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4 years ago

之後警察來了,從這名黑衣躲貓貓男身上搜出了二十多張不同持有人的信用卡、十五支手機、九本不同持有人的護照、零零總總共五十多萬的的現金、以及十多件金飾,看來真的是抓到不得了的神偷了!但令在場所有人驚訝的是,通過警局連線一查之下,這名男子竟然沒有任何案底,甚至是連一張違規的交通罰單的記錄都沒有,這下可真是令人傷腦筋了…難到這名男子竟然還是第一次失手被逮?

  對於這樣的結果,小涼其實並不意外,回憶當時候的情景,當徐伯一聲大吼之後,那名男子看似是被嚇了一大跳,但其實他的眼神相當的鎮定,除了出乎意料之外的冷靜,甚至相當的自信,換句話說…那名男子完全沒想過自己會失手,即使自己的行蹤被發現了,似乎也不認為小涼跟徐伯有能力擋的下他,所以他才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衝向徐伯,男子肯定是認為以自己的身手想脫逃,面前這個老伯伯絕對一秒也擋他不住,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活該他碰上了本公司天字第一號金牌保全徐伯!那能由得他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從警局協助做完筆錄之後已經過中午了,小涼就跟徐伯閒晃到附近隨便一間餐廳打發午餐,一路上小涼還是嘻嘻哈哈的跟徐伯說笑,但暗地裡卻開始對徐伯的一舉一動留上了心。說實在小涼實在不覺得私底下徐伯會是個身經百戰的武術高手,難不成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應該不會!對小涼來說,敏銳的洞察力是他「第二份副業」所必備的一項專業技能,每一個環節的失誤都可能帶來致命的結果,這點小涼可是有切身的體會!別說像徐伯這種認識多年的同事,就算是路邊隨便一個路人,他也能在三分鐘之內觀察出這個人大致個性以及幾種可能隱藏的性格,所以當他親眼目睹徐伯一個照面就放倒這個身手不弱的小偷時,心裡的震驚可想而知。可是現在小涼面前的這位正在大啃雞腿老伯,卻是一副人畜無害的傻樣,完全不能跟早上的那位徐伯相提並論。

  「我說小涼啊,你看我假日是不是應該去算算命、還是收收驚啊,怎麼這些小偷啊、強盜啊什麼的都老是衝著我來,我看別人幹   了一輩子保全也沒碰上一個小偷,我這兩年一口氣都碰上三個,今天早上我還差點被個酒駕的瘋子撞上,不知道我是不是該退   休了…」

  一邊咬著雞腿,嘴巴倒是沒閒著,記得有一部廣告說能接吻時就不能忙著說話,不知徐伯年輕的時候跟女孩子接吻是不是也還忙著講話。

  「徐伯你這種身手要是不當保全了,對我們公司絕對是一項重大損失啦!要不我去跟老闆談談看,能不能再加你薪水,我看老闆   肯定是一百萬個願意!」

  雖然私底下不斷的在觀察徐伯的一舉一動,但表面上還是得裝的跟平常一樣,不然要是徐伯真的有所謂武林高手的另一面,會不會對自己不利可是難說的很!

  「哎呀這種錢拿了怕沒命花啦!幹脆花點錢再多請幾個保全應該比較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小偷都喜歡偷我們公司,偷完還都被我   碰到!這些小偷實在有夠不敬業的,偷偷的進來,就應該偷偷的出去啊!技術那麼差算什麼好小偷!」

  聽著徐伯的胡言亂語,實在覺得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到底該糾正他的想法好,還是要跟他一起痛罵那個不敬業小偷。認真說起來,坐在徐伯面前陪他吃了半小時的午飯,也聽他抱怨了半個小時,這段時間徐伯「完完全全」沒有露出任何破綻,一點點也沒有!不管是他身上的氣場、說話的態度、還是手勢或是眼神,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的老伯伯,這種奇怪的感覺真的說不上來,但他開始相信徐伯的確沒有什麼東西在欺騙誰,也許這種事連徐伯自己都無法解釋。

  小涼開始往一些亂七八糟的地方思考,也許徐伯有雙重人格,其中一個人格正好是武術狂熱者,會趁著「正常的徐伯」睡著時夢遊偷偷爬起來練功?還是徐伯其實有特殊體質,會在危險時自動請神上身?

  就在小涼為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暗暗好笑時,一股涼意突然襲上心頭,因為他突然想起了一位老朋友,一位有著特殊身份的老朋友,跟徐伯不同的是那個朋友的確是在隱瞞自己的另一面,但不巧還是被洞察力超乎常人的小涼識破,但他並不介意自己的過去,反而偶爾會跟小涼聊聊他的「另一面」所經歷的故事

  發生那件事到現在,算一算應該已經將近是十年前發生的事了,雖然已經很久都沒有再碰到「那些人」了,但有些當時不明瞭的事情,經過這些年的沉澱,似乎也不在那麼令人無法接受。

  當時自己很不愛唸書,學校的成績自然差到一個難以忍受的地步,於是認為與其死拖活拖的也要拿到學位,不如提早進入社會賺錢,當時侯的自己也認為反正讀書讀到最後還不是為了要賺錢,於是就找了一間小公司,休了學之後就開始打工賺錢,直到兵單來了,又亂七八糟混了一年半,才開始真正進入職場當中。

  記得那是個萬里無雲的午後,小涼正準備騎上機車要到不遠的一家下午茶店喝杯咖啡,這是開始工作後才有的習慣,當時覺得喝完全不加糖與奶精的咖啡好像會讓自己變的更成熟,於是乎不知不覺就習慣了這樣的習慣,在工作時,以及像這樣好天氣的假日午後,小涼都會去附近的一家下午茶店裡坐一會。不過天不從人願,當天機車怎麼樣也發不起來,而且星期天附近的車行都休息,好好一個假日的午後看來就要泡湯了…

  「老子我今天就是要喝咖啡!!!而且我還要一次喝兩杯!!!」

  整個大怒的小涼最後決定要坐捷運,反正那間下午茶店離捷運站不過五分鐘的路程。假日午後的捷運站異常的少人,即使對久未坐捷運小涼來說,這一點也不可能沒察覺到,但其實也沒放心上,這樣更好!等下說不定還能有位置坐。正期待著好運的同時列車已緩緩的進站,一踏上車,這節車廂竟然完全沒人!小涼興沖沖的隨便挑了一個位子坐下來,剛坐好才一抬頭,就發現車廂其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斜前方大約五、六公尺遠的座位上,還有一個女孩子背對著他坐著。

  「剛剛不是沒…」

  小涼心底剛有個疑問要產生,卻硬生生的就被眼前的這一幕畫面打斷了所有的思緒…

  午後的陽光很美,透過捷運的車窗,灑落在女孩飛瀑般的烏黑長髮上,窗外的景色似乎已經完全停止不動,車廂裡沒有風,但女孩的長髮卻輕輕的飄動著,我想,應該是陽光正撫弄著女孩的頭髮吧?就好像一幅由上天創作的彩色潑墨畫,讓人怎麼也無法將視線移開…

  忘了是怎麼離開捷運站的,只是隱約的記得自己好像聽到了站名的廣播,回過神來我已經站在票卡機外面了。很奇妙的我沒有太過在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甚至沒有花多少時間去回味方才的美景,就這樣理所當然的往下午茶店這麼信步走去。令人更加奇怪的是,星期一一大早小涼準備騎車上班時,突然才想起其實機車應該是發不動的,但還是下意識的按下手把上啟動鈕,結果「噗」一聲響起,機車竟然完全沒事,接下來小涼很白痴的不斷熄火、發動、熄火、發動、熄火、發動…沒想到車子還是很有義氣的發動給他看,就跟完全沒事一樣

  「不用修,省了。」

  小涼最後下了一句不知所以然的註解,然後騎著機車上班去!

  那是一個很奇妙的假日午後,但令小涼沒想到的更奇妙的事還在後面。這個星期日,小涼還是決定在同一時間到那家下午茶店裡喝杯咖啡,但他這次直接決定不再騎車,而是直接走向捷運站,很意外、但也不意外,假日午後捷運站的人潮「依舊」零零落落,小涼的心跳微微加速,但腳步還是不快不慢的來到即將靠站的列車前…

  「吱吱~~~嘰~~~」

  車門開,車廂內空無一人…

  小涼來到上個星期的同一節車廂、同一個座位上坐了下來,才剛坐定、一抬頭…果真又看見了那名潑墨畫般的長髮女孩!

  這次小涼不再靈魂出竅,冷靜的坐在位置上欣賞眼前的美景,同時用力思考著的思考著。

  第一:即使真很非常少坐捷運,但也不是都沒坐過,星期日的下午捷運站的乘客怎麼可能會那麼少,況且這也不是什麼小站。

  第二:就算連著兩次都剛好碰到什麼突發事件,使得連兩個星期日下午時段正好都沒人來塔捷運,還剛好都讓自己碰到,那怎麼     可能一節車廂內會一個人也沒有!

  第三:明明自己進車廂時就確認過車廂裡面真的空無一人,怎麼可能自己一坐下來的瞬間就有個女孩子咻一下的坐到自己前面去     了!

  第四:就算真的有個女孩子存心想嚇他而藏在車廂的某處,那她出現的速度實在也太快了吧!而且為什麼要這樣做?完全沒有道     理啊!

  第五:難到真的有個整人節目能做到把乘客都趕走,而且還跟捷運站的工作人員都商量好大家都不要出現、不要坐車,只為了連     兩個星期整同一個人,而那個人還正好是有夠平凡的自己?

← 【膠卷】300壯士:帝國崛起(300: Rise of an Empire)導演你畫分鏡前應該玩了戰神、三國無雙跟戰國Basara吧! 【半忙主義】為什麼本土電影深陷文化泥沼?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