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碰轟!!!!!!!!!!!!!!!!!!!」

  午休時間,寧靜的校園裡一聲轟然巨響打破了全校師生的夢境,一時間尖叫聲、吵鬧聲、叫罵聲、哭泣聲、跌倒吃痛聲、桌椅翻倒聲不絕於耳,全校的老師與教職員工正滿頭大汗穿梭在學生群中,不斷安撫著受傷的同學、幫忙校醫替在混亂中受傷的人包紮傷口。警察在接到報案之後,局長親自帶隊在三分半鐘之內急急忙忙開著五、六台警車與十多台救護車一路嗚嗚叫著趕到校門口,而體積龐大的消防車在七分鐘之內衝進校園內。傷勢較嚴重的同學塔上救護車,而其它的同學全部集合到離學校不遠處的社區體育館內,留下幾名醫護人員與消房隊員和員警在體育館,而十多名員警隨同鑑識人員開始在校園搜索,30分鐘後,一名鑑識人員拿著一包採證袋走到局長面前,拿著採證袋在面前晃了晃,局長的臉色一瞬間刷白…

  接過小馬手中的採證袋,老皮完全說不出話來,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會在校園內出現!?在老皮手中的一小塊連著膠帶的碎片,看起來就像是在施工工地隨處可見廢棄物,但這東西看在老皮跟小馬的眼裡,那可真是要人命的玩意!老皮跟小馬都是當年同一批簽下海軍爆破大隊的特種軍人,兩個人都是隊上的菁英人物,對於炸彈的熟悉在當時可是少有人能出其右的,但玩炸彈只是他們兩個的興趣,沒有打算要當成一輩子的職業,所以兩個人同時提前退伍,因為他們的專長很特別,而且在軍中也備受長官的青睞,於是就依照他們的意願一個當起了警察、一個進入鑑識小組,而現在老皮已經是分局局長,小馬則是鑑識組組長。

  這次的案件又讓兩個老伙伴碰在一起,而且竟然還是他們最熟悉的爆炸案件,雖然這個案子詭異的讓人發毛,但卻又讓這兩人不約而同的熱血沸騰!全校的垃圾桶竟然在午休的同一時間全部爆炸!教室的、廁所的、班公室的、走廊的、操場的、甚至是校長室的垃圾桶全都在同一時間爆炸,全校竟找不到任何一個完整的垃圾桶!而且爆炸發生在安靜的午休時間,更炸的整棟樓好像要塌了一樣!但令人更加震驚的是,全校師生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因炸彈爆炸而炸傷,兩人走進其中一間教室,教室的桌椅橫七豎八的倒成一片,但是看起來像是垃圾桶裡垃圾的東西並不多,老皮載上手套提起一個炸的不是很殘破的垃圾桶翻轉看了一會,再去下一間教室,一連翻看了好個幾垃圾桶。

  「這些垃圾桶全都被動過手腳…」

  每一個垃圾桶都被放安裝了很巧妙的定向爆破裝置,不但讓這些垃圾桶全都在同一時間爆炸,而且還控制了爆炸的方向,讓所有的垃圾都炸向門口,而不是四散炸的整個教室都是,火藥的用量也控制的非常精細,不但炸的又響又震憾,還完全沒有炸傷教室內的同學。那麼大的工程絕對不是一兩個人能完成的,更不是短時間就能準備好的,絕對是一件預謀犯案!

  吉沙米跟全學的同學一起坐在社區體育館的地上,整間體育館鬧哄哄的片刻不得安寧,吉沙米又開始自怨自艾的埋怨她的求學生涯如此不順遂,不是靈異事件就是學校暴力,這次竟然還搞了一齣學園爆炸之謎!?我的人生到底是得罪那個鬼神了!難怪一直都有人說平靜也是一種幸福,古聖先賢果然都沒有騙人,平靜對我來說真的是一件很難擁有的事…

  「那些警察為什麼不讓我們回家啊?」

  「為什麼要把我們集合在這邊啊?」

  「白痴哦!這樣還看不出來嗎!當然是懷疑兇手就在我們中之啊!」

  差點以為自己聽到了漫畫裡面的對白,當然警察這樣也算是合理的懷疑吧,畢竟在炸彈客還沒捉到之前,當然人人都有可能是放炸彈的兇手,只是警局單方面強硬的留下所有學生,可能會遭到學生家長的大力反彈吧!體育館大門前已經聚集了幾十位學生的家長,破口大罵員警簡直把學生當犯人看待!

  「終於來了!」

  一名被罵的狗血淋頭的員警趕緊指揮著一台卡車在門口停好,隨車而來的人員馬上七手八腳的把車上的的貨物卸下,再慢慢組裝成三組閘門式的金屬探測器,每個組裝人員拿著簡易式的金屬探測棒,在員警的管制之下讓學生慢慢通過安檢離開體育館,當然,什麼屁都沒發現。

  三個月過去了,警方當然是什麼也查不到,學校的每一支監視器都沒有拍到任何可疑的人物出現,因為學校內監控中心的錄影檔少了整整三天份,正好是包括爆炸案當天在內的前三天,查指紋也是沒有用,學校裡面到處都是指紋,唯一比較沒有學生出入的地方就是校長室,當然校長室除了校長自已的指紋以外只有清掃人員和秘書等少數幾個人的指紋,也都純屬正常,警方轉而調查最近這一年走私集團任何可能的管道調查,也完全沒有人賣過這一類的炸藥。

  不過倒是有個奇怪的消息,大概半年前有一艘走私漁船從大陸摸了過來,但中途不知道發生什麼原因而沉船了,但船上的人員沒有任何傷亡,問他船上載了什麼東西船員也都一問三不知,只說是有人出了一個不錯的價錢讓他們帶貨往台灣來,但並沒有交待是什麼貨,對方還先付了一半訂金,船長在約定的日期前往對方所說的交貨地點等待,但才剛到沒多久船底就無預警的破了個大洞,沒辦法船長只好帶著所有人塔著橡皮艇逃生,本以為貨掉了說不定會對方誤解是黑吃黑,還在傷腦筋要怎麼跟對方解釋時,竟然在三天後船長自已家的飯桌上看見兩個牛皮紙袋,一袋裡面裝滿了現金,正好就是尾款的數目,而另一個牛皮紙袋也是現金,算一算竟然剛好買的起一艘新的漁船!

  這樣一來對方的身份當然無法追查起,巧的是這一年來全校師生竟然沒有一個人曾去過大陸,就連學生的家中成員也沒有,完全就是一項精心設計的零線索犯案。很難得的老皮並沒有關心這件案子很久,在他與小馬仔細搜索過爆炸現場過後又聽到了這個「假船難」的消息時,他就知道這個犯罪者的佈局超乎他們所能理解的範圍,他們的專長是炸彈,可不是當偵探。況且這個爆炸現楊的「乾淨」程度簡直就像是炸彈是自己長出來的一樣。

  完美!

  這是他們對炸彈客的最佳讚美,對於長年蹲在特種部隊摸炸彈的兩個人來說,安裝與爆破並不是什麼難事,重點是精密的計算,就算給他們整整三個月的時間他們也無法做到如此精準的爆破,而且還不能傷到任何一個學生。要是換成把所有人都炸飛他們倒是自認可以做的很完美…

  來自大眾與媒體的譴責聲浪就快把警察局轟垮了!學生家長幾乎天天輪班來翻校長的桌子,因為三個月過去了,到現在對於炸彈兇手的線索還是一丁點都沒有,老皮雖然身為該區局長,但他卻好像完全沒發生這回事般的一派輕鬆,他很早就明白的向上頭長官們說明這一起案件的細節,簡單的來說,這個兇手等級比起他要來得高的多了,如果他有心要傷害誰的話,絕對不會搞一個那麼大的場面卻又沒有炸傷任何一個人,以他的直覺來說,這根本就像是個恐佈的惡作劇!以他目前的能力看來,想要破這個案子在有生之年可能都不太容易啊…

  而上頭也知道老皮的專業與經驗,如果連他都說破不了案,那國內也沒幾個人敢接手這件案子了。於是這件案子就在老皮與其它長官的默認之下正式成為離奇懸案之一。

  吉沙米不虧為一位優秀的靈能力者,她的第六第告訴她這件爆炸案應該是破不了了,果然幾個月下來除了少數員警曾來學校問問話,搜索一下現場週邊、或是應付應付媒體與學生家長之外,幾乎完全沒有任何作為,就連在電視上隨口說說什麼已經鎖定幾名可疑的嫌犯之類的胡言亂語也完全沒有,在吉沙米的眼裡看來,警察應該是完全放棄想要破案了,反正也沒有學生被這場爆炸炸傷,加上國人健忘的心理作用,大概再過不了多久民眾就會淡忘了。

  但有一個人卻老對這件事耿耿於懷,那就是超暴走的圭種老師。

← 【旅行小確幸】大家一起迓媽祖 【爬格子】罪咎之途 -- 嘆息的迴廊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