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或許這封信很多年前我就該試著提筆寫寫看,不過你們大家也知道,我這個小孩惰性過重,執行力低落且總是喜歡逃避自己不喜歡的事物。轉眼間,我也已經長大了,農曆27歲的年紀,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晚做了太多事情。例如,寫封信給家人這件事就是。

阿嬤過世的事,我好像總是自我催眠自己產生一種可以看得很淡的錯覺,甚至在很久之前,我曾很執拗的想著當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我不想哭。因為,我並不認為我是個多孝順的孫子。但是,盈滿在眼眶的淚還是會忍不住低落。

阿嬤過世後,第一次止不住眼淚的時刻是,從叔叔手中接過阿公之前就在醫院裡,先幫阿嬤準備好的手尾錢。從小到大,身為長孫的我總是從阿嬤的手中接過最多的零用錢,過年的紅包也比哥哥姊姊們多。未來卻再也不會接阿嬤手中接過了。第二次哭是那天跟叔叔一起去接嬸嬸跟妙華,先來幫阿嬤上香的時候。叔叔跟阿嬤說我們來看她了,嬸嬸拿著香跟阿嬤說她會好好養育妙華讀書長大。嬸嬸為了孩子所付出過的努力是我無法想像有多辛苦的。阿公跟阿嬤對於傳宗接代這件事有著太過於守舊的觀念存在著。我媽只生了我一個不孝順,直到我長大了我才知道媽媽拿掉過多少個我的弟妹。嬸嬸生妙華之後,我跟爸媽跟阿源叔叔一起去屏東看妙華跟嬸嬸,阿公阿嬤並沒有一起去,我印象深刻的記憶著。重男輕女這種傳統,或許我該很慶幸我是重的這一方。但是,身為既得利益者的我,同時也厭惡著這項傳統。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曾經在家裡的飯廳看見叔叔背靠著牆壁哭泣,怨自己怎麼生不出個男丁。第三次哭是在告別式的當天,當我看見二姨媽跟最小的姨媽哭得那麼傷心欲絕的時候。最後,自由拈香的時候,媽媽跟外婆也來了,莫名穿得過於華麗還帶著墨鏡,我實在猜不透是她們兩個之中誰的主意,看到她們為阿嬤拈香,應該是我那天最後一次哭了。然而,看到外婆想去給阿公安慰的舉動,阿公的反應也很讓我傷心。

告別式當天凌晨,我洗完著後躺在床上,因為爸爸的鼾聲讓我睡不著覺的時候。我聽見客廳,阿公又因為傳統的犯沖而被束縛而心理不愉快時。我聽見叔叔又開始要發一些沒有任何注意的咒詛,跟叔叔從討論又即將演變成爭吵的時候,我趕快走出房門。阿公又說到要求叔叔、姑姑跟我爸要和諧相處。叔叔告知他無法應允,阿公又開始生氣,結果事主根本就在裡面呼呼大睡著。我的三位男性長輩,阿公、爸爸跟叔叔之間,真的心中相互之間有太多結,姑姑也沒有辦法去解開,而這些結更扯上了更多人,姑姑、嬸嬸、我媽媽跟她婆家。這些結就像是用麻繩繫成一般,難解又固執。我無能為力,當時,我能做的事只有發自內心告訴阿公,當晚我聽見嬸嬸拈香時所說的話而哭泣。我想我們家每個人應該都有著一顆柔軟的心,無奈的卻是,面對自家人的不諒解,第一個反應是武裝自己攻擊彼此,而非具備著同理心設身處地的為彼此著想。為他人所著想的都是自己認為對他人最好的作法,卻忘記要去考慮當事人自己所希望的是什麼?

我確信我們這一輩可以比上一輩更和諧也更團結,甚至讓你們這些長輩也能夠和好一些。阿公一直很好奇,LINE,LINE到底什麼是LINE?我想到的最好解釋或許是如此,LINE在中國有著中國式的一個翻譯名稱「連我」,這名稱由我來解釋的話會是,在現今的網路世代,「連我」是希望著他人常常與自己有所聯繫,同時也該常常聯繫自己所有的親朋好友。從大姊姊開始,哥哥、小姊姊、我還有妙華可以有更多的互動,我們都居住在同一個大城市,通訊容易且交通便利,沒有任何的理由,我們不會更為親近。我們會盡力成為家族間親近的最佳「橋梁」!

← 【旅行小確幸】拍照 是為了記錄每一段旅程 【電視看三小】《紙牌屋》CAN LOVING THE RIGHT MAN BUT ALL WRONG?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