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最近他總是眉頭深鎖,一幅就是「我現在脾氣很差不要惹我」的樣子。而且常常跟班上幾個看起來乖乖的學生過不去,有事沒事就會找某些人麻煩,說真的找乖乖牌學生的麻煩實在不像是圭種老師的個性,但圭種老師好像抓到什麼似的老纏著大家放,直到有一天班上有五個同學跟著圭種老師一口氣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回來之後他們突然就變成稱兄道弟的好麻吉了,讓大家都嚇到噴飯!實在是很難不讓吉沙米懷疑,會不會圭種老師其實知道是誰放的炸彈,也許就是那五個同學中的其中一個,或根本五個人就是共犯,總而言之…這場奇怪的爆炸案變向的讓同學們更加團結,也許有一部份是要歸功於圭種老師的暴力教導…但至少經過這次的事件之後,吉沙米倒是平平安安的渡過了充滿恐佈氣氛的高中三年。

  原以為平靜的日子終於還是會來到吉沙米身邊,但偏偏就只是一顆充滿搞笑意味的擦邊球罷了,進入大學生涯的吉沙米來到德明財經科技大學的門口,無奈的苦笑。

  士林夜市熙攘的人潮讓黑夜彷彿不存在於台北市,叫賣聲、喇叭聲、笑鬧聲、炸鍋聲充斥在夜市的街道上。從下午開始,各式各樣的小販與商家紛紛開張做生意,形形色色的流動攤販從各個不起眼的巷弄間華麗登場!傍晚,飢餓的、喧鬧的、尋歡的、寂寞的人們一同擠進這一座彩色的遊樂園,各取所需。

  夜市的嘉年華會一直持續到深夜,不論是否讓所有人滿足了他的需求,都得要悄然退場。不過如果以為士林夜市就那麼一點能耐,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夜市的攤販、商家打佯之後,緊接著上場的就是各式快炒與小吃,雖不若人潮擁擠的夜市,卻能讓收工下班的夜市商販與晚上不想好好睡覺的人們飽餐一頓,直到破曉天明,接棒陽光的就是傳統生鮮菜市場,早起的婆婆媽媽們出門迎接屬於他們的戰場廝殺直到中午,下午再接再力夜市人生,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

  台北劍潭捷運站旁的士林夜市,今天依舊是人潮洶湧,不管這個世界再怎麼進步,人民的生活水準提高到什麼層次,像這樣看起來混亂又吵雜的街景,卻怎麼樣也無法從社會的一角中剝離。

  曾經也有幾任市長的侯選人在競選時把「將攤販趕出台北市」當作政見之一,搞的士林夜市的攤販整天推著車子抱著箱子跑給警察追,但偏偏網路上票選人氣夜市小吃的排名可是居高不下,台灣人有的就是軔性與不服輸的任性…警察一來我就收,警察一走我就擺出來,鮮少聽見攤販有怨言。

  當然警察也知道小攤販生活不易,所以大部份的時候警察也是拿著本子緩緩的在夜市走上一圈、半小時後再走一圈、然後又是一圈,卻也很少見到警察真的毛起來開過誰的罰單,這也許就是法治社會與人民生活圈的互相退讓,畢竟沒有人真的希望攤販離開台北,警察下了班脫下制服,也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休假時也會想帶著老婆孩子到夜市買塊雞排、豬血糕、烤香腸。能逛百貨公司吹冷氣很棒,但在夜市裡咬著烤香腸邊跟攤販老闆殺價,絕對又是另一種暢快的味道。

  在多年前的士林夜市電影院門口,曾出現一攤賣雞排的攤位,雖然賣雞排的到處都有,但買這家雞排的人排隊卻需要排到多重S型,有時人龍排的太長,還會占到別家攤販的位置,弄的另外幾家攤販老闆滿臉大便,所以老闆只好多請人手指揮大家該怎麼排隊,加上醃肉的、摑麵粉的、撒胡椒粉兼裝袋的,小小一個路邊雞排攤竟然有五、六個人手!說實在雞排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重點就是一個“大”字,這家的雞排就是大到普通紙袋裝不下,而且堅持都是現炸,久而久之名氣就打開來了。

  之後也接連有人想要加盟,但除了在士林夜市的加盟之外,沒有一間能夠賣的像他一樣好。多年過去,整天炸雞排的老闆累了、也賺夠了,決定讓自己提早退休,他也不想在高熱度的油煙中度過他的餘生。他以雞排起家,但他自己並不希望小孩只是個賣雞排的,於是雞排老闆從小就將大兒子送出國唸書,而小女兒從小就立志想當個音樂老師。而現在大兒子學了個工程碩士風光回國,甚至帶了個漂亮的美國女朋友回家,而在唸大學的小女兒拿下了全國小提琴比賽冠軍,想家的大兒子不打算長期在美國居住,於是在台灣找了個很不錯的工作,買了房子要接雞排老闆一起過來住,辛苦了大半輩子,等的也就是這一刻,老闆覺得自己很幸福,也就不再留戀一手經營起來的雞排攤,於是將這一攤雞排免費頂讓給了兩個常來買雞排的雙胞胎兄弟。

  雙胞胎兄弟是附近高中的學生,常常下課就會跑來買雞排,兩兄弟個性很是活潑好相處,很快的就跟老闆與工作人員熟了起來,就算不買雞排也會特地來跟大家哈啦,偶爾忙起來還能幫忙老闆摑粉還是引導客人排隊讓大家喘口氣。雖然兩兄弟跟大家混的久了感情都很好,但真正讓老闆願意無償將攤子頂給兩兄弟的原因,是發生在大概一年前的半夜。

  那是個忙碌的夜晚,當然對這攤人氣雞排來說每天都是忙碌的夜晚。凌晨兩點,兩兄弟留下來幫忙大家收攤。

  「好熱啊…長谷,我們去買飲料好了!」

  正在幫忙打包的閻長峽跟弟弟提議。

  「好啊,看大家要買什麼我們一起買回來好了!」

  閻長谷馬上附和哥哥的提議,記下大家要喝的飲料,兩兄弟溜溜的跑去附近的便利商店。兩兄弟前腳才剛走,兩台黑色的馬自達後腳就停在雞排的攤位前。老闆的臉色沉了下來。

  兩台車,九個人。

  下了車,穿著黑色短T,約莫四十歲上下的中年大叔抽著煙假笑,操著台灣國語的口音。

  「老闆,生意一樣很好吼!」

  「還不都一樣…」

  老闆苦哈哈的回答,看著附近加速收拾攤位、近乎落荒而逃的同業們。不怪任何人,換作今天立場對調,相信自己也會做一樣的事。和員工們繼續收拾攤位,將裝雞排的壓克力箱搬上貨車,同時還得忽視漸漸圍上來的九個人。

  「哎呀,做的那麼辛苦幹什麼,讓我們幾個細漢耶幫幫忙不是很輕鬆!」

  果真旁邊有個高大的「細漢耶」用腳幫了一下老闆,將幾個裝著醬料的箱子踢翻在地上。

  看來今天不是陪笑就能打發的了…

  兩個員工瞪了那個出腳的大漢一眼,握緊了拳頭,卻還是低下頭收拾灑了一地的醬料,五個員工都將自己的怒氣壓了再壓,大家都是跟了老闆那麼多年的老伙伴,絕不會因為碰到這種事就自己先落跑,但想要反抗,卻又感到那麼的無能為力。幾個都是跟著老闆一起打拼的老實人,哪有跟黑道份子打交道的經驗,雖然也不是第一天遇到這種事情了,報警也只是徒增無奈,附近的確就有一間警察局,但這些人也不會傻傻的等到警察來抓,而且警察來了也只是做做筆錄,承諾會加強這裡的巡邏,但是哪一次巡邏有剛好逮到人的?

  在這裡擺攤那麼多年了,名氣響了,是非自然也多了,曾經有很多人表明想要頂下這個位置的雞排攤,不論是用說的、用錢堆、還是像今天這樣用強的,老闆依然堅持自己的原則,想要賺錢?請加盟!想要頂我這家店,除非夠狠把我這條老命了結了,否則門都沒有!就這股氣勢把大半想分一杯羹的投機客都打發了,而眼前這幾個惡漢,是一群跟老闆一樣堅持的黑道,先前好幾次讓他們碰了釘子,看來他們的忍耐也到了極限。

  連假裝寒暄一下的力氣都省了直接就來動手動腳,老闆喝住了即將爆發的員工們。

  「在幹什麼!誰要你們多事了!」

  員工們恨恨的轉過頭去,繼續收拾地上的殘局。

  「好說歹說我都已經說過很多次,大家不就是為了個錢字?這個攤我辛辛苦苦做了那麼多年,是說什麼我都不會讓出去的,你們   想要賺錢,我頂多讓你們不用加盟金,再免費提供所有器具,請你們離開吧。」

  退讓一大步…老闆並不希望大打出手,況且打架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對方有九個彪形大漢,而我們只有擺攤累了一整天的六個員工!

  「林娘咧以為在施捨啊!每天都林娘咧在跟我拖!搞到林北我好像在要飯的,幹林周罵我合約都幫你寫好了,你他媽今天就等你   簽字而已,林北今天就算砍掉你的手也要你簽下來!幹!」

  來硬的!

← 【旅行小確幸】跟貓咪一起過節 【後見之明】足球還是踢過才知道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