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旁邊幾個大漢回頭抄起預藏在車上的木棒,一個字也不吭就開始猛砸,一個擋在攤位前的員工當場見血,痛的抱著頭倒在地上大吼大叫!其餘員工見狀馬上抄起手邊任何能抓的到的器具,兩方人馬就在戲院前火拼了起來!不過忙了一整天的雞排英雄們幾乎是一面倒的被揍…

  「全部後退!」

  一路挨打沒有還手的老闆大吼一聲!抓起地上的醬料箱從還沒冷卻的炸鍋中撈起一箱滾油!

  「幹你娘要衝三小!」

     「甲趴吼夕!」

  機警的員工們立刻連滾帶爬躲到老闆身後,老闆則用力一甩,將大半的滾油全甩到了幾個大漢身上,殺豬般的叫聲立刻蓋過了剛才的幹罵聲,連帶頭的老大都甩著火熱的褲管哭爹喊娘。但怒氣馬上就蓋過了理智!

  刷一聲!

  九個人紛紛從背面抽出預備的開山刀!

  一拍兩散…

  連一個雞排攤都拿不下來,這種事情要是傳了出去,要他們還有什麼臉在道上混!有時候男人面子比錢還重要,就算他媽的真要砍死人坐牢,也比被這些雞排騎到頭上要來的強!

  被揍的混身是傷的老闆與五個員工全都拿著本來用來炸雞排的生財器具,準備要與這九個兇神惡煞同歸於盡,賣雞排有賣雞排的骨氣!若沒有這份骨氣,絕對炸不出好吃的雞排!

  「涮~~~~~~~~~~」

  「啪~~~~啦~~~~~~~~~」

  突然飛來一袋東西砸在一名大漢頭上,冰冰涼涼的…

  對剛才被熱油燙到的人來說這簡直就像在沙漠中跌進一條冰河一樣爽到不行!但爬的越高、跌的越重,這是人世間不變的道理。

  「咚!」

  那個爽到翻的大漢腦海中浮現了一個聲音,接著感覺世界怎麼有點扭曲傾斜,所有的畫面突然倒向一邊,過了幾秒,大漢才發現自已的半邊臉正貼在油膩膩的馬路上…

  飲料灑了滿地,兩道人影衝出!

  已經洗了第六次臉,徐伯坐在馬桶上神經質的抽著捲筒衛生紙,抽了一整團滿滿的鋪在臉上。太奇怪了!真的是太奇怪了!今天早上一出門就在自家的巷口目擊了一場即將發生的車禍。

  即將發生,就是其實還沒發生…徐伯早上出門時剛好碰到鄰居的小女兒正要去上小學,但徐伯一看到她就渾身冒冷汗,就連小妹妹跟他問早他都結巴了半天才回話。徐伯昨晚回家時停機車停的有點遠,於是兩個人一起走到了巷口,就在小妹妹超前半步要過馬路時,徐伯的眼角猛然瞄到一道快速逼近的影子,下意識立刻伸手拉住小妹妹的後領猛力往後一扯!

「碰!!!!!!!!!!!!!!!!!!!!!!!!!!」

  一輛明顯超速的黑色轎車失控衝撞上了路邊停靠的汽車,一路擦撞衝過兩個人所在的巷口,最後撞上路邊的變電箱桿才停了下來,徐伯還緊抓著小妹妹的後領,小妹妹甚至嚇得來不及哭,直到附近的鄰居聽到聲響都跑出來觀看,小妹妹看到媽媽才突然爆炸大哭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徐伯這時突然感覺到一股輕鬆,完全沒有撞見事故現場時的緊張與恐懼,徐伯在對方父母千恩萬謝、並且決心將來都要親自接送小孩上學後才傻笑目送鄰居一家離開。

  警察很快就到了,肇事的黑色轎車右側滿是擦撞的偒痕,車頭因為撞上變電箱桿而完全凹陷變形,幸好撞擊力道被緩衝了不少,變電箱沒有應聲爆炸,不然後果可能要再嚴重百倍,打開駕駛座的車門車內四個安全氣囊完全爆開,然而肇事的駕駛似乎一點事也沒有還在呼呼大睡,車內更瀰漫著濃濃的酒味,顯然是個酒醉駕車的混蛋,一路擦撞路邊十幾輛車子,再撞上變電箱桿,一大清早的每個警察都是滿臉大便,看來這傢伙麻煩大了!

  到了公司交班沒多久,正好碰見業務部的課長小涼開車進來,小涼是個很好相處的年輕人,總是活力滿滿,每次碰到總會東拉西扯的聊上幾句,對年紀大的長輩也很有禮貌,沒有一點課長的官架子。但今天不知道怎麼搞的打從一看見小涼就渾身冷汗直流!本來還想再多聊兩句的卻硬生生說不出口,看著小涼的車慢慢駛進停車場,徐伯愣在原地好一陣,才邊走邊碎唸的往男廁走去,在馬桶上蹲了好一會,上不出來…因為完全沒有想要拉大便的感覺,但就是想脫了褲子在廁所待一會,嘆了口氣拉緊褲帶,開始在洗手槽不停的洗臉,洗到簡直快脫了一層皮才慢慢扭緊了水龍頭,抽了一大團衛生紙鋪在臉上,抬頭看著鏡子中蒼白到誇張的臉孔,許久之後,才慢慢移動腳步向外走去,短短的幾步路,徐伯卻不知何故走的心驚膽顫!彷彿貞子就躲在門外準備跳出來瞪死他一樣。

  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最終還是來到廁所的門口,小心的往外探頭一看,門外沒有貞子等在那邊,但徐伯卻看見一幅非常滑稽的景像,有個穿著一身黑的男人戴著幾乎遮住半臉的口罩,正以一種看起來超高難度的體操動作,單手抓著車子的後保險桿,單腳縮起來勾著汽車後的車牌上,然後另外單手單腳騰空,就這樣把自己死死的撐在一台轎車的後車尾上,這樣的怪異高難度動作,似乎是在努力把自己藏起來,因為照這種方向來看,一般人從車子的車方前走過去,除非繞到車後,不然就是像徐伯一樣從停車場側邊的廁所走出來,否則絕不可能會發現有個人躲在這種地方,就算有心要趴在地上找,也會因為這個男人把腳也撐在車尾上,所以當然不會發現任何的異狀。徐伯突然感覺到心臟重重的撞了一下,下一秒…

  「你在那裡幹什麼!!!!!!!!!!!!!!!!!!!!」

  突如其來的大吼!黑衣躲貓貓男嚇的一個溜手從車尾重重摔了下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停車場另一頭一個男子的身影一閃而出!

  「我嘿!!!!!!!!」

  「小涼?」

  徐伯一眼就認出這個人就是不久前才開著車進公司的業務課長小涼,只看到小涼靈活的躍過另一台汽車,直奔黑衣躲貓貓男而去,那名男子快速瞄了一眼徐伯、再轉頭瞄了一眼小涼,突然拔腿一個箭步就往徐伯所站的方向衝來,很明顯目標是向著廁所旁的逃生門,也許也是因為跟小涼比起來,徐伯看起來就是個比較好欺負的老人家,於是一點猶豫也沒有的就想靠蠻力硬是將徐伯撞倒在地。

  要是換成平常的老人家這一撞可能要把五臟六腑都撞的移位了,但偏偏現在擋在他面前的可是徐伯,只見徐伯深吸了一口氣站好腳步,竟反手一個巴掌狠狠的拍了過去,不偏不倚重重的拍在男子的右耳上,這一巴掌搧的男子整個重心不穩差點摔了個狗吃屎!還沒等他反應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一回頭就看見一堵黑影壓了上來,下一秒黑衣躲貓貓男完全失去意識…

  腳還踩在男衣躲貓貓男的臉上,重重的吁了一了氣。剛剛趁著這個男子被徐伯搧了個狗吃屎的空擋,小涼遠遠的就起腳正面飛踢而來,這一腳衝刺的力道之大,讓小涼踩著男衣躲貓貓男的臉一路飛躍了五、六公尺那麼長,要不是最後男子的後腦勺撞到牆壁停了下來,還不知道這一腳能踢多遠!幾乎整個鼻子凹了進去,臉上還留下一個清晰又完整的皮鞋印,男子的右耳明顯紅腫又瘀清,若不是這徐伯這一手暫時瓦解了這名男子的平衡,這一腳也許還沒有辦法踹的那麼完美。

  「這一腳可真黑啊小涼!」

  「徐伯您愛說笑了,我這一腳那有您這手來的毒啊,他耳朵差點都被您搧下來了!」

  兩個人互相挖苦了對方一下,下一秒又都笑了出來。

← 【爬格子】罪咎之途 -- 邊境衝突 【影行人】2014最令人期待的電影 ─ KANO:望眼一球入魂的英雄戰場。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