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平平一樣是國中生,比起吉沙米,役小汐的靈能力還更高了個五、六、七、八層,除了與生俱來的天份,當然也跟出生在陰陽世家有關,役小汐從小就接受了相當古老的陰陽師修練,天天跟鬼神打交道,身邊還有當初役小角大師所降服的前鬼、後鬼,世世代代為役小角大師的後人護法,相較於吉沙米單純只是降服了學校、住家週遭的惡鬼、惡靈,當然比不上身經百戰的役小汐。但役小汐似乎對吉沙米很有興趣,對於吉沙米所用的封魔符也很讚賞。

  經過那次五頭怪鳥的事件後,兩個小女生就常常閒窩在一起,役小汐沒有來過台灣,對台灣的一切都顯的很好奇,吉沙米常常拉著役小汐在放學時、假日時到處逛逛,說說台灣各地的有趣事情,在提到是在小學那個靈能力班導教她封魔符時,役小汐很驚訝的向吉沙米仔細問了關於靈能力班導的事,原來班導曾經也在日本修行了一段日子,而他的左手也是在那時失去的,但得到惡鬼力量的班導靈力也大大的倍增,那時班導住的房子附近方圓幾十公里都沒有惡鬼敢造次,在日本可是小有名氣的,役小汐跟班導也曾在戰鬥中見過幾次面,彼此交換了些心得,家裡的長輩也對這名有著惡鬼左手的男子很是欣賞,算起來世界也真小,到台灣來竟然還碰上他的徒弟。

  第一次聽到「徒弟」這個名詞,吉沙米感到很困惑,這樣就算是老師的座下門生了嗎?偶而會回想起班導跟他說過的話,還有除了一般基本的除魔方法,班導還抽空額外教了她符咒的應用,但也從來沒有拜師什麼的禮節,班導整天嘻嘻哈哈的跟大家打鬧,怎麼看也不像會收徒弟的樣子。

  畢竟是修練道世家,役小汐也看出吉沙米很有這方面的天份,所以只要碰到那裡出現惡靈的氣息,就會拉著吉沙米一起去除魔,兩個人一起討論、修練,偶爾心情特別好的時候前鬼還會自願當做吉沙米的對手,讓吉沙米使出全力對付前鬼,當然吉沙米連前鬼大爺的一根頭髮都不曾弄斷過…

  國中三年很快就過去了,役小汐也準備返回日本,臨行之前役小汐特別找了一次實戰機會跟吉沙米叮囑了一件事。

  「米,這三年來妳應該自已有發現吧,妳的咒術其實還有極大的成長空間,雖然妳有難得一見的咒術天份,但是妳進步的速度似   乎完全不成比例,一般人不可能會這樣。」

  跟役小汐相處的這三年,吉沙米自已也慢慢察覺到了,按照武俠小說上的解釋來看,有武學天份的人學功夫不都是一日千里,怎麼自已練了快九年卻好像在龜爬一樣?自從小學五年級學會班導教的所有符咒之後,好像就沒有太大的成長了。一開始也不以為異,但就在碰上那隻五頭怪鳥之後,吉沙米才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對付的惡鬼、惡靈都並不算太難纏的角色,要不是當時役小汐發覺附近有異樣的靈波動,吉沙米的青春年華可要就此終止了…

  「其實咒術的種類相當繁雜,我們修練道也有屬於自已的密傳咒術,而妳所使用的咒術看起來並不像是一般咒術,但偏偏在有高   天份的妳手上顯的威力有限,這實在是太難以理解了。」

  役小汐看著吉沙米自已所畫製的符咒。

  「我曾想過是不是妳畫的符咒有問題,也許是漏掉了什麼細節,或是在煉製的時候出了問題,但妳在施咒的時候這些符咒都很完   美的發揮了它的功能,美中不足的就只有威力而已。若要說妳可能不適合修習這一門的咒術,偏偏妳又運用的得心應手,完全   沒有一絲絲阻礙或是施展不完全。」

  役小汐頓了一下接著說。

  「這些日子的戰鬥中我特別仔細觀查了妳的各種咒術方式,唯一一個比較令我疑惑的地方,就是妳在施用某些符咒的時候,從左   邊施法、跟從右邊施法似乎有極些微的變化,而且光一種封魔符就有九種不一樣的畫法,又各有各的煉製方式,但是施用起來   的效果幾乎完全一樣,那又為什麼需要九種樣式呢?這樣一來光是符咒就有上百種不一樣的種類,假設妳的小學老師也沒有學   到完全的話,有可能這一門流傳下來的原始符咒曾經達到上千種。那麼龐大的數量,有可能全都學齊嗎?而一代一代所流傳下   來的符咒,單單用口述的話肯定會有所遺漏,我想一定會有什麼典藉留傳下來,只是不知道還在不在世上,若能夠找到這些典   藉,或許就夠能解開這些謎題。」

  關於這一點,吉沙米從來都法有去想過,反正班導教什麼她就學什麼,她也自信沒有漏掉任何一個環節,但經過役小汐這麼分析下來,吉沙米才感覺到這些咒術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有一個相當大的可能,不過我也只是猜測而己…」

  役小汐若有所思的說道。

  「有可能,這門咒術本身就是一個獨門獨派的道法,而且這門道派就只有修習這門咒術。一般來說,符咒只是一種輔助,在修練   者尚未修行到某種程度之前,可以施用符咒來提昇自已的實力,等到擁有一定的靈能力時,就不用再施用符咒,而僅憑自身的   靈能力即可降伏妖魔。但多數靈能力者都還是不會棄用咒術,畢竟除了本身的靈能力,符咒還是能大大提升施術者本身的靈力   。」

  「雖然如此,完全只修習符咒的道派卻是極少,但是以流傳下這麼大量不同種類的符咒來看,我判斷這個道派摒棄了其它的修練   法,完全專精於符咒的研究,所以才會有這麼大數量又不同種類的符咒流傳下來。」

  役小汐看著月亮沉思了一回,吉沙米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什麼還在整理,於是也沒有急於出口詢問,靜靜的陪著她看月亮。

  「但如果是專精於符咒的道派,又為何煉製出來的符咒威力卻只有如此…」

  「……………」

  吉沙米也無奈的在心情苦笑,這種高不高、低不低的能力卻實很讓人頭疼啊…

  「關鍵可能在於數量。」

  「數量?」

  「沒錯,極可能就是數量!每一個符咒都有九種不一樣的畫法,也有不一樣的煉製方法,也許並不只是為了要多創作出幾種不一   樣的符咒,如果單單只是為了要創新,不會剛剛好每個咒術都是九種,而且施展的威力幾乎都差不多,這實在是太多此一舉了   !我覺得「九」這個數字可能有它的意義在,只是我們還不明白,我相信這個咒術沒有那麼簡單,也許是我們還沒有滿足這個   咒術所需要的條件。」

  滿足所需要的條件!?

  「啊!我記得老師也曾經講過一樣的話,他說如果要完全駕馭這種能力的話,還需要滿足某些條件,但他也還無法理解需要什麼   。」

  「這就對了!那位老師也抱持著同樣想法的話,就更證明我們推論的方向是正確的!」

  役小汐又頓了一會。

  「只是…即使我們的推論是正確的,我們還是沒辦法知道需要滿足什麼樣的條件,才能發揮出這門咒術真正力量。」

  吉沙米也知道,就單憑兩個國中生的能力,想要尋找這一類毫無頭緒的線索幾乎是大海撈針,但其實吉沙米並沒有很煩惱,畢竟她還只是個國中小女生,降妖伏魔這一類的事情對她而言實在是太虛幻了,在她小小的世界觀裡,這點能力能夠保護這小小的社區和校園已是很令人滿足的事了,她還真的沒有想過自己需要擁有更強大的能力,當然除了碰到那隻五頭怪鳥例外。

  「米,再過不多久我就要回去日本了,要是有機會再接觸到有關這門咒術的線索,我希望妳能夠繼續察訪下去,若是有什麼想法   還是消息,可以寫信或是打電話給我,要是我想到什麼或是在日本打聽到什麼消息,我也會盡快讓妳知道的。」

  比起尋找咒術的線索,吉沙米更擔心什麼時候能再跟役小汐見面,役小汐是國中這三年跟自己最聊的來的好朋友,不單單是因為兩人都身為靈能力者,而是單純小女孩的交心。班上的同學並不知道她們私底下的身份,當然她們也不想讓同學們親眼看見她們夜夜在巷弄中、樹林間降妖伏魔,這些只要彼此之間知道就好。不過吉沙米並不因為役小汐的要離開而難過,因為她有種預感,兩人再見面的那一天一定不會太久。

← 【旅行小確幸】元宵節 被貓追的日子 【後見之明】大數據帶給我們的衝擊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