但因為面子上的問題進而演變成兩位領主在宴會場合互相羞辱、嘲弄,再加上酒精、旁人的鼓吹作用之下,便是互相宣戰。即使同樣是眾國的聯盟體系之內,也同樣是聖神的信徒,碰到利益衝突時,出身高貴的眾國諸侯與市井小民的反應皆相當原始:畫清界線。
  撇開戰略位置、經濟活動、交通運輸等用途,將一切都聚焦在每個人自身的問題上時。
  問題就只剩下一個:你死我活!

  螺號角吹響了戰爭,羅倫與厄塔斯兩方加起來超過兩千人的奔馳震動著大地,彷彿整片草原都隨著脈動著。羅倫的士兵搶得先機,率先往戰場中央奔去,而厄塔斯的士兵也不甘示弱地加快了腳步,兩方士兵為著諸侯的小小嫌隙而將對方視為仇敵,手中的長矛對準了彼此、瞄準了敵軍而衝。
  賽法率領的部隊位於隊伍的左翼,由於戰場中央的平原必須留給主陣的士兵和後方的騎兵來進行衝鋒,因此身為傭兵團的他們多半被安排在隊伍的左右兩翼,負責攻擊敵軍防禦較為薄弱的側面。
  開戰不到一分鐘,第一波箭襲便已經朝著半空中飛去。湛藍的天空席捲而來的一片黑雲,夾帶著搜搜的破空之聲劃過天際,但這一波並不是朝著傭兵部隊而來,而是瞄準了羅倫軍的主要部隊。中箭的慘叫聲此起彼落,但同時也充斥著憤怒的吼聲和鞭笞的激勵聲;羅倫軍的弓箭手展開反擊,漫天箭雨開始落往敵軍的陣營,厄塔斯軍的損失也不斷攀升。除了中箭傷亡的士兵之外,更多的卻是失去戰意而退卻的人。
  這個狀況在兩軍之中都十分明顯,為了戰爭而徵召的農民、工人根本無法承受這充滿血腥、死亡和痛苦的龐大壓力。參戰之後的人們即使勉強活了下來,卻很難回到正常生活。
  雜遝的腳步聲、悽厲的哭喊聲、喊殺震天的吼叫聲充滿了空氣,訓練不到三個月的新兵才剛開始衝鋒便失去了控制,為了閃避箭雨而開始互相推擠,只為了更快地往前方衝去。兩方的士兵們很快地亂了方寸,各自分散成小團小團的人群互相拖累速度,散落的人群雖然能夠有效地避開弓箭的傷害,但卻變成一個一個奔跑的活靶。

  相較於厄塔斯漢羅倫軍中跑第一排的民兵,甚至是多數的正規軍部隊,賽法所率領的傭兵團素質特別突出,他們奔馳的腳步聲整齊地有如一名巨人正在奔跑般,在雜亂的戰場中彙集成一種獨特的節奏。每一名士兵的左手緊扣著圓盾來保護胸口,而右手的長矛都緊夾在腋下,延伸出筆挺的角度。
  「加快腳步!」賽法大吼著,率領著全隊往前衝鋒;隊伍前衝了一段時間,主戰場上的兩軍也接近到相隔五十碼左右,當距離拉近到弓箭無法妥善發揮時,就得靠第一線的士兵進行肉搏戰。
  一隊厄塔斯軍的弓箭手發現了賽法的部隊,警戒的呼喊聲緊接著送來漫天的箭雨;破空之聲傳來,活像是一整群的烏鴉臨空飛至,尖叫著衝向每一位士兵。
  「舉盾!」賽法第一時間警告所有人,每一名士兵迅速地舉起大盾,彎成直角的左臂像是鋼架般固定住盾牌,直接迎向轟擊而來的箭雨。但所有人的腳步卻沒有因此而減慢,反而為了拉近距離而加快腳步,沒有人因此失足或者脫離隊伍。在太陽的照耀下,賽法的隊伍變成一面鋼鏡,反射著光輝前行。
  當弓箭手正準備發出第二波攻擊時,賽法與傭兵隊們已經拉近了十碼以上的距離,迅速地減少受到攻擊的機會。第二波箭雨落下,賽法的右後方傳來中箭的驚呼聲,但他完全沒有分心去擔憂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隊員會給予受傷的戰友們妥善的照顧,他需要關心的是更遠方,在箭雨之後的目的地。
  「散開!毒蛇二號!」撐過第三波攻擊後,賽法大吼一聲。根據之前探測過的地形資料,前方十碼有兩處適合作為中繼站的掩蔽點。嘉文一聽到命令,立刻讓傳令兵吹響戰術號角,指揮著手下隊伍朝右前方衝去;賽法的傳令兵也吹出暗號,讓他手下的士兵們隨著他衝向左前方。隊伍分裂成兩條支流,在敵軍準備發出第四波箭雨時,他們已經分別抵達了掩蔽點:兩塊厚實突出的土丘之下。
  「圓盾陣!」一抵達目的地,賽法立刻下達新的指令。只見所有人像是演練過上千次般熟練地動作,盾牌架在頭頂跑向各自的位置,在剛剛的箭雨中有受到輕重傷的隊員則自動走向圓陣的下環處,一個較少會受到衝擊的位置;於此同時,主要部隊的近身戰也開始了,羅倫軍與厄塔斯軍的步兵彼此看著對方的眼神、讀取著對方眼神中的恐懼、憤怒,在最後一段距離中加快腳步衝鋒突進。兩軍的弓箭手也開始退後並拉開距離,而被羅倫軍拉近距離的弓箭手們也拔出斧頭、短劍以保護自己;在不傷及友軍的前提之下,兩軍的弓箭手們得保留實力將目標鎖定在對方還沒出陣的騎兵隊上。
  「堅守位置!」賽法指揮著小隊,左右兩組背對著土丘形成圓弧、正面兩組則以跪姿面對前方,長茅直指著土丘的高處以防止騎兵衝鋒。另一方面,嘉文的小隊也完成隊形,兩組人馬形成的雙圓固守著土丘,正面迎戰朝他們衝來的厄塔斯軍人。每當有散亂的敵軍小隊衝向他們時,至少都會遭受到一組人以上的聯合攻擊,若是通過兩座土丘的中間,更是會被兩小隊同時夾攻。
  賽法在隊伍中不時變換位置,除了出聲提醒和鼓勵隊員之外,更在必要的時候出手幫忙,抵抗敵軍較多的區域。毒蛇二號陣型強調的是固守優勢地點,不主動追擊逃離的敵人,比較像是刺蝟般抵抗著有如潮水般湧上的敵軍。
  賽法像是一團暴風般在陣型中不斷旋轉,帶動所有隊員們奮勇殺敵,這樣的陣型就像一顆屹立不搖的巨石,敵軍衝上的各個小隊不停地嘗試要扳倒這組指標性的對手,但卻會在幾回合的交戰後知難而退,留下一圈失敗的屍體。進犯的敵軍多少也聽過賽法的名號,因此在發現這個陣地難以攻陷之後,便果斷地轉向其他地方,尋找更容易下手的目標。
  畢竟在戰場上,還有為數不少的菜鳥可供攻擊,不需要賭上性命攻擊這個可怕的敵手。
  「左旋轉!左旋轉!」戰鬥進行了十幾分鐘,賽法與部下們已經擊退了四波敵軍,趁著敵人暫時不會接近的空檔,賽法大吼著要隊伍調整隊形,讓首當其衝的第一線隊員得以稍作喘息。
  「傷害回報!」賽法再一次喊著,四周例可有條不紊地開始報告各自的狀況,像是報數般一個接一個回報狀況,在精良的訓練和戰術確實執行下,幾波會戰下來只有數人受到輕重傷而無人戰死,受傷的戰士們也趁著空檔互相掩護並進行包紮。
  「隊長!」嘉文大喊一聲,從他的掩蔽位置打出一連串暗號,指引著賽法看向他們的東北方。賽法匍匐在土丘的頂端,眺望著前方戰爭的動態:主要部隊的接近戰已經開打了一段時間,羅倫軍成功地將戰線推往厄塔斯軍的方向,不少綁著藍色臂巾的厄塔斯軍隊形變得更加散亂,甚至有不少士兵丟下武器四散逃跑。
  編制在後頭的騎兵隊也開始蠢蠢欲動,為了挽救潰散的軍勢,厄塔斯軍的騎士們吹響了戰爭號角,策動著馬匹衝向前方,打算從右翼的位置衝入戰場。
  「嘉文,厄塔斯軍想要沖散我軍的主要部隊!」賽法估算著厄塔斯騎兵衝鋒位置,看來他們所在的土丘將會是下一波受到威脅的區域。於此同時,羅倫軍的騎士們也開始動作,粗大的長槍結合成一排兇猛的釘刺,看來是打算攔截敵軍的騎兵團。倘若沒有成功攔截的話,賽法他們將受到羅倫軍騎兵的全面攻擊。
  「隊長!有一支新的隊伍出現了!」嘉文又一次大喊,同樣趴在土丘上的他正指著一組從敵軍左翼中現身的部隊。這支部隊與其他散亂的厄塔斯軍相當容易區隔,為首的是名穿著板甲的騎士,騎在一匹全身雪白的高大戰馬上,四周環繞著配備精良的護衛隊。這批十來人左右的部隊突出於厄塔斯軍的左翼,離賽法等人藏身的土丘不到一百碼的距離,而從旗幟看來,這一隊人馬並不屬於厄塔斯軍。
  「隊長,是......是聖衛之手的聖騎士。」嘉文驚訝地說著,那藍色滾著金邊的三角形旗幟迎著戰場之風飄揚,純白色的掌型標誌和環繞四周的光芒,在在地顯示著這支部隊的身分特殊。
  「聖騎士?」賽法尋思著嘉文的發現,一般來說聖騎士並不會介入邊境的小型紛爭,而且戰場的環境中充滿了流彈和意外,死於非命的機率非常高。聖衛之手應該不會派遣身分高貴的聖騎士來參加這樣的混戰才是。
  「隊長,厄塔斯的騎兵團開始接近了!」嘉文再一次回報狀況,敵軍的騎兵團挾著一道勁風與強大的破壞力沖散了羅倫軍的步兵團,正朝著他們的位置衝來。雖然只是衝鋒之後的減速路徑,但難免會對他們造成巨大的威脅。沒有成功攔截敵軍的羅倫軍騎兵,反而順勢衝入了敵軍的陣營,直取對方的主陣。
  「召集小隊!嘉文!」賽法果斷地下了決定,滑下土丘後朝著他的副官大喊,隨即要傳令兵召集所有人重組陣型。很快地,兩隊人馬重新聚合在一塊,將兩塊土丘的中央入口守住。
  「我們還有多少人能夠作戰?」賽法身上沾滿了敵人的鮮血,就連臉上也噴到不少。
  「至少還有四十多人毫髮無傷,考慮負責護送傷兵的安全人數,我們還能組織三個小隊全力作戰。」嘉文回報著的同時留意四周的動靜,吵雜的戰場上充斥著各種聲音。厄塔斯軍的騎兵團緩緩拉近距離,速度逐漸放慢。
  「重新編組,受傷的一組留下來等待撤退;可全力作戰的立刻混編,我們要趁這個機會切入他們的左翼。嘉文,動作快!」
  「長官,可是那個人......那個人可是聖騎士阿!」嘉文突然有些猶豫,雖然在戰場上應該六親不認、全力殺敵,為了打贏戰爭而拼命作戰。但要他正面挑戰一名宣揚著聖神教義的聖騎士,對他來說跟質疑自己的信仰相去不遠。
  「嘉文,你知道要是打倒那名聖騎士的話,我們將可以獲得多大的賞賜麼?你想想看,我們這批士兵會被羅倫的國王親自接待,在他的宴會廳中養受豐盛的美食、上等的啤酒和最好的旅館房間,更別提那一袋袋豐厚的賞金,這一大筆錢可以讓所有人都過舒服地度過冬天......」
  「可是長官......那畢竟是......」
  「也許聖騎士參加這場戰爭的理由跟他們都差不多,聖會肯定在這場戰爭中有獲得什麼好處,不然為什麼要派他到這麼偏遠的邊境參戰?」賽法一連串的勸說之後,嘉文不再回應。
  嘉文知道長官的心意已決,畢竟能夠在戰場上有機會遇到聖騎士就已經相當難得,又在一個敵軍最為脆弱的位置更是替他們增添了不少勝率。但要打倒一名聖騎士與他的護衛隊是談何容易?聖騎士代表著聖衛之手保護良善、消滅邪惡的實質力量,他們的劍能夠照亮最黑暗的角落,他們的盾足以抵擋邪惡的爪牙。
  「聖神阿,請您原諒我將與您的子民......」嘉文低頭念了一段禱詞,接著抬起頭來對著四周大喊:「全體注意!現在立刻分成兩隊,受傷的人前往左側山丘準備撤退,約翰、洛夫負責照顧撤退小組,務必將他們安全送回本營接受治療......」
  嘉文安排好新的分隊,被選上繼續參戰的那一隊以幹練的老兵為主,各個都有以一當十的作戰能力,在傭兵團中都屬一時之選。於此同時,賽法再次確認了聖騎士與騎兵團的近況,確認騎兵團沒有太過接近到對他們造成威脅。而聖騎士相當專注於觀察著戰場的狀況,並沒有主動參戰的動態。
  「各位,這一戰我們遇上了大獵物!」賽法轉向所有隊員,聲音中充滿了興奮之情,「身為一名傭兵,打倒最有價值的獵物,然後領取獎賞!這就是傭兵該做的事情!」
  士兵們以長矛敲擊盾牌回應,整齊劃一的聲音成為出征的預告。賽法看著每一位隊員,他知道這群人眼中散發著精光、散著對獵物的渴望。這群人可以信任,只要給他們目標、方法,接著便能率領著他們成功。這是賽法日以既夜鍛鍊出來的最佳部隊,陪著他出生入死的菁英。
  「陣型,槍尖陣!」賽法一聲令下,轉身面對前方,雙眼直指著一百碼外。背後的隊員們瞬間散開組成隊形,賽法與他的長槍組成了槍頭,每一名部下則成為了槍身。這支三十人的突破部隊有如一把精鋼所打造的魔槍,瞄準聖騎士的胸口。
  「出發!」賽法邁開步伐,筆直地朝著前方奔去。
  他的眼中,只剩下最重要的目標:聖騎士。

← 【半忙主義】為什麼本土電影深陷文化泥沼?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十一章-剛剛好咖啡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