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讓故事繼續,揭露
世界

請大家欣賞了,第三回(笑)
罪咎之途 -- 邊境衝突


  一週後,羅倫與厄塔斯邊境
  「長官,準備好了。」嘉文走到一名雙手背在後頭的男子身後,中氣十足地說。嘉文雖然已經年過四十,但渾身的肌肉和曬得黝黑的肌肉讓他看起來依然健壯。大大小小的傷疤遍佈在他裸露的臂膀上,見證了他所經歷的戰役。而他所指的準備,正是山坡下那一群配備齊全的士兵,每一個人都挺起了胸膛站著。
  男子轉過身來,招手請嘉文上前。他的年紀看起來比嘉文還小上一輪,但他的臉上佈滿了戰爭的風霜與歷練的痕跡。能夠讓嘉文這樣的老兵所信服的男子,一定曾立下些豐功偉業。兩人並肩站在坡上,眺望著戰場上整軍列隊的兩方人馬。與他們同樣綁著紅色臂巾的羅倫軍人在右手邊,而綁著藍色臂巾、人數多上許多的厄塔斯軍則在左手邊,延著樹林排開隊形。
  「嘉文,我的老友。厄塔斯軍的左翼有一處明顯的缺口,那裡樹木稀疏、草地平坦,部屬在那的應該要是擅長衝鋒的騎兵隊,怎麼會是一群臨時徵召的農民或工匠,如果那不是一個陷阱的話,你覺得我們搶下那處據點要多少時間?」男子的口氣聽不出有任何傲慢輕視的意味,反而像是理性的分析。
  「基本上,這得看我花了多少時間請你下去帶隊,長官。」嘉文笑著說,「不過,那一處被設定為陷阱的機率很高,我想厄塔斯軍應該也有收到我們會參戰的消息,他們沒有道理不顧我們的存在而在左翼安插這樣的漏洞,除非是他想要吸引我軍的騎士團往那個地方集結。」
  「這麼說也是。」男子露出微笑,嘉文的推測與他所想的一模一樣。男子拍了拍嘉文的肩膀開始穿起裝備,除了制式的皮甲、皮製襯裙和綁腿、畫有傭兵團徽章的大盾和長矛,他還多配了一把寬刃劍和綴有羽飾的頭盔,註記了他身為團長的身分。
  賽法,一支百人傭兵團的領導者。以其驍勇善戰、戰術卓越而在眾國之內小有名氣的傭兵團,雖然沒有人確實了解賽法的出身和經歷,但憑著他驚人的戰術與帶兵手腕,賽法所領導的這支傭兵團很快地打出知名度,甚至成為各國競相邀請的團體。許多渴望出名的年輕人,也會憑著滿腔的熱血投靠這支勁旅。
  即使是結為同盟、長保和平的眾國境內,隨時也有可能爆發小型的衝突、邊境上的糾紛等等事情,何況是國境之外的擴張、防守工作。因此許多的傭兵能更在國境內四處遊走,靠著販賣他們的武藝和生命來爭取工作,賽法與他的部下們也就靠著四處打仗為生。畢竟,傭兵出賣服務的唯一條件就是雇主所能提供的報酬。
  「嘉文,雖然知道那可能是陷阱,但我們還是得針對那個區域進行攻擊。等等我們就帶隊員們往左翼過去,先搶占好山丘的位置之後,再進行陣地的推進。」賽法一邊說著,一邊調整著頭盔的綁帶。
  「是,長官。這次也是用毒蛇二號戰術麼?」
  「嗯......先使用毒蛇二號吧,如果有突發狀況時我們隨時更改,別像上次一樣讓傳令兵離我們太遠,知道麼?」賽法穿戴好裝備,左右歪著脖子確認頭盔不會掉落。
  「是,長官。」
  「對了,這趟裡面的幾個新兵,你有安排隊員們分別照顧他們了麼?」
  「當然,我把幾個新兵混編在各小隊裡,只要沒什麼意外的話,他們一定可以熬過這次出戰。」嘉文回想起他對於這次士兵的編排,總計六名新兵分別編進不同的隊伍,由資深的老兵來輔助,應該可以讓他們學得寶貴的實戰經驗。
  「很好,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嘛?」賽法轉過身來,面對山坡下那批傭兵們。這群傭兵跟著他已經有三年之久,雖然在眾國之內的跋涉、戰爭期間有人來來去去,但大多數的都是原本便加入傭兵團的老兵,而那些補充近來的新兵們,只要能夠堅持超過三個月,便會變成飽經訓練、身經百戰的老手。
  「長官,這次您也不跟大家一起進行戰前禱告麼?您知道士兵們都透過祈禱來獲得聖神的眷顧,讓聖神的語言流竄在血液與思想裡,穩定戰士們持矛的手、堅定戰鬥的意志......」
  「不,嘉文,你知道我的習慣。」
  「但士兵們都相信著聖神,團隊中也有希望您加入的聲音出現,雖然大夥都信任著您的領導,但有時候戰爭也需要一點運氣,不是麼?」嘉文不死心地追問著。
  「我的答案非常堅決,嘉文。」賽法硬生生地打斷對話,直接走下了山坡。
  嘉文嘆了口氣,目送他的長官消失在山坳轉角處,接著抬起頭來對著山坡下的士兵們喊道:「全體注意!有些人可能才剛加入我們不久,甚至還對我們的名氣有些懷疑,但我相信你們已經知道我們是怎樣的角色......」
  「我們是最棒的!」嘉文的呼喊引起了士兵們的回應,整齊劃一的喊聲響徹雲霄。嘉文等待著血液中的脈動漸漸平緩,也等到回音漸漸散去,他才舉起右拳讓大夥安靜。
  「等等使用的戰術由各分隊之隊長來與我確認,賽法團長特別提醒我們要照顧好傳令兵和新人,別讓他們被敵軍盯上。」嘉文的聲音有些沙啞,像是夜風切過嘎嘎作響的門鏈,粗粗的嗓音充滿了說服力。說著說著,嘉文突然想起他自己追隨賽法多年,遠從傭兵團成立之前兩人便是搭檔,但是在這麼多的戰役之間,他從來沒看過賽法參加戰前禱告過。
  甚至,連賽法是否信仰著聖神的教義也不得而知。
  「遵命,長官!」士兵們回報以響亮的吼叫,在山坳處激起更巨大的回音。幾名剛加入不久的新兵也感染了同袍的鬥志,喊得比誰都要大聲。
  「現在,我們依循傳統來進行戰前禱告。」嘉文將頭盔夾在左腋,右手握拳置於左胸,閉上雙眼低下了頭。而所有的士兵也都效法嘉文,充滿回音的山坳突然變得寂靜。每一名戰士都在祈求著聖神,祈求祂在戰鬥中保護著自己,讓他們揮舞長矛的手更加準確、讓他們舉盾的手更加有力......

  賽法背靠著山壁,傾聽著所有人的祈禱。細微的低語如同微風,捲著片片落葉在他的四周打轉。
  天氣一天比一天更冷,最多再過半個月就會開始降雪,大多數的道路也會被迫封閉。而到時候所有的戰事都會停止,整片大陸都會進入一種近乎沈睡的狀態,眾國內所有大小的紛爭都會暫停,靜靜地等候寒冬過去。
  這場戰役結束之後,賽法便會趁著停戰期間召開年度會議,選在一間溫暖、充滿暖呼呼的熱麥酒的小旅館裡,請所有人吃上一頓豐盛、熱騰騰的美食,然後在大家都帶著幾分醉意的時候開始檢討該本年度的戰役,同時頒發最後一次的薪水。當然,所有的帳目都會清清楚楚。而在狂歡之後,賽法會讓所有人都回家鄉過冬。
  下一次見面時,將是在明年的戰場上。
  當然,有時候會在敵對的位置。
  賽法輕輕閉上雙眼,讓呼吸規律地引導著思緒。他清楚地明白厄塔斯的軍隊中一定有曾經與他並肩作戰的戰士,甚至是他曾經幫助過、指導過而且信任他的部下,但他們會在今天互相揮刀砍殺。這就是傭兵的生活,昨天的隊友可能是今天的敵人,昨天的敵人也可能是今天的隊友。
  也許真的有神吧,賽法這麼想過。但他從不祈禱,他不像大多數的士兵們有虔誠的信仰,相信聖神會在戰鬥之中護祐他們,在很久很久以前,賽法的信仰就已經死了。死在一場又一場的血鬥之中。
  現在能夠依靠的,只有扎實的訓練。
  與嚴格的紀律。
  賽法沈靜在自己的世界裡,等著外頭的祈禱聲漸漸變得低沈、細小,直至完全停止。這樣,就能獲得聖神的眷顧麼?賽法又一次詢問自己。但他沒有時間去等待答案,他再次確認頭盔綁帶之後走出了山坳,朝著嘉文所在的高處走去。
  士兵們結束了祈禱恢復成收息的姿態,經過信仰的錘鍊之後,眼神中還帶著疑惑的人都變得堅定,而原本就十分堅強的人也變得更加確信。確信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會帶領他們迎向勝利。
  賽法環顧著每一位士兵,試著牢記住他們的面孔和故事。每一場戰爭結束後,他無法確定有多少人還能露出這樣的微笑,更不知道還有多少能夠活著回家。但賽法知道,他會盡最大的能力去指揮每一個人、幫助每一個人。在幾次深呼吸之後,賽法扯開了喉嚨對在場的每一人訓話。
  「站在對面的,可能是你們今年最後看到的醜臉!」賽法吼著,不少士兵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但要是你們有任何的不小心,甚至時絲毫的懷疑,那我就是最後一次看到你們的臉!」這一次所有人都繃緊了面孔。
  「而我希望,我親手訓練的每一位戰士,都能夠年年為我戰鬥!」賽法刻意停頓了一下,將目光集中在一名剛加入滿兩個月的新兵,瞪得他冷汗直流。
  「原因你們都知道,因為所有的訓練就像是在地獄中攀爬,我會用炙熱的鐵鞭抽打那些不認真的士兵、用淬毒的匕首刮開你們的皮膚。而你們所經歷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你們記住我每一次的訓練。」賽法從新兵身上移開目光,開始掃視每一位隊員,而那名新兵正因為這強烈的氣勢而不斷喘氣著。
  多少也是因為回想起訓練中的恐怖與痛苦。
  「所以,我只要求你們一件事情......」所有的士兵都在此時變得戰戰兢兢,挺起的胸膛像是一支支鬥雞,隨時準備衝向競技場內的敵手。
  「給我活著回來!」賽法吼出最後一個單字,立刻點燃了所有士兵們的鬥志,所有人都拿起長矛敲打著盾牌,巨大的戰吼聲淹蓋住戰場上所有的雜音,每一個人都聽到了來自這支傭兵團的戰吼。
  「出發!」

← 【半忙主義】來看看廣告吧!(形象廣告篇) 【上班偷練功】九穹迴仙傳-第九章-停車場二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